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邂逅(下)(无耻加更求收藏!)

毒后,你不乖!:邂逅(下)(无耻加更求收藏!)
  ##################################################################################

  换了个投票,大家去受累点一下吧~谢谢!

  连三章,求收藏!!!!!!!!!!

  明天过节了!不然吃不起粽子啦!!!!!!!!!!!!!!!!!!!!!!!!!!!!

  #################################################################################

  那少女用手捧了些水擦脸上的污泥却总是弄不干净:“脏死了,讨厌!”突然一个帕子出现在视线里,是那男子递过来的。

  “擦擦吧。”

  少女接过:“大男人家还随身带着帕子?”

  “习惯了。”

  听雨打开水囊饮了口水,被水沾水的碎发不住的滴着水珠,少女又一次看的出神。看听雨回头看自己才赶紧移开了视线。

  “你功夫好厉害啊,那么高的悬崖怎么可能接住了我还能毫发无损的落地呢?这是不是就是练家子嘴里常说的轻功啊!我们家也常来一些会功夫的,不过都不如你!”

  听雨摇头:“没什么轻功不轻功的。只是……”

  “只是什么?”少女好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和这男子有关的一切。

  “只是……不想再看到有人坠崖了。”

  “你原来看到过?”

  男子的神情立刻灰暗了,少女知道不能再继续说这个话题了。

  “你不是西戎人吧?”

  听雨不答。

  “我看……你像大政人。”

  “你怎么知道?”

  少女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我猜对了吗?这没什么难的,你们大政人擅武,总是很健壮。我们西戎尚文乐,男人看上去都病怏怏的。”

  听雨又笑了。

  “好好的,这个时候来西戎干什么?”

  “这个时候不能来吗?”

  少女撇嘴:“快打仗了,我劝你早点回大政吧,那儿还安全鞋。真打起来,肯定是西戎遭殃。”

  听雨挑眉:“你小小年纪,还懂这些?”

  “我都十七了!换别人家都当娘了!”说完这句立刻吐了个舌头,哪有大闺女家对着陌生男子说这个的。

  听雨一笑,示意自己并不放在心上。

  “总之,你要没什么事儿还是快回去吧。西戎和大政,没个完。除非,一方把另一方灭了。不信,你等着瞧。”

  听雨倒是没想到一个十七岁的小丫头能说出这种话:“小孩子家的,别乱说话,当心惹祸。”

  “我看你倒是一副老成的样子,是不是平时不爱说话,更不像我似的,不走脑子的乱说?”

  “习惯了。”

  “你真有意思,怎么总是‘习惯了’‘习惯了’。”

  听雨一笑,没有多说。

  “你叫什么名字啊?好歹救了我一命,总得给我留个名字啊。”

  名字虽然不算是秘密,不过也不能随便透漏给别人,这是月影卫的规矩,不过听雨相信,自己的这双眼睛还是会分辨人的。

  “听雨。”

  “听雨?这名字真好。我叫七宝!我家就在前面的重安,你要是混不下去了就去重安打听我的名字,全重安没有不知道我的!到时候来我家吃住我全包了!”

  听雨笑着点了点头。

  七宝第一次见听雨笑,也第一次觉得男人笑起来是这般好看的。以前也常见冷先生笑,可能因为是从小见到大的,并不觉得有什么。而且她自幼并没有和男子有什么接触,来往的病人就更不必说了。像听雨在这般的男子自然是第一次见到。

  七宝从小跟男人长大,本就对男女之防没有什么概念,见听雨笑的美,竟然道:“你笑起来真好看!”

  听雨听此言突然愣住了,自己当了五年的月影卫影卫长,七年的一等卫,从来都是被人夸功夫好,从来没有人……没有人这么说过自己,何况还是个十几岁的小丫头。一时竟然觉得有些窘迫。

  “你脸红啦?”

  七宝这么一问,听雨更是尴尬。

  “你一个大男人,说一句还脸红?真有意思!不过你笑起来真好看,再笑一个给我看看嘛!”

