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割袖坠崖(求收藏,求鲜花,求留评)

毒后,你不乖!:割袖坠崖(求收藏,求鲜花,求留评)
  不出一声让猎物毙的确是我月影卫的作为。只是我这影卫长今日太狼狈了些。

  那个老四见大哥倒地身亡对剩下的人下令:“快,先把女的押上马。老八老九老十断后,其余的跟我走。”

  我趁他不备举刀杀出一条路,飞身往崖边跑。不能被他们抓到,不然我就成了威胁听雨他们的筹码。身后除了跟听雨他们打成一片的几个人,其余的果然都冲我来。我挥刀和他们打在一起,起码也要给听雨他们帮帮手。他们的目标是我,六对一,我还是没有优势。再加上此刻身上都是伤,很快又落了下风。

  身上又被伤了几下,已经快要虚脱,眼看着一柄长剑刺向我面门但双手还要护住别处,心里只能一叹,闭上双眼,今日当真丧命于此。

  “呃……啊!”

  一声哀嚎,什么ye体溅了我一脸。血。

  四周突然安静了,我缓缓睁开眼。

  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是他。

  不止是听雨,观山,望水,还有他。他站在不远处,长衣垂地,月光被他的身影挡住,我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为什么就是躲不开你呢?

  不论是你,还是月影卫,都不能有我的存在。你还要我躲到哪里去?

  他朝我走来,衣摆被夜风轻轻地扬动。我不自觉的开始后退。

  “别动,站在那儿。”他又一次下了命令。

  我摇头:“我不要。”

  “说什么?”他的嗓音中有轻蔑,有难以置信。

  “我说我不要。你不要过来,我也不要和你回去。你走!”

  他停住脚步,表情更加冰冷。

  “闹够了,也疯够了。事实证明没有我,你连命都保不住。跟我回去。”

  “我不要!”我尽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要显得很胆怯:“你以为你是谁?为什么我总要听你的!”

  “大人!”听雨他们解决了所有人,站在雷孝乾身后:“大人,有些事陛下不让我说,今日我也是非说不可了。那日陛下和叶谨对决是有意要被他所伤的,陛下的沉月心法只有受到很大的外力攻击才能被激发出来。关键就是在左右肩的两处大穴,所以陛下一定要先被叶谨所伤把沉月心法逼出来才能降住他。可您并不知情,为了救陛下才会伤了眼睛。陛下不是生您的气,而是……此外,陛下让我查过,二十一个秀女中身上带伤的只有陈妃和徐美人。所以陛下才会……大人,您跟我们回去吧。这里危险,您先回来啊!”

  我听完听雨的解释竟然忍不住笑了,雷孝乾盯着我,面容如皎月一般俊朗,也如皎月一般清冷。

  我笑着开口:“这就是突然宠信陈妃和徐美人的原因?要查出她们到底谁才是那个奸细,对吧?想要知道她们的伤哪个才是近身对战时的剑伤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她们弄到chuang上去,最好是折腾的七荤八素,她们才彻底没了防备,对吧?你三个月不来看我,把我从皎月阁轰出去,打我的人,也不是生我的气,而是自责,是悔恨。看着自己的女人为了自己瞎掉一只眼睛,而这只眼睛瞎的还没有任何意义。对吧?”

  他仍是死盯着我,一语不发。

  我摇头道:“可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大人!”听雨的声音满是怒气,他在替雷孝乾不平。

  “你闭zui!”我呵住了听雨又对雷孝乾道:“对你而言,我究竟算什么呢?手下?徒弟?情人?还是一个chuang伴?”

  “回去吧。”在他重复一句话的时候,代表他快没有耐心了。

  “凭什么?!当年你说让我要么去死,要么就跟你重活一次。你问过我吗?为什么你要我怎么活我就怎么活!我凭什么听你的!后来你让我跟你学武功,做影卫,把我弄ShangChuang!你哪件事问过我!你和我爹,我相公,姨娘有什么分别!你们都不把我当人看!”

