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腹黑总裁:老婆太霸气 “萧祈和秦教授睡一间”!

  程一辰跑出体育馆,果然抬头看见楼顶天台站着一个人,不是冯青青还是谁。

  程一辰拿出手机拨通了室友魏秋然的电话:“喂,秋然,我是一辰。体育馆这儿有个女生要跳楼,底下围了好多人看。你快通知你爸让他派人来把人散了。”

  魏秋然老爸是校保卫处处长,要是出了什么事第一个跑不了就是他爸:“好哥们儿够义气,我这就给我爸打电话,欠你顿饭啊!”

  很快,后勤处,保卫处,联防队呜呜泱泱的来了好几辆车。维和的快比看热闹的都多了!

  “行了行了别看了,都上课去!有什么好看的!别围着了,你们这叫扰乱正常教学秩序,扣学分啊!”

  学生也就是瞧个热闹,你爱死不死,又不妨碍别人活着。你就是真跳下来顶多就是被人当成现场恐怖片看。再一说扣学分,学生很快就散了。

  看人走的差不多,程一辰从后面的消防通道上了天台。

  冯青青听到身后的开门声,背对这程一辰道:“为什么把人都驱散了,是维护我的面子,还是怕人家知道是你救得我,把这事告诉萧祈。”

  这两点冯青青都说对了。她自己也知道,第二个原因占得比例更重。

  “不过你能来,我还是很高兴。我知道,你一定会来。你不会丢下我不管。不管你嘴上怎么说恨我你都不会丢下我不管。就像小时候,每次你生气,我就躲起来。你总能第一个找到我,不论我躲在哪儿,你都能找到我。你还是关心我,你还是放不下我,对不对?”

  “下来吧,这里根本就没有人在意你是死了还是活着。这样对我没有用,只会让我更加讨厌你!你不觉得你这种无谓的挣扎很愚蠢?下来吧。”

  “我没想改变什么,我就是想见见你。因为我知道,只要我有危险,你就一定会来。十三年了,这成了我们的习惯。你摆脱不了。”

  冯青青的话好像是一个躲不开的梦魇要把程一辰抓回那可怕的过去。

  “你要发疯就自己去疯吧,真想跳你就跳。别忘了,对我来说,你跳下去最好。你死了就再也没有人知道我的过去,再也没有人骚扰我,也没有人再来打扰我和萧祈了。你最好赶紧死。跳吧,我去楼下看你死。看在往日的情分我会为你拨110的,再见。”程一辰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冯青青看着下面程一辰小小的背影反而笑了:“你这么说无非就是想气我,这只是你的激将法。你了解我,你知道我不甘心,你知道你越是这样说我越不会死。你还是放不下我,就算再恨我,你也还是放不下我,对不对?”

  ###################################################################################

  广西融水县的某山中,高默带着他的孩子们向大山深处开拔。

  春哥的体力已经难以承受一身脂肪的重压:“我娘诶!累死爹了!还好有秦……秦教授带来的登山装备。这狼眼手电,太给力了!还有这工兵铲,不是我瞎掰,就是张起灵和吴邪也不一定有咱们装备过硬啊!”

  萧祈歪嘴:“就他还教授?对啊,教兽!”

  高妈妈很是贴心:“都跟上啊,别掉队。小谭和萧祈走中间,爷们儿们发扬风格,多照顾啊!”

  萧祈抱怨:“妈,我就想不明白,干啥不住宾馆啊!这大晚上的往山里走,您是不怕野兽还是不怕鬼啊!还狼眼手电,工兵铲,你说咱们这套装备……不去盗墓简直就是浪费资源!”

  高妈妈安抚道:“你懂什么,晚晴的临桂词派好多首词都是写的虞山夜景,还有日出。住宾馆你能看见个屁!咱们这是调研,真以为是来度假的?好闺女,忍过这几天,下了山就好了。回家妈带你去豪格!”

  萧祈和谭梅湘扶持着跟着走。

  高妈妈交代三师兄:“佩林,你来开路。”然后走到队尾去找秦宇枫:“你小子老实交代,是不是惦记上我闺女了。”

  秦宇枫笑而不答。

  “老秦,别怪我不仗义,咱们也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了,当你是兄弟才跟你说这些,不然我就不会让你来。我这个小闺女,你别动。如果是其他人,我就用萧祈的家世背景和她那几个姐妹儿去压他们了,但既然是你我就不废那个话,我知道那些压不住你。可是,那丫头和你不是一路人,她玩不起!”

  秦宇枫笑道:“我没干什么啊,你什么时候开始护犊子了。”

  “那你跟着凑什么热闹。你那儿有三千多号人捧着饭碗等你给他们口饭吃!你叔叔现在对你严防死守的我都能看出来了。还有,你跟……Tina,解决了吗?”

  秦宇枫没有回答。

  “你还有那么多麻烦要解决,就放过我家闺女吧。算是看我的面子,大不了我介绍一个赔你?”

  “你当我什么人!对了,你怎么还不结婚?”