  听雨干脆坐过身去,不知如何应对。

  七宝把手放进水中弄湿直接甩在听雨脸上:“笑一下吗!木头!笑一下吗!”

  于是在烟花看来眼前出现了很奇特的一幕,一向是追着别人跑的主人,竟然被一个穿着黄衣服的小姑娘追的满地跑。

  这是怎么个状况啊?

  ##################################################################################

  清宁在院中来回踱步。

  冷先生在门口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可这都快二十天了,以前最长也就半个月,怎么这次……我真是有些担心了。这几日一直下雨,山上水多路滑,我真怕会出什么事儿啊!”

  石头像个小大人儿似的从里头走出来:“娘亲就是个‘无事忙’!姐姐好好的,能出什么事儿?!”

  ############################################################################

  七宝坐在马上,心情越来越沮丧。

  已经进入重安了,也到了分别的时候。

  听雨一看就是有要事在身的,即便办完事也肯定是赶回大政,不知还能不能有机会再见。但七宝终究不是那种深闺小姐,她不会以泪洗面的写首肝肠寸断的词在帕子上赠给听雨,她只会……

  七宝道:“行了行了,让你的宝贝马歇会儿吧,已经进了重安了,我家马上就到了。让我家人看见我这样,回去又是解释不清的麻烦。”

  听雨点头,未出阁的女子被人风言风语总是不好。

  七宝跳下马,取下药材,在烟花脖子上拍了几下:“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我的镰刀掉下来惊了你,你一叫把我惊得掉下悬崖,你主人救了我,你现在又驮了我那么久,咱们算是扯平了!”说完抬头给了听雨一个笑容:“我走了。”

  听雨点头一笑。

  七宝转身的一刻明显感到,心一沉。掏出怀中的帕子,七宝冲听雨摆了摆手:“这个,就送给我了!以后如果有空再来重安,记得来找我啊!”

  听雨微笑点头。

  虽然七宝知道,今生可能不会再有那一天了。

  清宁在门口远远地看到了七宝的身影,赶紧冲出去:“我的姑奶奶,您可算回来了!”

  七宝脸色暗淡,并没有往日的神采。

  “怎么了吗?路上出什么事儿了?还是哪儿受伤了?”

  七宝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表现很反常,赶紧收拾心情变回以前的样子:“哎呦,我说你个‘大事儿妈’!能不能盼我点儿好啊!人家是去采药,不是去游山玩水啊大姐!很累啊!难道让我翻着跟头回来才叫没事吗?这一路日晒雨淋,风吹雨打的我很累好不好!切,人家要是‘事儿妈’,你起码是‘事儿奶’级别的!”

  清宁总算放心了,还有力气贫嘴,看来没什么事儿:“好了好了,没事儿就好,快进屋吧。石头想你想的都吃不下饭了!夜里做梦都是喊姐姐。冷先生也担心呢。”

  “你们俩啊,一个‘事儿奶奶’一个‘事儿爷爷’!干脆凑一块儿过算了!”

  清宁接过七宝装药材的包袱,往院里走去。

  听雨打马走了几步,让烟花停下,想再回望一眼那个七宝。远处,七宝和一个女人走在一起。

  听雨心一撞,那女人的背影……

  不会的,怎么可能。

  一定是自己看错了。五年了,看错过无数次了。走在街上直接认错人也不止一次了。

  不会是她,不会是她,当年自己亲眼看着她坠落山崖。

  不会是她,不会的……

  ##############################################################################

  我是不是无意中又促成了一对儿大叔跟萝莉??(*^__^*)

  果断上一张大叔萝莉的图应景儿,嘿嘿~

  敲字敲得累的跟狗似的,大家就可怜下给个收藏吧!

  这年头写个文,混个收藏不容易啊!我还要更一个现代的,两篇一起不容易啊!!!

  等后天我家小编一上班看给我推了好几天都不长收藏,不见起色,我还有没有脸见人啊!

  求收藏!我都觉得我无耻了!!!!

  #############################################################################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