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下跪请求

毒后,你不乖!:下跪请求
  还是只有徐美人的ShenYin和混蛋喘气的声音。

  他不可能听不见,那就是不想管。

  混蛋!

  我还没活腻,不可能冲进去找他。今晚只得作罢。

  我逆着冷风跃身回到皎月阁,向听雨他们四个方向发出了暗号,很快他们都给了我回信:无事。

  人没事就好,看来茹老货的确看不上我这个小喽啰,人家只跟雷孝乾玩儿。可混到到底是要干嘛?!

  混蛋!

  第二天一大早我来福熙宫门口等着,想趁着他上朝时候跟他说。毕竟还是没胆子在混蛋忙“正事”的时候把他从chuang上拉下来。刚一到福熙宫,小太监就朝我走来:“大人,陛下特意交代,要是您来了,让您先回去。陛下得空儿会宣大人的。”

  “陛下还在福熙宫?是,刚才李大人,张大人都来过了,陛下说今儿不早朝了,有什么事让几位大人午膳后去紫宸殿回。”

  不早朝不说,还直接把事儿安排在下午,就是说午饭也要在福熙宫用了?

  “陛下……没说什么是时候召见我?”

  “这个没有。”

  连个面都不见,让个太监来门口堵我,直接让我滚蛋?

  心里还是着急,中午又给听雨他们发了暗号,回答还是无事。

  晚上,我又从皎月阁跃下。混蛋竟然不在福熙宫,怎么,到中午才舍得走,这么快就腻了?

  很快我就找到了他,还真是换地方了。

  锦华苑,陈良娣,又是秀女。

  这次雷孝乾很清楚我在宫里,下午从紫宸殿出来直接去了锦华苑,晚膳也是在这里用的。我今天特意来的早了一些,别又赶在他忙正事儿的当口给他找不自在。

  “陛下,这是上午吴总管送来的。臣妾谢陛下赏赐,臣妾自知福薄,不敢独享,特意留到陛下来的时候呈给陛下,也算是借花献佛了。”

  “你这鬼灵精,用我的花,献我这尊佛?恩?”

  “陛下!”

  我没心情听他们郎情妾意,你侬我侬。这次发暗语上来动静就不小:“走投无路,性命攸关!”

  可能动静实在太大了,陈良娣都听到了:“陛下,屋顶好像有声音。”

  “是吗?”

  “可能是臣妾听错了。”

  “朕难得来一次,你却三心两意,难不成是怪朕不常来瞧你不成?”

  这混蛋真是老练的很,一句话就让小姑娘不会在把心思放在房顶了。

  “臣妾怎么敢,臣妾虽然只认识几个字而已,但也绝不是不容情理之人。陛下日理万机,臣妾不得为陛下分忧解愁,只盼陛下恩泽之时能尽臣妾之意便是最好了。”

  “好张巧zui。”

  “恩~陛下!”

  “你们都下去吧。”

  chuang铺的声音。

  我最后一次发暗语:“你当真不管?”

  “臣妾伺^候不周,还望陛下……恩……”

  他忙上了正事,还是不回应我。

  我起身要走,突然觉得不能这么算了。拔出弯刀猛劈而下,立刻劈碎了几块瓦片,瓦片落地之前我跃身而起。只听身后巨响,房顶留下一个大洞屋内光亮清晰可见。我在陈良娣锦华苑的屋顶掏了洞!

  不救我的人,大家谁也别想好过!

  侍卫听到响声破门而入。

  “啊!”陈良娣的尖叫。

  “大胆!都给我滚出去!”混蛋怒了。

  那个时候被一众人闯入,就算有chuang帏遮挡也足够奇耻大辱了。

  再被他打个半死也要出这口气!

  难不成我月影卫兄弟的命还不如一个贱人值钱?

  回到皎月阁,有人。

  “出来!”

  “大人,是我。”

  听雨。

  雷孝乾命令过月影网不许轻易来皎月阁,如今听雨在,看来刑部那里出事了。而敌人,似乎还没有行动。

  “什么事?”

