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刑部要人

  我和听雨分开,他守后门,我从正门进了聚宝斋古玩店。为了观察仔细,我有意看了很多物件,还特意让他们把老板叫出来。老板看我衣着不凡以为钓到了大鱼,带我把后院专门藏镇店之宝的地方也看了。为了不引起怀疑,我四百两买了台前朝名家霍如意的砚。

  走到后门,听雨等在那里。

  “大人,如何?”

  我摇头:“没什么异常,可能这条路不对。回去吧,看看那边有什么动静。”

  “是。”

  我们回月影楼等了没多久,派去润浦街的弟兄们也回来了。

  听雨替我问过后来向我汇报:“大人,我问过他们了,润浦路有四十二号也有二十四号。一个是医馆,一个是酒楼。弟兄们进去查了一遍,没发现异常。”

  我不禁皱眉:“难道这条路走错了?来,听雨,我们一起理一理思路。我们从柳树巷找到了密道,从密道找到了轩亦斋刻书坊,又从齐尚云那里把线索重新引回柳树巷的密道,坍塌的密道中找到三本书,从书中查出几个字,咱们判断这可能是个地名。然后确定了三个地点:古玩店,医馆,酒楼。但这三个地方却都没有发现异常……难道哪里出了错?”

  听雨认真思索,他也没有答案。

  我的直觉告诉我,应该没错。

  “听雨,把地图拿来。”

  混蛋教过我,题图对于追踪而言,意味着出路。

  我们摊开地图。

  “大人,有什么发现吗?”

  果然!“听雨,看!”我手点着一处。

  听雨顺着我的手指看:“大人,这是秀女行宫。”

  我点头,然后我在地图上用笔标记出了四个地方。

  听雨看了我的标记赫然道:“大人,这不是巧合!”

  我一笑:“这当然不是巧合!”

  柳树巷据点,轩亦斋刻书坊,聚宝斋古玩店,在地图上显示出一个SanJiao的形状,而秀女行宫就在这SanJiao的正中心。

  “听雨!”

  “属下在。”

  “你现在就去安排,兵分三路。古玩店,医馆,酒楼各派一队人马。这次不用偷偷摸摸直接搜,有反抗逃跑的直接抓!但记住,要活的!”

  “是,大人!可是……大人,题图中医馆和酒楼的位置不在SanJiao中,也要查吗?”

  我摇头:“听雨,从这个包围秀女行宫的SanJiao我们确定了柳树巷,刻书坊,古玩店三个地方,所以我们很可能把在SanJiao之外的医馆和客栈排除。这是一般的正推理,如果敌人奸诈用的是反推理呢?”

  “您是说……医馆和客栈也有问题?”

  我叹气:“都是猜测而已,没得到答案之前什么可能都不能放过,去吧,都查一遍再说。”

  “是,属下遵命。”

  天已经快亮了,但这个早晨对我而言,无疑是漫长的。

  我要让自己休息一会儿,必须要保证自己头脑的清醒。其实我很清楚,让兄弟丧命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齐尚云一开口我就立刻下令让弟兄们去密道找盒子,竟然没想到会是个圈套。好大喜功也好,考虑不周也好。都是我的责任。

  我也不清楚自己睡了多久,门外有了脚步声。

  听雨推门而入,给我端了些吃的。

  “大人,天亮了,吃点儿吧。”

  “情况怎么样?”

  听雨不语。

  “有话直说,这几个地方也只是我们的猜测,因为我们判断失误查不到结果也是理所应当。”

  听雨还是不说话。

  “难道更糟?”

  听雨缓缓开口:“回大人,聚宝斋古玩店又仔仔细细搜了一遍,没有任何发现。天然居酒楼出了点麻烦。”

  “什么事?”

  “兄弟们搜身的时候必然和在场的人有身体的冲撞,谁知就突然有人倒地不起,很快就没了气息。”

  “出了人命?”

  听雨点头:“大人,这一定是有人在背后要陷害我们,等刑部的人赶到的时候在场的食客中竟然有目击证人说是咱们弟兄打死那人。而最棘手的是……天然居酒楼幕后真正的东家是茹一鹤的义子,贾廷忠。”

  又是这老狗。雷孝乾现在抽身无术暂时不动他,他倒是等不及要上路了?!

  “咱们的人呢?”

  “刑部大牢。”

  “混账!他刑部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动我月影卫的人!”

  “大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明着是贾廷忠对付咱们月影卫,暗里,是茹一鹤又在和陛下较劲了。”

  “老贼,找死!”

  “大人息怒。”

  “医馆怎么样?”

  “回大人,医馆倒是没发现什么异常。”

  “有没有异常的都以后再说,这几个地方都有问题,无非就是咱们有没有发现。但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把弟兄们弄出来。你现在赶紧给看云他们三个发信号,让他们三个到刑部大牢等咱们。我倒要去会会这个刑部尚书顾鹏生,看他有几个脑袋敢惹我月影卫!”

  顾鹏生,就是知府张大人的姑父,我今日是要遇见故人了。

  一个时辰后,刑部大牢门口。

  我特意让看云带来我月影卫影卫长的正装,听雨他们四人也换上了月影卫四大“一等卫”的正装。名正言顺要人,当然是人越多声势越浩大越好!刑部一qun酒囊饭袋我还当真是看不入眼。

  望水对我耳边道:“大人,顾鹏生此人生性油滑,而且他从中进士就是茹一鹤一手提拔的。此人恐怕不易对付。”

  我点头。

  听雨道:“大人,姓顾的来了。”

  一个个子偏矮的胖子从里面走出来,八字胡,尖酸相儿。

  观山心直口快:“果然什么主子养什么狗。”

  看云话不多,一笑。

  “影卫长和四位一等卫亲自来这刑部大牢,小人惶恐,让大人久等,请大人责罚。”

  我笑的很和善:“顾大人,我们这次来一没有任务,二没有皇命,对我们几个不速之客的贸然来访,顾大人不嫌不能不懂规矩就很是看得起我们月影卫了,您何罪之有啊。倒是顾大人,每日劳苦奔波,我倒是要替百姓感念顾大人的恩的才是。”

  那蠢货快弯腰九十度:“大人折杀小人了,小人说是个刑部尚书,说白了,也就是个牢头儿,帮陛下看看犯人而已。那比得上大人您啊,月影卫个个身怀绝技,小到江湖大盗,大到军情线报,还不是您老一句话。”

  “行,客气话我就不多说了。今儿来,定是要给顾大人您找不自在了。”

  “大人你折煞我,只要是我顾某能办到的,您老一句话。”

  “爽快。今儿从天然居带回来的我四个弟兄,我现在要带走。”

  #################################################################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