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深入线索

  “大人,您三思啊!”听雨挡在我前面。

  我一把推开他:“他们是不是你兄弟?恩?是不是!我三思?他们杀了我的人他们三思了吗?这笔账我找谁去算!让开!不让我连你一起杀!”

  听雨跪在我面前:“大人!我知道大人拿我们当兄弟。可是大人,陛下再三叮嘱过,他们一定还有别的同伙儿,行动的时候切不可打草惊蛇,您这样……一定会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以后再抓起他的人就难了。如果我们的线索就此断了,那……那几个弟兄就白死了!”

  听雨说得对,不能意气用事。不能让兄弟白白牺牲。我要把他们全都挖出来!

  我顺了顺气息:“你说的对。听雨,赶紧通知观山来给杨真好好医治。牺牲的几个兄弟好好安葬,安顿好他们家里。都安排好了赶紧跟我走,咱们去出事的地方看看。”

  “是,大人。”

  我得谢谢听雨拦住我,不然真是悔之晚矣。弟兄们的死就没有价值了。

  我和听雨看着几个死去兄弟的尸首被抬出去后,开始再次检查现场。

  密道很明显是被火药炸塌的。

  听雨用手指捏其一点粉末仔细问了问:“大人,和搬开柜子时的火药是一样的。”

  “查,仔细查这火药,这是一条线索。用一次可能是偶然,重复使用就说明他们的火药是有固定来源的。这个弄火药机关的人很可能就是他们组织中的一员。仔细查。”

  “是大人,已经吩咐下去了。”

  我们又查了一遍现场,依然没有任何发现。我发现我们这么查似乎只是在中心的外围,并没有触碰到核心:“听雨,咱们找找看,齐尚云说的那个要搬开的石砖是哪个。我总觉得怪怪的,他若是不愿出卖他的组织大可闭口,何故撒了这么一个谎呢?只是为了折咱们两个弟兄?搭上自己性命不说还救不了妻儿。这说不通,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听雨点头马上去找。

  “大人,应该是这个,石料虽然炸碎了,不过和密道其它地方的材质不一样。”

  “大人你看!”听雨在废墟中找到一个完整的方形盒子,“大人,这会不会就是齐尚云说的‘小黑盒’。”

  “或许,打开看看。”

  听雨慢慢打开盖子,他的手把盒子放的离我们很远才打开,怕这又是个机关。

  结果没有。

  “只有三本书?《无有斋诗话》,大人,三本一样的,都是《无有斋诗话》。”

  “无有斋是前朝诗人方青的书斋,方青是龙睿年间人。”

  “那这三本书已经有四百多年了?”

  我点头:“而且是真品,不是后人仿的。”

  “齐尚云在如此重要的密道里藏三本诗话干什么?而且……看到他的人估计已经死了。他是在隐藏这三本书吗?”

  我点头,只有这个解释。

  听雨把三本书都翻了翻:“大人,没有夹层。”

  我接过那三本书。《无有斋诗话》。里面没有夹层,纸张也没问题,难道……是里面的字有问题?我偶然翻到扉页:龙睿七年刻本,龙睿二十四年课本,景仁十七年课本。——虽然都是《无有斋诗话》但却是三个不同年代的课本。难道这真的只是轩亦斋的镇店之宝这么简单?不可能,这东西藏在这里分明就是鱼死网破的意味。敌人进来,密道坍塌,这三本书也就被深埋于地下了。那这书中自然就有他想隐瞒的秘密!这秘密一定就藏在书中,不是纸张的问题,那问题就一定出在字上!

  “听雨!我们把这三本书校对一遍,一个字一个字的对一遍,一个字都不能错不能漏!”

  “是!”

  我和听雨把书摊在地上开始逐字的校对,耐心是月影卫的基本功。

  等我们抬头,天已经黑了。

  “来,汇总一下。”

  三本书版本不同,定有差异。我相信,这差异就是我想从齐尚云嘴里撬开的东西。

  “大人在这儿,”听雨把我们校对出不一样的地方记录了下来,“四,润,浦,二,兴,这四个字在这三本书里因为版本不同,略有差异。可是大人,这……这什么意思?”

  “说不准,只能靠运气了。凭直觉……你觉得像什么?”

  直觉,对月影卫来说是极重要的。

  听雨思索着:“四,二是数字。润,浦,兴……大人,我觉得像是地址。”

  我点头:“不错,我也觉得应该是个地址。拿地图。”

  我们把地图摊开在地上,先确定了柳树巷和轩亦斋刻书坊的位置。

  “找,和这几个字有关的地方。”

  四……润……浦……二……兴……

  听雨很快在地图上标出一个地点:“大人,这儿,润浦街!”

  我顺着听雨标注的地方看,的确有润浦街。

  “大人还有,这里还有个兴润街。到底哪个是?”

  我摇头:“不好说,这是个障眼法,不止一个答案就是为了干扰我们判断的。但事到如今这是我们唯一的线索,且不说我们只确定了两个位置,哪怕是一百个,我们也得挨个儿查。四,二应该是标记。你派几个弟兄去润浦街,你跟我去兴润街。告诉弟兄们把街上的四十二号和二十四号都查一遍。里面的人一个都不要放过,但动静儿别太大。还有,千万小心,不要冒险。有什么情况直接回月影楼,咱们回去商量以后再说。”

  “是,大人。”

  听雨去安排了任务后,我们一起去了兴润街。

  我在街口等着,听雨把整条街走了一遍回来:“大人,这条街没有四十二号,只有二十四号。我没贸然进去,在门口转了一圈。是个古玩老店。”

  “古玩店的话……有些棘手。”

  “大人何意?”

  “这里是京城,俗话说‘什么人玩儿什么鸟儿’。京城的古玩店就算是赝品也不会低于五十两。来来往往的客人虽然多,不过既然是老店,必定有稳定的客源。我们这生人贸然进去,会引起他们怀疑。”

  听雨也觉得有道理:“可是大人,除了进去看看,没有别的方法了。如果发现有任何异常,下次直接多带些人,先把整条街封了,人全都带走。不论是谁也插翅难飞。”

  “也只有这么办了,那古玩店有没有后门?”

  “有,我刚才特意去后门转了转。”

  “听雨,你去后门守着,我从前门进去,如果没有问题我出来后去后门与你会合。如果万一惊动了他们,你在后门直接抓人。”

  “大人英明。”

  “去吧,小心。”

  “是。”

  ###################################################################################===$$$===$$$===$$$===#修改操作:738798 时间:2013-05-26 17:43:51#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五一看书天天乐,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4月29日到年5月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