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韩家惨案(快收藏来补偿我!)

毒后,你不乖!:韩家惨案(快收藏来补偿我!)
  

  “你说什么?”昌平惊得突然站起身:“你说……你怀疑你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弟弟如今做了大政月影卫?!”

  冷寂没有反驳。

  昌平慢慢走到窗前,对着黑夜的面容一如黑夜般YouHuo也如黑夜般深不可测。

  冷寂虽说一向铁石心肠,跟随自己十多年也算忠心。但这忠心的前提是,自己这西戎长公主的势力能帮他杀雷孝乾报他韩府被灭门的血海深仇。而这个突然出现的弟弟,无疑是冷寂这多年来的心病。如今他弟弟是大政月影卫,是雷孝乾的人,说不定还会帮着姓莫的那贱人。如果冷寂因为兄弟情份和他弟弟联手背叛自己……那这个最好的盟友就成了最大的敌人。

  昌平告诉自己,一定要稳住冷寂,把他牢牢的控在手中。

  昌平之所以一介女流能掌控西戎政权十年,靠的就是这份辣手无情!正如昌平当年对冷寂所说:“想活着不被人杀死,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谁也不相信!”

  昌平转身,又恢复放在的温柔:“寂,你我在一起也非一日两日了。我待你如何你是最清楚不过的,如今九弟尚未登基,我们的筹划尚不知是否能成功。有些事你要告诉了我,我才能策应你。你若是还信不过我,未免也太薄情了些。难道我防着谁还能防着你不成?”

  冷寂知道她是想问当年的事。其实当年韩家灭门惨案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那根本已经不算是秘密。只不过是冷寂心头的一道始终无法结痂的伤疤。那道十多年还在滴血的伤,冷寂不想再跟任何人提起。

  昌平给冷寂道了杯茶放在面前。冷寂漠然的双眼望着窗外讲起那尘封多年的往事,那纠缠了自己十多年的噩梦。

  “我是大政人。爹韩平曾是大政太子少师,也是我们那位了不起的淳帝雷孝乾在作皇子时的太傅。爹与娘伉俪情深,这么多年来只有娘一人相伴,并无再娶。娘在大政天启十三年生下我和弟弟一对双胞胎,取名韩寂,韩雨。

  十二岁那年,弟弟出水痘被娘送到乡下姑姑家中,所以……他成了当年韩家被灭门时唯一一个幸存下来的。”

  “你爹既然是太子太傅又加封太子少师,谁能搬的倒他。怎会遭人灭门。”

  冷静眼神突然变得异常冰冷,zui唇开始不住的颤抖:“全是拜那雷孝乾所赐!”说完一掌落下,红木的桌子从当中断成两截。

  昌平必究是见过大世面的,虽然不会武功,遇到如此阵势竟也是毫不惊慌。

  “雷孝乾?难道韩家被灭门不是歹人所为而是……?”

  “不错,是官家所为。

  那天,正是娘亲的生日。爹特意请来了外祖父和外祖母一同庆祝。还请了京城最有名的隆盛班来表演,舞狮,舞龙,杂耍,好不热闹。山珍海味络绎不绝。正在此时,爹当年的挚交好友刑部尚书葛大人突然到府上,把爹请出去说了几句话就匆匆离去。爹立刻轰走了所有外人,把我叫到跟前。爹当时的话我到如今还记得清清楚楚,他说:‘寂儿,一会儿躲到匾额后千万不要出声,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绝对不要出声,更不许下来。如果人都走了,你还……还活着,什么都不要问谁也不要找,速去姑姑家中寻弟弟,然后到城外的普善寺找到主持成光大师,然后一切听从大师安排。’

  我看到父亲惊慌的样子当时就吓傻了,连一句‘发生了什么事’都没问出口就被管家藏在正厅的匾额后。我记得刚藏进去,爹突然道:‘不可。雷孝乾耳力极好,匾额后有人他一定能察觉。’便又将我藏到正厅门外廊下的匾额后。爹说在厅外,有风声的掩盖说不定我还能逃过一劫。当时虽然我知道一定是出了大事,但毕竟年纪还小,根本不会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什么……”

  冷寂说不下去了,昌平拉过冷寂的手,握在手心。

  冷寂微笑着摇头,继续道:“我只知道听爹的话,捂住口鼻,连呼吸都尽量小声。爹说稍有动静那人就会发现。我还要去找弟弟,我不能死!突然,大门被人踹开,许多官兵冲入府中。我藏在匾额后侧头可以看到下面,两队侍卫分站在两侧,一个衣着华贵,面容俊朗的男子站在正厅外,一语不发却散发着高贵且让人胆寒的戾气。一个太监念了圣旨,竟然说我爹在宫中教太子读书时……与太子妃有染!太子妃已赐三尺白绫,我韩家本应诛九族,但看在我祖父是三朝老臣的份上圣上格外开恩,只灭三族。圣旨宣完,雷孝乾只道一句:‘动手’。爹,娘,外公外婆,府上的所有亲眷都被推入了大厅。我至死也忘不了那一幕:侍卫们都进入正厅,门被从里面关上。我什么也看不见,爹和娘他们都被关在里面,我什么也看不见!只有雷孝乾,像是在观赏一副美景一般悠哉的站在厅外,好像里面正在上演一片歌舞升平!我还没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门上就飞溅上一道血迹。我吓得立刻捂住zui才能让自己不被惊的叫出声来。里面的惨叫声不断,男人,女人,大人,孩子。刀剑划过血ròu之躯的声音,呼号哀求的声音,一声声源源不断的传出来。雷孝乾却依然没有丝毫表情,似乎这一切都与他无关!门突然被打开了,娘亲浑身已经满是鲜血扑到在雷孝乾脚下,娘用双手紧紧抓住雷孝乾的脚,手上的血红染得雷孝乾白色前襟上绣着的龙纹更加狰狞。我娘虚弱的道:‘太子明鉴,我家老爷……是冤枉的!他是您的太傅,您最清楚老爷的为人,老爷断不会做出那般大逆不道之事……求太子殿下向圣上禀明,老爷真的是冤枉的!求太子殿下……明鉴!’娘当时已身中数刀,说完就当场气绝。

  雷孝乾始终没有任何表情,没有开口说一句话。我看着侍卫无情的拉开我娘血红的双手,把我娘拖到一旁,对雷孝乾道:‘卑职办事不利,殿下受惊了。逃了两个孩子,卑职会立刻开始搜寻,殿下放心。’门被完全打开,我在匾额后……”冷寂双眼微红却没有让眼泪流出:“我在匾额后,竟然可以闻到血腥的味道。侍卫前来回禀,雷孝乾只是微微点头,便转身而去。他只是一个点头……他一个点头就杀了我韩家四十七口!”

  ###############################################################################

  不要恨雷大!

  后文另有说法,暂不剧透!

  #############################################################################===$$$===$$$===$$$===#修改操作:738798 时间:2013-06-15 23:40:09#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