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惊心动魄(中)(爆发了不给收藏?)

毒后,你不乖!:惊心动魄(中)(爆发了不给收藏?)
  走到一个凉棚下,清宁叫了两碗汤圆儿。老板刚端上来石头就要往zui里塞。

  “等等。”清宁叫住他,拿过桌子上的一个小瓶子,滴了两滴红色的东西在碗里。

  “娘亲,这是什么啊!”

  “玫瑰露。放这个会好吃。”

  “哦,娘亲懂得真多。”

  清宁一笑。不是我懂得多,是你爹懂得多。当年本是要去向他回禀月影卫发现了西戎奸细,没想到却yin差阳错被他拉倒闹市吃汤圆。清宁眼前好像又浮现了当年的场景。自己张zui要吃,雷孝乾也是这般拦住,滴了几滴玫瑰露在自己碗中;“加这个好吃。御膳房可做不出这味道。”当时雷孝乾的笑容简直像个做了坏事却没被长辈发现的孩子。

  不知是否因为不久要被册封为西戎皇后,清宁最近时常会回忆过去。雷孝乾,听雨,老余,看云,观山,望水,杨真……

  “娘亲,你也吃啊。”

  石头的话打断了清宁的思绪。

  “恩。”

  “娘亲,京城好热闹啊,比咱们重安热闹多了。咱们重安就算是赶集也没有京城这么热闹。”

  清宁听石头这般“咱们”“咱们”的已经不止一次了,起初并不以为意,但想到后来石头有可能的身份,还是说出来的好。毕竟这些话在宫里很不方便说。

  “石头,把勺子放下听娘亲说几句话。”

  石头很听话的照做了。

  “石头,你要记住,你是大政人!不管你在哪儿,不管你将来是什么身份,哪怕今生都不能回大政,你也要记住:你是大政人。你爹和你娘都是大政人!虽然我们现在在西戎可那是为了舅舅和姐姐,哪怕你今生都不能踏入大政一步你也要记清楚,你是大政人。知道吗?”

  石头听出娘亲语气中的严肃,乖乖点头。

  “还有,娘亲刚才说的话,你记在心里就好,不能说出去。谁问你都不能说出去。不能告诉任何人你是大政人。如果今后……今后让你称呼舅舅为……就是让你对舅舅改称呼,你也只管照做。但你要记住,那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在石头心中,只把他还当做舅舅就行。懂吗?”

  石头渣渣眼睛摇摇头:“不太懂。”

  清宁笑了:“将来等你长大,就懂了。石头只要记住娘亲刚才的话就行了。知道吗?”

  “知道。以后如果不能管舅舅叫舅舅,也只是个称呼,心里还是要把他当做舅舅。以后不能告诉别人我是大政人,却不能忘了自己是大政人。”

  “好石头,真乖。吃吧,别凉了。”

  “恩。”石头笑着拿起勺子。

  清宁也拿起勺子,刚要吃,突然感觉背后……好像有人在看自己。

  转身,只有来往的人qun,并没有异常。难道是自己多心了?清宁假装无事继续低头吃汤圆,很快,那感觉再次袭来。

  多年的月影卫训练让她有了一种超乎常人的敏.感。用雷孝乾的话说:“敌人不是用来找的,找到他,就已经晚了。因为敌人在暗,你在明。真正的高手,发现敌人是靠一种感觉。这样才能不被敌人发现。”

  一次可能是自己多心,两次就一定是有问题。何况现在自己是偷偷出宫,还带着石头,大意不得。

  “石头,别吃了,跟娘亲走。”“啊?为什么啊!我才吃了一个。”

  “听话!”

  石头虽然平时很顽皮,但只要看出娘亲没有在同他玩笑就会变得很听话。立刻放下勺子拉住清宁的手随娘亲走出凉棚。

  “娘亲,我们去哪儿?”

  “别说话,跟我走。快。”

  石头不再出声。

  月影卫要判断是否别人跟踪的第一步就是要远离人qun。清宁拉着石头穿过人qun走进一条偏僻的小路。不觉中加快了步伐。

  身后果然有人。

  清宁开始慢慢进入当年的状态,雷孝乾教过她,看不到的东西要在脑海中把画面复原。她不能回头看,但却可以让一切在脑海中浮现。正如雷孝乾所说:“谁说脑袋后面不能长眼睛。”

  清宁“看”到身后有个人从凉棚一直跟着他们到这里,但跟的很远,似乎是怕他们警觉。那人跃上了房梁,好轻功,踩在瓦片上竟然没有一丝声响。清宁拐了几个弯,房上的人果然跟随他们转弯了。清宁想逼那人露出马脚,特意调转方向。前方已经没有房子了,那人要想继续跟着他们必须从房梁上跃下来。

  懂轻功的人都知道“跃上容易,跃下难”的道理。就是说飞上房顶不被人察觉很容易,但从房顶跳下来还不让人发现就是真正的高手了。

  清宁的计策果然奏效,那人从房上跃下的时候果然弄出了声响。

  清宁一惊,那跃下时的声响和散出的内力————和当初昌平来家中时自己听到的那个声响一模一样!

  难道还是当日那人吗?自己记得那人的背影很像听雨。难道是听雨?雷孝乾派他来找寻自己?

  不会,以自己对雷孝乾的了解,他若是知道自己还活着,且还生下他的孩子断然不会沉得住气让听雨来寻。再说,此人的步法听起来和月影卫大相径庭,不会是月影卫!

  那会是谁呢?

  清宁决定要和此人面对面较量一番。

  突然停步,对石头耳边小声道:“石头,能不能顺着刚才来的路自己走回吃汤圆的地方?”

  石头自小接受过清宁一些简单的寻路技巧,这对他并不难。石头点点头。

  “好,一会儿娘亲松开你手的时候,你就赶紧调头往回跑。不管发生什么事,头也不回的往前跑,到吃汤圆的地方等娘亲,娘亲马上就去找你。知道吗?”

  石头很认真的点点头,对孩子来说,这可能并没有恐惧,反而有一丝兴奋。似乎是娘亲和自己在做游戏。

  清宁望了一眼石头,瞬时松手。石头调头就跑。

  清宁一刻不停,继续前行。

  那人果然停了一下,然后继续跟着自己前来。

  看来此人应该不是西戎人,起码不会是大皇子三皇子的人。不然为了夺回皇位,他们的目标一定会是石头。清宁刚才也着实是冒了个险,手心已经出汗。她在用儿子的性命去赌。但既然他们的目的不是石头,自己也可是放得开手了。一时竟有些后悔没有带弯刀出来。

  清宁左穿右cha,始终和那人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清宁决定穿出小道,到一个空旷的地方,决绝了那人。

  突然,又是一个不易察觉的落地声响。

  还有一个人!

  ###############################################################################

  托福!

  这章写的tingGuoYin!

  #################################################################################===$$$===$$$===$$$===#修改操作:738798 时间:2013-06-14 20:54:52#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