  “大人,今天刑部大牢门口突然停了一辆车,是顾鹏生亲自来送的。从牢里押了四个人上去,很明显应该是咱们的人,可当时还是白天,我觉得有诈,就没有跟上去。晚上又来了一辆车,又押上去四个人,是被弄晕了的,头上还套着黑布。我猜是咱们的人,就跟了上去。果然,在城郊乱坟岗边上有个破庙,把人关在了那里。”

  “现在怎么样?”

  “他们故意做出假象,我看可能他们真的是动了杀心。可我盯了很久,他们只是在外面守着,没有任何行动,所以我猜测他们应该是在等命令。我就赶紧回来了,大人,我们怎么办……”

  我双手握拳,雷孝乾,王八蛋,要是我兄弟出了什么差池,我就砍了你的陈良娣陪葬!

  尽力让自己冷静:“这样,你派几个人先去把人救出来再说。咱们蒲然客栈不是有个常包间吗?”

  “是,身份特殊的犯人为了避人耳目一般都是关在那里的。”

  “把人救出来藏在蒲然客栈,记住:救人的和被救的一旦住进去,除了你亲自去接,绝对不许出来。”

  “是,大人。”

  “其他的……算了,先不管那么多,先把人弄回来再说。记住,如果和他们对上了,脱身就行,不要正面闹起来。毕竟我们月影卫身份特殊。”

  “大人放心。”

  “还有,你……你不要去了,派几个稳妥的弟兄去就行了,你身份也太敏.感。”

  “是,大人。”

  这个夜,太漫长。

  雷孝乾和他的女人,与我无关。只是听雨那里,千万别出事。我的兄弟,千万别出事。

  好像只睡下两个时辰,屋顶就有了动静。

  “听雨进来吧。”我和衣躺下。

  听雨跃下的很急,声响很大,他气息乱了,不好。

  “怎么样?”

  “大人,出事了。顾鹏生果然是个老狐狸,破庙里的人根本不是咱们的人。我派了六个兄弟去救人,可没想到他们刚进去外面就被重兵包围。如今那四个弟兄下落不明,刚派去的六个也被抓了。是顾鹏生亲自抓的,说咱们企图截走人犯。”

  我一掌下去拍掉桌子的一角。

  “大人息怒。”

  “如此处心积虑,分明是冲我月影卫来的!听雨,带上人,跟我去刑部大牢,咱们就是抢也要把人弄出来!”

  “大人,万万不可。他们机关算尽就是设好了陷阱等咱们钻,现在去闯刑部大牢等于明摆着劫狱。就是闹到陛下那里,我们也理亏。起初抓那四个兄弟还还说,能水落石出的一天。如今在破庙是被抓了个现形儿,咱们说不清的。大人,此事还要从长计议啊。”

  我咬牙点头:“没错,人家根本就不把咱们看在眼里,无非就是通过整咱们来挑衅陛下。可偏偏……”

  偏偏那混蛋忙着**帐里销魂处,根本不管我们。

  不能就这么算了。

  “听雨,你现在赶紧去给我查清楚那四个兄弟到底在哪儿。咱们还是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实在不行,还是得靠咱们自己。”

  “是,大人。”

  听雨走了。

  我,要去做我该做的。如果我是别人就算了,可我是月影卫的影卫长。二百多个弟兄不是只听我命令,这二百多条人命也要我负责。

  他们对雷孝乾而言也许只是杀人机器,但对我而言,他们是和我一样,用本事换性命的人。他们都和我一样是吃饭很快的人,因为你不知道是不是正吃着就会不知从哪儿落下一刀让你没命把这顿饭吃完。他们是和我一样是睡觉永远留着一只耳朵守夜的人,因为你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命醒过来。

  为了那些兄弟,皎月之下,我跪在锦华苑门口。

  雷孝乾,我等你。

  你不见我,我就跪在你们前等你。

  跪给你和你的女人看。

  你说过我不只是你的女人,所以那些只是你女人的人在你怀里躺着,我在你门口跪着。

  ###################################################################################

  虐的时候要来张甜图

  ##################################################################################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