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兄弟惨死

  杨真很快回来了。

  “怎么样?”

  “回大人,院子里有人,我没有走出屋子,我检查了屋里的东西。这里很多雕版,应该是个刻书坊。”

  “恩,先回去。”

  密道很小,不能调头,我们只能略显狼狈的退着爬回去。

  再回柳树巷,听雨已经带着几个处理伤口的弟兄回来了。

  我问:“怎么样,严重吗?”

  “大人放心,只是皮外伤。”

  “别大意,回去让观山给他们好好看看。”

  观山医术了得。

  “是,大人里面怎么样。”

  我拍干净身上的灰尘下令:“这里留人看守,他们很可能认为这里被我们查过已经安全了,很可能会从密道再回来。留守的兄弟一定要小心,不可大意。从这里为中心,四周五百米所有的刻书坊都给我仔细查一遍,每间房子都要给我查到。找出一家其中的一间房内的柜子移开后有暗门。他们可能会反抗,多带人手,不可大意。”

  “是,大人!”

  听雨给手下人安排任务,我和剩下的几个人把这里再做一次认真的检查。

  柳树巷,密道,刻书坊。

  我要做给雷孝乾看看,我非但不会死,还会完成的很好。

  过了将近一个时辰,听雨回来:“大人,找到地方容易,可要摸清里面的环境,找出咱们要的人最快也要明天了。要不您先回去,我在这儿盯着。”

  我摇头拒绝他的好意,杨真此时从外面匆忙跑进来:“大人!找到了!”

  “什么找到了?”

  “那个刻书坊找到了,叫轩亦斋。人我们也抓到了,是轩亦斋的老板,叫齐尚云。”

  “这么快!”听雨也不敢相信。

  “我记得密道的方向是朝南的,就重点往南查。我们的人进去说要见老板。伙计说老板就来,可等了很久也不见人。我觉得有蹊跷就闯进后院。齐尚云已经跑了,我们在后门抓到的人。”

  “好。人呢?”我没想到这么顺利。

  “回大人,他们肯定还有同伙儿,路上不安全。人还在轩亦斋,我留了三个兄弟看着。”

  “好,你们雇辆车,把人直接带回月影楼,路上千万小心。说不定他的同伙儿已经发现出事了,记住,陛下说过,这次的西戎奸细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严密的组织。咱们是从柳树巷拉出的这条线,一定要顺着这条线把他们的人全部挖出来。这之前绝对不能有片刻的大意!”

  “大人放心。”

  “我们分两路。人我亲自审。”

  “是,大人!”

  月影楼可以认为就是月影卫的总部。内设监狱,审讯室,练武场,兵器房,文案室,可以说是一个很齐全的地方。

  如今我坐在一边,听雨和杨真站在我两侧,对面就是那个刚抓到了轩亦斋老板,齐尚云。

  听雨在路上给过我建议,齐尚云在他们的组织中一定处于最下曾,我们能第一个找到他就是最好的证明。因为密道一旦暴露最先暴露的就是他,如果是重要人物一定是要被保护起来的。所以大可不必在他身上浪费时间,直接用刑再审还省力些。

  我拒绝了,不是我仁慈见不得人过刑,只是……和一个血肉模糊的人面对面,我恶心。

  而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有那个自信:不用刑,我也能让他开口。

  “齐老板,得罪,希望我的手下没有怠慢您。”

  齐尚云泰然自若:“客气,我倒是不知道这大政月影卫的影卫长竟然是个女的。”

  我一笑,愿意说话就行。开口就能判断他在想什么,开口就有漏洞。

  “那齐老板定然是不会为难我一介女流之辈了。”

  齐尚云也笑:“好说,齐某是个生意人,向来懂得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的道理。”

  “痛快,开门见山的我也喜欢。我不为难您,也不麻烦您。那晚从柳树巷跑出来的人是谁,你们组织里都有什么人,我只要这几个名字。”

  “原来堂堂月影卫影卫长专程找我来是为了这个,我以为是为了我手中的几本珍本藏书呢。”

  “那是您的宝贝,我不敢动。我只要几个名字,若是不行……您只用告诉我你们的联络方式,我们自己找。立刻放您回去,绝对不会说出去我们有过合作。如何?”

  “听起来不错。”

  我觉得此人不难对付:“还望齐老板成全。”

  “那咱们就名人不说暗话了,你们大政抓我们西戎的奸细没有一千也有九百了,我们反水的,有几个呢?”

  我的笑容僵在脸上。

  齐尚云又笑道:“听说进了这月影楼的,想再出去,不是留下话就得留下命。我倒想见识见识,您不会这么和我干说吧,不用个刑什么的?”

  杨真怒身上前被我叫住:“杨真!”

  我倒是小瞧了他:“齐老板,我最不喜欢打打杀杀的那一套。我知道,你不怕死,但你怕不怕不死不活啊?听雨,把人带上来。”

  一个女人和一个九岁的孩子被带进来。

  “尚云!”

  “爹!爹救我!他们刚才给我吃了奇怪的东西,好苦,爹救我!”