  高默也笑了:“结婚?别逗了。倒是有好多人想嫁给我,可你告诉我,我娶谁?我娶人家哪家姑娘不等于是毁了人家一辈子?我虽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但也不至于丧尽天良。”

  “你……还忘不了他?那他有没有找过你?”

  高默叹了口气:“不提了,不提了,我都快忘了。不提了。”

  三十多岁的老男人,谁还没有段儿过去啊。只这过去,太不愿提起。不论是秦宇枫的叔叔、Tina,还是让高默不结婚的那个人,都不想再提起。就是忘不了,也不愿再提起。

  秦宇枫递了根烟给高默,刚要帮他点着,只听前面一声尖叫。

  “啊!”

  秦宇枫直接扔了火机:“是萧祈!”

  “怎么了?怎么了丫头?”高妈妈赶紧跑来看。

  萧祈坐在地上起不来:“妈,我脚崴了。疼……呜呜……”

  高妈妈一巴掌拍在春哥脑袋上:“你tm忙着吃屎呢?让你留心留心,还tm给我添乱!”

  春哥委屈:“妈,这荒山野岭的,我这眼睛又不是探照灯,我怎么知道哪儿路不平啊。再说我已经走在前面了,谁知道我走过去没事儿她走过去就把脚崴了啊。”

  秦宇枫没有理会众人的说话,捧起萧祈的脚轻轻动了一下。

  “啊!王八蛋的死骚男你要弄死我!”

  秦宇枫呼出一口气:“骨头没事儿,软组织受伤,个把月就好了。”

  “个把月?”

  谭梅湘出主意:“妈,咱们今儿也别走了,赶紧找个地方起火撑帐篷吧,萧祈这样也走不了了。”

  “好。再往里走走。”

  如果说高默跟院长之间是有奸情,那他和秦宇枫之前简直就是基情四射了。看着秦宇枫给萧祈检查完脚腕还蹲着不起来就猜出了大概。高妈妈再次发挥了善解人意的本性:“来,赶紧赶路。佩林开路,小谭跟着佩林,我和春哥殿后,那个萧祈,让……秦教授背你。”

  “背……背我?”

  “那咋的?还抱你?”高妈妈甩下一句很让人蛋疼的话扭脸和春哥殿后去了。心里不禁哀怨:“闺女,这就送你如虎口了,妈妈对不起你。”

  秦宇枫已经转过身半蹲下去等着了。这就是赶鸭子上架啊,不让背就等于是要求别人抱你。这是不背不行啊!脚也实在疼得受不住了,萧祈不情不愿的攀上秦宇枫的肩膀。

  秦宇枫很明显的感觉到萧祈浑身肌肉都是紧绷着的,不禁又有了逗她的心思:“怎么,第一次被男人抱?你的小男朋友呢?没背过你?”

  “关你什么事儿!死骚男,不该问的别乱打听!”

  “看来真没有过。难道……你们没睡过?”

  “秦宇枫!你tm别太过分!我和一辰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

  秦宇枫想到刚才高默跟自己说的话,果然,这丫头就是看上去横,其实心里,也就是个小孩儿。

  十分钟的路上,萧祈连续掏了三次手机。

  “怎么?等小男朋友电话?”

  “别总是小男朋友小男朋友的!偷听我跟我姥姥说话!没礼貌!没教养!”

  “山里信号不好,可能是他打给你你收不到吧。再等等。”

  萧祈倒是没想到这死骚男会冷不丁儿说这么一句。对于一下午一晚上都没接到程一辰短信的萧祈来说,秦宇枫的这句话无疑是个很有用的安慰。萧祈一时觉得,这骚男好像看上去也没那么讨厌,顿时顺眼了不少。

  走到一片开阔地,大家一起手忙脚乱的撑起帐篷,升起火堆。萧祈有伤,不用参加劳动。秦宇枫要陪护,也不用参加劳动。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没天理。

  终于到了要分帐篷的关键时刻,秦宇枫把高默拉到了没人的地方,还没开口就被高默打断:“你不用说了,认识你那么久,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放什么屁。虽然我和程一辰不熟,但我做人是有底线的。想跟我闺女睡一起,没门儿。”

  秦宇枫不争不抢不着急:“上次你来我家,看上吴昌硕的那幅字了是吧……那是我叔叔的,你也知道我和我叔叔的关系。不过,我也不是不能争取,所以……”

  吴昌硕的字!

  高默恶狠狠的从嘴里挤出一句话:“秦宇枫,你这个臭婊子,老子恨你一辈子!”

  说完走到人群中:“现在我来分帐篷:小谭有独立症加洁癖,这个大家都知道。萧祈受了伤,咱们几个老爷们儿笨手笨脚的别再碰着她的伤口,而且她现在需要特殊陪护,秦教授有外科从医执照。综上所述,小谭独自睡一间。佩林、春哥和我睡一间。秦教授和萧祈睡一间。分配完毕,立刻执行!谁有异议,这学期课程论文直接死刑!解散!”

  萧祈脚伤也忘了,蹭的就蹦起来:“高默你个老不死的!我擦你大爷!老娘不干!”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