  他冷冷的盯着我,一语不发。

  “我在chuang上就是一个用顺手的,下了chuang就是个杀人工具。你的大臣挑战你要牵连到我,你的嫔妃争宠也要牵连到我。凭什么!如果你真的给了我很多也是值得。可你给过我什么?除了chuang上的一身伤,为你办事的担惊受怕你给过我什么?!我甚至只能靠面具伪装活着,我连一个见人的机会都没有,我凭什么还要跟你回去!你走,你们都走,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们!”

  话刚说完,雷孝乾表情惊变,双眼满是惊恐的朝我飞身而来。我竟然自己都没有察觉,当我知道他为何突然如此惊恐的时候,悬崖下的流水声好像离我很近。

  刚才情绪太过激动又不住的往后退,脚下踩空。往后一仰就掉下了悬崖。

  当我再次睁眼,自己的身子是静止的,我没有往下坠?

  是的,我没有掉下去。他抓住了我,一只手抓住我的,一只手抓住一根石缝中的树藤。

  “陛下,大人。”

  “都别过来!”

  听雨他们要来帮忙,被雷孝乾呵住。听雨他们立刻停住不再动一下。树藤已经在晃动,他们的靠近只会增加石头和树藤的负重,只会害了我们。

  “不许松手,不然我杀了你!”雷孝乾使劲全身的力气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我此刻的心,无比坦然。正如我在家乡的小屋第一次见他。他用剑指着我,我却很坦然的面对。不是我不怕,而是我知道他不会伤害我,所以不必去怕。如今也是。

  有些话我不能说出口,只能在心底说给你听:“刚才那些不是我的真心话,我真心想说的是:我不能再留在你身边了。月影卫已成为茹一鹤的心腹大患,而我已经探知他在查我的底了。如果让他知道我爹是谁,我家和张知府、顾鹏生的关系,后果不堪设想。如今和陈妃也是势同水火,你不直接杀了陈妃和徐美人而是接近她们就说明她们是你的棋子,对你有用,我的存在只会误你的事。不过我也是开心的,因为你开始为我动摇。这也是我最害怕的,因为我已经开始影响你的判断。你会是一个好皇帝,所以,你的身边,不能有我。”

  我开始用另一只手去掰开他的手。

  “别动!你疯了!再敢胡来我一掌劈了你!”

  他的手指终于离开了我的手,我以为自己成功了,没想到袖子又被他死拽住不放。

  他真的怒了:“莫清宁,你给我听好,你要是再敢胡来,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月光洒在我的脸上,我给了他一个微笑,慢慢抬起了弯刀。

  “莫清宁!你敢动我就杀光月影卫给你陪葬!”

  我笑着问他:“我问过你弟弟,他说你的母亲唤你皎月,对吗?所以和你有关的一切才都有一个月字。你才会把我住的地方称作皎月阁,是不是?”

  他没有回答,只是死死的抓住我的袖子。树藤周围的土已经开始松动,它不可能承受我们俩个的重量。听雨他们也不能靠近,所以只有一个办法:减轻树藤的承重。

  我举起弯刀:“你说,要我陪你一起下地狱。我答应你,不会食言。只是……我要先去了。再笑一下给你看,以前好像从来没对你笑过。你要好好看,把它记住,别忘记了。”

  我的微笑伴着今晚的月光和弯刀割裂我袖子的声音都被崖底的激流淹没。

  但他的喊声却充斥着我的耳朵。

  “你给我回来……!”

  我看着他的脸越来越远,直到再不可见,直到他的喊声也再不可闻。

  ###############################################################################

  下章开始就是第二卷了,感谢这半个月以大家赏脸捧场。

  阳关会继续努力,不让大家失望

  快从新书榜掉出去了,大家给点支持吧,第一次在题目上加各种求。

  莫清宁从窝囊的“天下第一忍”到如今的月影卫影卫长,对雷孝乾由知己到倾心,一路走来

  该是有个转折,有个说法,有个定论的时候了。大家敬请期待。

  再谢各位……

  ###############################################################################

  那女的无感,总觉得那男的不错,有点雷大的意思吧?冷冷的。不过雷大应该更冷傲,凉薄一些,嘿嘿,上个图逗众位一乐#################################################################################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