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不白之冤(下)

  我跃身而下:“都给我住手!”侍卫见是我,停下了手中的军棍。

  “给朕打!”,雷孝乾下令,侍卫的手又扬了起来。

  我一掌击向侍卫的胸口,那两个侍卫瞬间倒地不得动弹。陈妃大喊一声:“护驾!”锦华苑内所有的侍卫拔出刀向我砍来,听雨,观山,望水起身而上,三人击倒冲在最前面的侍卫将我和看云护在中间。侍卫们知道我们的本事只是围住我们,却再无一人上前。

  我蹲下身子,抚着看云的后背:“看云,看云?听见我说话吗?看云?看云?看云你怎么样?”

  陈妃起身大呼:“好大的胆子!你们月影卫是造反不成?!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拿下!”

  侍卫们战战兢兢的出手,很快又被听雨他们放倒了一批。后面的还要往上冲,听雨大呼:“月影卫无心与大内侍卫动手,还请各位弟兄不要为难!不然,月影卫只好得罪了!”

  侍卫一听此言,又不再敢上前。

  看云慢慢睁开眼,摇了摇头,他在告诉我他没事。看云没有出声,我看懂了他的唇语:“陛下打杨真的一掌徒有其表,行刑的侍卫也是虚张声势,快走。别辜负了陛下的一番苦心。”

  我心一惊,难怪杨真受了他一掌还能撑过三十杖。我冲他点头:“观山,扶起看云,我们走。”

  陈妃大怒:“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月影卫是无法无天了!你们眼里可还有陛下?!”

  我听她此言冷笑一声看向雷孝乾。他似乎没有看我,而是死死地盯住我的左眼。那表情一如每次我犯错他在床上俯视我的样子,让我只看一眼就觉得自己被冰封。

  我朗声道:“月影卫自当为今日之事向陛下请罪,可月影卫只听从于陛下一人。公亲大臣尚不得对月影卫发号施令,何况是一个床上用的!”

  “你……大胆!来人,给我撕烂她的臭嘴!”

  望水大喊:“我看你们谁敢!”

  听雨一向沉着,今日兄弟被辱实在难忍这口怨气:“娘娘后宫之人,如今陛下在此,娘娘竟然当众指使起侍卫要对我们大人动手,难不成当我们月影卫都是死的吗?!”一语方毕,长剑一扬一收,距离最近的一个侍卫颈上的鲜血如泉涌一般喷出!

  侍卫无一人敢上前一步。

  我上前一步:“月影卫铮铮铁骨,虽忠于陛下却绝不会任人鱼肉。我莫清宁今日立誓于此,定要将此事查清真相。若当真是我月影卫之过,莫清宁自当亲押犯人连同自己向陛下请罪,但若让我查出有人有意要陷我月影卫于不义,月影卫定要他十倍来偿。今日之誓,若不能现,莫清宁有如此剑!”

  说完我夺过身边侍候的佩剑,两根手指将其劈断!

  “我们走!”

  我们几人飞身而起,我听到身后响起雷孝乾的声音:“别追了!想去送死吗?废物!”

  看云说他打杨真的一掌留情的,行刑的侍卫也是虚张声势。但是与不是,我都不想去求证了,难道我还能当面去问他吗?一时我竟想到在家中与他做了四年知己的时候。那时在半月涯边,我席地而坐,他站在我身边。我们一起看着山下流水远去。如今远去的,又何止是流水。

  我终于还是没有让自己回头看他一眼。

  观山背着杨真,望水背着看云。听雨走前,我在后。终于离开了大政皇宫。

  “大人,去哪儿?咱们现在目标太大。”

  “我把风,你去把前面那辆马车弄来。有人就给钱,没人先牵来再说。”

  听雨点头。很快就赶着车回来。

  “先上车再说。”听雨扶着他们上车,我顺手拿了旁边茶摊上一个客人带垂布的斗笠,我这眼睛太明显,如果雷孝乾派人抓我们,我的眼睛就足够暴露我们了。

  听雨驾车,我们五人坐在车内。

  听雨回头问:“大人,去哪儿?”

  “你上次不是说蒲然客栈有咱们的长包房?”

  “是大人,可是,所有的二等卫都知道那里。”

  不是我不相信自己的弟兄,实在是……现在不能冒这个险。“出城,一路往西边走。”

  观山问我:“大人,往西……”

  “走一步算一步吧,好在还有咱们四个。应该问题不大。”我也不能太悲观,毕竟起码的战斗力还在。“大不了,我们去西戎。”

  车里一阵沉默,那是逼不得已的做法。谁想到抓西戎奸细抓的风生水起的月影卫影卫长和四大一等卫竟然会沦落到逃到人家西戎去。

  ###############################################################################

  答辩结束,终于不用往市区跑了。

  我佛慈悲……

  ##############################################################################===$$$===$$$===$$$===#修改操作:738798 时间:2013-06-02 20:05:14#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