  我挥手让听雨把人带下去微笑而道:“半月散。您对我们月影卫这么熟悉一听说过。虽说名字叫‘半月散’,但发作起来可用不了半个月,只要半个时辰。这药很是珍贵,您是贵客我才给尊夫人和小少爷一人备了一颗。是一家团圆,还是两具尸首,你自己决定。我这人最不愿意干涉别人家务事。不过……这‘半月散’的半个时辰里……唉,反正我是不忍心看,药性发作人脸色惨白如月,故名曰‘半月散’。齐老板,您要三思啊。”这一句说完我竟然觉得浑身痛快,就算你还是不招,起码害死妻儿的罪名也让你背到地底下去。

  齐尚云果然坐不住了,身上带着枷锁也要冲上前跟我厮打,虽然他被锁在凳子上根本不能动弹:“妖女!你这妖女!女人孩子也不放过!有什么你冲我来!竟然用这种下作被逼的手段!你畜生!不得好死!”

  “齐老板,我得不得好死无所谓,关键是您再不做决定,半个时辰之后这不得好死的就不是我了。……啧啧啧。听雨,把齐夫人和齐少爷送远点,一会儿疼得叫起来我可不愿听。”

  “是,大人。”

  转头对齐尚云:“齐老板,主意您自己拿。我只留您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您就是不招我也放您走,你还回去当您的老板。咱们就当没见过面,一切就当没发生。我这人从不强人所难。”

  “妖女!你……你当心下地狱!”

  “地狱我早下过了,”,是被雷孝乾拉下去的,“我将来也肯定会再回地狱去。”雷孝乾说要我陪他一起下地狱。“所以就不牢您操心了。据我所知,齐夫人是我们大政人。你们西戎人不是一直都说我们大政人是‘怂狗’吗。恕我直言,齐夫人相貌一般,您不如就此机会甩了她这个拖累。至于齐公子……身上总有一半‘怂狗’的血吧。死就死了,您说呢齐老板?哈哈哈……半个时辰,您好好想清楚,听雨,杨真,咱们出去。”

  “是,大人。”

  我们三人走出审讯室。

  听雨对我低声道:“大人,他……”

  “我也不知道,西戎人性格坚毅,未必能为了救老婆孩子开口。等着吧,半个时辰后再说。”

  “是,大人。”

  这半个时辰我并不好过,“半月散”是骗人的。可如果齐尚云果然铁石心肠不顾自己妻儿性命我又当如何呢?

  混蛋教过我,审犯人要对症下药。他的症,我找对了吗?

  听雨在外面敲门:“大人,齐尚云说要见您。”

  我立刻从床上弹起和听雨一起回到审讯室。

  “如何,齐老板?”

  没想到他开门见山:“柳树巷那间房子通到轩亦斋的密道内,有块石砖是空心儿的,把石砖搬开里面有个小黑盒子,有你要的东西。”

  “齐老板果然是个通透人,我答应您,东西到手立刻放您一家三口回去。”我转身到:“杨真,你马上带人去。”

  “是,大人。”

  我对听雨低声道:“你在这儿好好看着他,东西没拿到之前,他一刻也不能离开你的视线。”

  “是。”

  我回到月影楼的最高层,那是我休息的地方。

  齐尚云招供似是情理之中,我用他老婆孩子的性命逼他。可这一切似乎来得有些太容易了,但哪里出了差错我又无法判断。

  如果雷孝乾在这里,他会怎么说呢?他会和我一样的做法吗?

  我感觉有些累,躺在榻上想睡一会儿。

  还没睡着听着门外急切的脚步,我猛然站起身:很不好的预感。

  听雨连门都没敲直接推门而入:“大人,齐尚云有些不对!”

  我话都没听完就夺门而出,听雨紧跟我身后。

  走进审讯室,齐尚云口中不住往外吐血。

  “快,扣开他的嘴!”

  听雨和他的手下一个掰齐尚云的下巴,一个撬他的嘴。

  我大喊:“别让他把东西吞下去,给我掏出来,不能让他死!”

  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齐尚云眼睛睁着,嘴角满是血,一只手垂落下去。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大人,他……服毒了。”

  服毒我知道,这必然是服毒。可我那种不详的预感却不止是如此,出事了,一定还有别的事。

  杨真此时东倒西歪的跑进来,身上满是灰尘和血迹:“大人!”只喊出一声就颓然倒地。

  我一把扶住他:“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杨真口中吐血:“大人,我们……被齐尚云骗了。那个密道中的石砖是个陷阱,我们把石砖搬开,密道就……就塌了。三百多米的密道,被火药炸的粉碎,大罗神仙也逃不出去。我在外面等着,只是受了伤,进去的两个弟兄都……都……”

  两个月影卫!因为一个西戎奸细的谎言被活活砸死!

  两个月影卫!我平生最恨的就是有人死!

  “来人!”

  “属下在。”

  “把齐尚云老婆孩子的人头给我剁下来挂在轩亦斋门口示众!”

  ###############################################################################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