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腹黑总裁:老婆太霸气 噩梦的回忆(上)

  高默回到学校就直接冲回宿舍,连扇窗户都不敢开。

  其实高默有房子,他这么好的条件简直就是X大国宝级别的。如今这年头,拼完了学历拼能力,拼完了能力拼爹,拼完了爹拼长相,拼完了长相拼年龄。而像高默这种学历,能力,爹,长相,年龄要啥有啥的,简直在X大就是佛一般的存在。X大当初为了留住高默不被挖角先给了三十万给高默当回国安家费,然后一千块一平米半卖半送的给高默配了套90平的房子。据小道消息,这9万块买房钱还是院长孙大爷自己出的。

  这学期化学系的“唐代文学鉴赏”选修课,也就是程一辰出车祸让萧祈给扔一边不管的那门儿,本来是该高妈妈亲自去上的。一般有这种给其它学院上选修课的机会,院长孙大爷都会派高妈妈去。理由是:“谁说我们gao文学的就一定是男的没基情,女的没骚情?!老子这就派一个又有基情又有骚情的去给你们瞧瞧!”于是一拍高妈妈的很翘很妖娆的小娇tún:“镇院之宝,给老子上!”可高妈妈、皇甫宁他们这种自命不凡又的确很不凡的天才,都有一个通病:自恋。于是高妈妈说:“院长,我那已经消逝在天尽头许多年的节操昨儿晚上给我托梦了,说不许我去给那帮调化肥的(高妈妈自己对化学系所研究内容的解释)的上课。所以……爱莫能助,撒有那拉!”

  虽然有房有地位,但自打沈佩林知道了高默家地址后,基本上发挥着特种兵的耐打击能力,一天两个面包一瓶水,全天24小时在高默家楼下蹲点儿。高妈妈是可忍孰不可忍的院长签了卖身契:院长给高妈妈批一套教工宿舍,高妈妈去给“调化肥的”上选修课。

  刚打开电脑,高妈妈看到半个月没回来邮箱里挤ya了十几封邮件:“唉,当初真是上了贼船,接了这么个副院长的行政职务,谁还不知道gao学术的一干上行政就等于良家少女去做台,唉!”看到校办的一封邮件,高默赶紧拨通了萧祈的电话:“闺女,在哪儿呢?”

  “妈!我在姥姥家呢,有事儿?”

  “哦,没什么大事儿。你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留校的事儿吧,今儿我收到校办的准确通知了,他们给了我一个名额。你知道,春哥媳妇儿在T市,我给他写了推荐信,他去T大的事儿已经定了。小谭要回老家,佩林……将来不会吃这碗饭。我把名额给你了,你这几天抓紧时间整理一下资料,把该填的表儿填了。都弄好了来找我,我给你签字。”

  萧祈正和家里请的两个小阿姨陪姥姥搓麻将,一听这事儿捂着话筒进了自己房间:“妈,我谢谢你。可是……既然您手里有一个名额,那……只要是您推荐的,谁都行吧。那您能不能帮我个忙……我把这个名额给别人。”

  高默叹气,你就直说你想给程一辰不记得了,还拐什么弯儿啊!:“丫头,我懂你的意思。我不是不答应,你妈我也年轻过。可你脑子得清醒,爱情是爱情,事业是事业。我从来不认为你是那种只会胡来,公私不分,自己前途也不当回事儿的笨蛋。丫头,你听我说,这个机会太难得了。你知不知道咱们学校已经多少年不公开对外招人了。据我所知近五年之内学校只收了两个外人,一个是我,一个是皇甫宁。其他的不都是各个学院大咔教授的子弟兵?萧祈,不是我看低你,错过这次机会,想靠自己的实力进X大,太难了……”

