飞鹿言情小说网

腹黑总裁:老婆太霸气 把她给我绑起来!

  萧祈走出单元门口,街角处果然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车门是打开的,却看不到有人。萧祈慢慢走过去,车上只有一名戴墨镜的司机。那司机从镜中看到萧祈冷声道:“请上车。”萧祈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上去。

  关上车门,司机发动了引擎。路上没有行人,萧祈不知道这辆车将开向哪里,不知道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

  “萧小姐,请把您的手机给我。这是二少爷吩咐的,请您不要让我为难。”

  来了就只能服从,萧祈把手机递给了司机。

  “您不用紧张,二少爷吩咐要好好接待您,二少爷说只是老友聚会,您真的不用紧张。”司机递过来一瓶水,放了首音乐,是肖邦的《梦中的婚礼》。

  乐曲很舒缓,路上很安静,车开了很久,萧祈竟然觉得有些困倦。

  “您睡一会儿吧,还有很久的路程呢。”

  萧祈点头,可在她想给自己找一个舒服的姿势时,突然的动身让她觉得头一阵眩晕。不对!这不是疲倦应有的感觉!是有人下了药!萧祈瞬间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重影儿,也开始变得模糊。她拼命摇头,揉太阳穴,企图能有一丝清醒,可意识仍是在头脑中一点一点的抽离。是水还是车内的空气?眼皮越来越重,萧祈终于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再没了意识。

  ###############################################################################

  似是一间昏暗的库房,十几个黑衣人束手立在后排。当中坐着的男人点燃一根烟,零星的烟火似乎成了这昏暗中唯一的光亮。

  男人悠哉的抽烟,似乎在欣赏一出戏。而在他眼前的是三个同样打扮的黑衣人在对地上的人拳打脚踢。

  黑衣人停手,站回男人的身后。地上的人被打的连翻身也不可能了。男人理了理领子,颀长的手指弹掉烟灰,对身后的手下动了动手指。一个黑衣人走过去抓起地上那人的头发把他拖到男人面前。男人一个字也没说,只是继续淡淡地抽烟。

  被打的人慢慢地仰起头,似乎这一个动作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是……是冯青青让我做的。他先让我去查谭晶,唐钰她们背后的人是谁又让我去查她们最近在做什么,最大的敌人是谁。我查出……咳咳……我查出她们正在给冯青青迁户口,还查出她们最大的敌人是云飞集团的二少爷,云天啸!萧祈和云天啸四年前还有过过结。所以,我就……我就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了云天啸。”

  男人淡淡地开口:“上午的事……”

  “上午的是不是我干的!真的不是我!一定是云天啸!一定是他。”

  男人吐出一个眼圈儿,动了动手指。两个黑衣人把那人拖了出去,那人正是贺文东。

  #############################################################################

  早上,谭梅湘看萧祈的房门还关着赶紧去准备早饭,又炒又煎的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从微波炉里取出牛.奶。

  “萧祈,萧祈?起来吃早饭了!”谭梅湘轻轻地敲门,却没有人应:“萧祈,起来吃早饭了。”仍是没人回答。谭梅湘打开门,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赶紧掏出手机拨通了高默的电话:“老师,我是小谭,出事了!萧祈不见了!”

  高默正在晨跑,一听这话当场就停住了:“不见了?不见了什么意思!”

  “我早上叫她起chuang发现她根本就不在房间,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出去的!”

  高默气得攥紧了拳头,还是大意了!

  “小谭,你在家等电话,哪儿也不要去,也不要告诉任何人,谁找萧祈都说不知道。我和老大老三出去找。”

  “好,我知道了。”

  高默通知了春哥和佩林,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这时候萧祈能去哪儿呢?她能去干什么?有什么事一定要瞒着大家去做呢?

  ###################################################################################

  萧祈朦胧中听到有乐曲的声音,还是《梦中的婚礼》,难道自己还在车上?缓缓地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自己一头披散的长发。明明出门的时候是扎起来的,怎么会散开了呢。自己好像躺在chuang上,头发散在枕头上。萧祈慢慢坐起身,自己果然躺在一张chuang上,这chuang很大,上面撑着白色的蕾丝,chuang上洒满了玫瑰hua瓣,整整一chuang的玫瑰hua瓣。房间很黑,根本分辨不出这是哪里,只有地上点燃了许多蜡烛。萧祈低头更是吓了一跳,自己明明是穿着作讲解时的一身黑色职业套装出来的,怎么现在变成了……变成了一件白色的抹xiong婚纱?!

  萧祈的大脑好像停止了思考一般,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是在做梦吗?

  “你不是在做梦。”

  “啊!”萧祈忍不住惊呼,蜡烛的光亮很有限,萧祈竟然没有发现chuang对面一直有一个身影。

  “醒来了吗?”四年前的声音。

  那人从黑暗中从出来,萧祈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容。

  “你睡着的时候很美,我的睡美人儿。”

  是云天啸。

  萧祈支撑起无力的身体不断的往后退,一定是药效还没有完全散去,头还是在痛,身体也很重,好像被灌了铅一般,根本不能移动。

  云天啸一步步的向chuang边走来,chuang的四周摆满了红色的蜡烛,云天啸的脸在火红的烛光中显得更加狰狞。

  萧祈不住的chuang里躲:“你不要过来!你就站在那里不要再往前走!不许过来!”

  云天啸道:“这话听上去真的很亲切,四年前那个大雨滂沱的晚上你就不停的再喊这句话,让我不许过来。”

  萧祈已经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四年前那个吓着瓢泼大雨的夜晚,自己被云天啸的人打断了左腿。当时的云天啸就如刚才一般,坐在远处安静的看着。自己的痛苦的惨叫对他来说好像是动听的乐章。萧祈从那时开始就觉得云天啸好像是个疯子。

  云天啸继续往前走:“你为什么总这么怕我呢,当年是你伤我在先,我打断你的腿顶多算是礼尚往来。我说过,这是故人相聚,你怕什么。”

  “你闭zui!不要过来,听到没有,不许再往前走!”

  云天啸根本不理,已经走到了萧祈的chuang前。萧祈情急之下抓起地上的蜡烛朝云天啸扔了过去。火苗在半空中遇风已经熄灭,但滚烫的蜡油却洒在了云天啸的脸上。

  云天啸呼痛一声,脸上被烫的一片通红。

  萧祈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又拿起一根蜡烛:“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我说了只是想跟你见个面,说几句话而已。只是这么个小小的心愿你都不能帮我实现吗?”云天啸掏出手绢轻轻地擦拭着受伤的左脸,再抬起头来,眼神中有了一丝凶狠:“看来,四年了,你还是没有学乖啊。来人。”

  两个人推门而入:“二少爷。”

  “把她给我绑起来!”

  #################################################################################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