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大闹锦华

  火辣辣的日头,不出所料,雷孝乾又不上朝。

  我已经没有心思去想他这么有意宣yin是不是另有深意了,我现在想的只是:混蛋,快出来救我的人!你教过我的,月影卫虽然绝对服从,但没有一个是愚忠的。如今眼看着我的人陷入圈套,你怎么能不管!

  有人来了,还是太监。

  “大人,陛下刚才传话了,让您先回去。陈良娣身体不适,陛下宣了御医正在给陈良娣诊治。奴才斗胆听了一句,陛下说若是陈良娣不见好,陛下就不出锦华苑。”

  听了他这么一说,我气急之下到是有了个主意:你不是不管吗?那我就把事情闹大!不把你逼急了,你是不会动弹的。大不了再挨你一顿打!

  我一笑:“那他就准备老死在里头吧,他比陈良娣大二十岁,估计耗不过人家。”

  那太监听得眼皮一跳:“奴才没听见,奴才什么都没听见。大人,我好心劝您一句,回吧,惹怒了陛下,大家都不好过。”

  我再笑:“谢公公关心,但我今日找陛下可不是后宫那点子见不得人的脏事儿,可是为了这大政江山,到时候出了差错,误了大事,陛下责怪起来,难不成我说是公公劝我走的?”

  “你……这……”甩袖而走。

  还口口声声劝我,为我好?我月影卫第一课就是断人言真假,死太监,若不是演苦ròu计给里面的混蛋看,小心你下边没了在你上边儿也补一刀!

  混蛋果然沉得住气,脸皮也够厚,一会儿竟然让“身体不适”的陈良娣亲自来哄我。

  “大人,您这……日头这么毒,大人您还是先回去吧,别晒坏了身子。”

  “陈良娣这么快就好了,那就请陛下出来吧。”

  “陛下有些累,睡下了,有什么事我可以转达。”

  “定是累了,折腾到天快亮才消停吗。”

  小姑娘立刻就变脸色了。

  我就是要给雷孝乾难堪,他们若是敢跟我来硬的,我就敢在你锦华苑动手。是你不仁在先,别怪我不义!

  “大人放心,我一定一个字都不漏的转达,您跟我说是一样的。”

  “跟你说?你算是个什么东西!雷孝乾教我怎么说话的时候你还在家学做派呢!如今用得着你给我传话?!”

  我把嗓门提的很高,就是要混蛋一个字不漏的听见。

  “你……哼。”小姑娘就是不如老太监沉得住气。

  我就这么跪了一上午,混蛋一直没有露面。

  到了中午,还宣徐美人和程美人来锦华苑,说是南方新进贡的香瓜要与众美人一起享用。

  我又成了怪物一般的存在。徐美人和程美人声音很小,距离我也很远,但对于我的耳朵,只要她们出声我就听得见。

  “姐姐,姐姐,那人是谁啊,怎么在那儿跪着。后宫也是外臣乱闯的,还敢带着刀。”

  “嘘……小点声儿,我也是才得信儿的。好像是有什么出入后宫的特权,她可不是外臣,我偷偷告诉你,你可别乱说,说错了是掉脑袋的。”

  “嗯嗯嗯,姐姐你说,我zui紧得很。”

  “她是个女的!”

  “啊?!”

  “嘘……不要命了你,小心让她听到。”

  “女的……怎么?我的天啊。”

  “哼,瞧那狐媚德行,想接近陛下就明着来,还讨什么官职,要什么特权。我看再特权也不过就是想特权到龙chuang上去罢了,还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当真是个下贱坯子,不要脸的。”

  “可她干嘛这么跪着。”

  “示威啊!如果她和咱们一样的身份,陛下最近恩宠别人她哪敢这么明着来,还不是妖言迷惑陛下给她个什么特权才能来这出儿。呸,挂羊头卖狗ròu,别犯在我手里,不然我可不管她是干什么的有什么特权。先教教她这后宫的规矩再说。”

  我正愁每个由头,可算等到她这一句了。我拔出弯刀朝徐美人扔去,只见刀影在她身后一掠,又转向回到我手中。

  “呀!姐姐你……你的头发。”

  那蠢货竟然还浑然不知。

  “啊!我的裙子。”

  我一刀将她后背上散着的头发和背部的衣物斩断。既然你张zui闭zui都是下流FengSao的,就让你当着众人的面儿FengSao个够。

  一qun人掩着衣不蔽体的美人匆匆而去。

  雷孝乾终于忍不住出来了。

  我看着地,不想与他对视。

  他只是立在我面前,一字不语。

  我抬头看他,他眼睛微眯,一如我第一眼见到他。他的眼里像是探究,像是怀疑,像是警告,但究竟是什么,我当时读不懂,现在依然读不懂。

  他动了手指,是我们之间的暗语。我们商量过的,如果看不见对方就用敲击的声音,如果能看见对方,就动手指。

  “疯了?想死?”他质问我。

  我把手放在膝盖上也用暗语回答他:“我要救人。”

  “有本事就自己去救,没本事就滚蛋。”

  我紧紧握住拳头让自己不至于跳起来跟他动手:“当真不救?”

  他不再动手指,眼神冰冷的盯着我。

  我再也不想做这种白痴蠢蛋了!是谁说救人一定要靠他的?我的弟兄们怕给我惹麻烦不想来硬的,我就真的怕了?齐国公便如何,真动起手来,甩出弯刀先割了那老贼的狗头。要死要活我和弟兄们一起!竟然身为堂堂月影卫影卫长跪在一qun贱人面前让她们瞧热闹?

  雷孝乾说得对,当真什么头儿带什么兵,我这软蛋真给月影卫丢脸。弟兄们顾全大局为我着想可不代表我们月影卫就是好欺负的。

  我发给他最后一句暗语:“我自己救,你千万不要后悔。”

  其实我说这句话是没底气的,我和他什么关系?我有什么值得他后悔的,我对他而言不过就是个chuang上用习惯了的,等着被他调教的人多了去了。至于影卫长,我自己都觉得好笑。越想越觉得自己狗屁不是。

  羞辱,奇耻大辱!

  腿有些麻,我忍着痛尽量让自己看着自然。

  雷孝乾,你当真别后悔才好。

  我直接出了宫,发出信号把听雨,看云,观山,望水全部招了回来在秀女行宫附近的德天居茶馆会面。

  我沏好茶等他们,四人很快赶到,不动神色的坐下。

  “如何?”

  听雨先道:“大人,我查到了,昨天第一辆马车才是四个兄弟,是我大意了。”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人呢?”

  “顾鹏生个老狐狸,把那四个兄弟弄上马车在城内转了几圈又送回刑部大牢了。后来的六个兄弟还在城郊的破庙。”

  我点头,问看云他们:“你们怎么样。”

  “回大人,我们三个都已经画了,但是还没合,等着最后您定。”

  这是只有我们月影卫能听懂的暗语,就是说他们各自掌握了一些信息,还不知是否有用。

  “西戎奸细的事先不提,当下最重要的是先把咱们自己人救出来。”

  ###################################################################################===$$$===$$$===$$$===#修改操作:738798 时间:2013-05-29 11:27:41#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