  萧祈当然懂高妈妈的意思,自己不论是从学术水平还是资历,想跟当年的高妈妈或者皇甫宁比,根本不可能。

  “妈,我知道你疼我,要不然你不会跟我说这些。我也跟你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吧,最近……反正出了些事儿。我觉得一辰比我更需要这个机会,而且他也大四,马上毕业了。我好办啊,您说咱们学校谁不知道我爸妈是谁啊,谁不知道我导师是谁啊,谁不知道我姐妹儿是谁啊。X大说不定早就把我预定了,再给你发邮件就可以多从您门下骗一个人呢。再说……我也不一定非要进高校。”

  “那你……”

  “总之,妈,这事儿我会好好考虑的,谢谢您哈。我妈最疼我了,么一个!我陪我姥搓麻将呢!那老太太一下午ZiMo三回了,我得搬回来啊!妈再见!”说完就挂上了电话。萧祈躺在自己的chuang上,闭上眼笑了。如果一辰可以留在X大,就真的可以留在C市和自己一起生活了。唐钰那边帮冯青青迁好了户口,一切就真的是尘埃落定了。夕阳温柔的在萧祈脸上留下一份宁静,让这个始终是事业第一,野心第一的女孩儿为了一个男人开始偏离自己的人生主线越来越远。

  高默点上烟,靠在椅背上。这丫头一定会把机会给程一辰的。算了,自己当年不也是……年轻就是这样,不是知道了前面是个坑就不会跳,不是知道前面是死路就会原路返回。高默放下烟继续看邮件,随着鼠标的一点,高默的双眼像是被锁在屏幕上再也移动不开:ri本清藤大学……那是他去ri本做访问学者时待的学校,那是他遇到月岛真一郎的学校……

  ################################################################################

  X大今晚有“万有引力”和“天朝乌托邦”两支乐队的专场演出。清一水的全是爷们儿,于是很智慧把场地设在了文学院、外语学院、服装设计学院这些娘们儿聚集地的教学楼门口。

  晚上八点,灯光音响全开,台上八个老光混和台下一qun老处女集体跟嗑药了似的在那儿摇头尾巴晃的抽风。美其名曰:年轻就要high起来。欣赏这场演出最佳的VIP位置是在服装设计学院的天台,但这里如今只有两个人在,理由很简单,别人被清场了。

  贺文东刚把手搭在冯青青的肩膀上,就被冯青青一巴掌拍开。

  “怎么,好多天不见,脾气倒是渐长。自杀好玩儿吗?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们这qun女生都是怎么想的。当年我追萧祈,她喜欢程一辰。现在我追你,你tm也喜欢程一辰。那小子有什么好的?除了一张脸他tm还有什么!我告诉你如果不是程一辰有萧祈罩着,如果不是唐钰保萧祈,就程一辰那副骚样儿,我早把他扒光了扔GAY吧里让那qun洋鬼子把他操烂了你信吗?”

  冯青青站在高处俯视着下面被摇滚乐刺激着神经的人qun,很是不屑的一笑。她没必要为贺文东的话生气,她知道自己真正的敌人是谁。贺文东,不过仗着自己老爹是个炒股发家的土财主就开始嚣张起来而已。这种人,充其量不过是个地痞流氓。冯青青面无表情的开口:“你是不是说过,只要是我说的,你什么都会为我做到。”

  贺文东笑了:“当然,只要你开口,我一定能给你程一辰给不了你的。”

  “那你知不知道就算你帮我办事我也不会高看你一眼。”

  “无所谓。本来我也没想过从你这里得到爱情,大家各取所需什么的,最好。”

  冯青青倒是有些意外,不禁侧目望着贺文东。

  贺文东走到冯青青身边,也看着下面的人qun:“你知道当年我为什么喜欢萧祈吗?因为她干净。你知道为什么现在我放弃她了吗?不是因为程一辰,不是因为唐钰。是她的那种干净,我受不起。我这种人,玩儿不来爱情。找个妞儿,我给她钱,她陪我ShangChuang。我帮她办事,她老实跟着我。我就想要这种的。萧祈那样的,爱情,理想什么的……太累,我玩不来。”

  冯青青道:“那你觉得从我这里你又能得到什么呢?”

  ####################################################################################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