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余惊未定

  昨天留的“念想”已经很深刻了,不用再多说一字。

  早上,我带上听雨和十个弟兄来到柳树巷。

  虽然听雨说手下人已经把这里翻了好几遍,我还是要求他们再搜一次:“就算他们走前是做了准备的,也一定还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一个角落一片废纸也不许放过。”

  “是。”

  我叫来听雨。

  “大人,您吩咐。”

  “附近的人都问过了吗?”

  “回大人,都问过了,附近的人都说虽然没和这家人有过什么接触,但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这家常有人吗?夜里亮灯?”

  “是,每天夜里都亮灯的,窗户上还能映出人影。”

  雷孝乾所猜不错,这里不可能只是那个奸细一个人来。她做不到天天离开秀女行宫,这屋里一定有别的人。

  “那天那人仓皇而逃一定是发现了你们,他是要牺牲自己把你们引开,这说明屋里的他想保护的人才是最重要的。或者……他是想保护这屋里的东西。”

  “属下办事不利,请大人责罚。”

  “自家兄弟,不说这个。”我不是虚伪,听雨是第一个教我实战的人,平时我总和他们在一起。甚至比和雷孝乾在一起的时间还长,绝对是兄弟。

  “大人,有件事虽然我不确定,不过还是想跟您报告一下。”

  “说。”

  “那晚那个躲进秀女行宫的奸细是我伤的,我和她交手时间最长。虽然她蒙面,但我还是依稀能觉察,她应该是个女的。”

  我点头:“很有可能,陛下认为她就是剩下的二十一个秀女之一。所以,你要跟在行宫内外安插的弟兄们好好交代,对立面的人时刻留意。进去的,出去的,全部彻查,一个都不许放过。”

  “是,大人放心。”

  过了足有半个时辰,还是什么也没发现。

  我在屋里慢慢的走着,这的确是一间再普通不过的民宅,没有任何可疑之处。但我还是觉得……

  我叫住听雨的一个手下:“你,过来。”

  那人恭敬的对我行礼:“大人请吩咐。”

  我走到窗前:“这儿附近都是什么?”

  “回大人,这里离巷口很近,巷口又通着闽江街,福全街,葫芦巷。这个屋子西面是泰和楼,北面是茶馆街,东面是天香楼。”

  他边说边指,我看的很清楚。

  “茶楼,胭脂铺,成衣店,澡堂,就是说这里附近人流很密,而且这整条街都能和闹市区通着。”

  “是,大人。”

  我招来听雨:“听雨,你说,他们为何选这里作为藏身之处。”

  “为了撤离的时候可以藏入人群中,便于脱身。”

  “不错。那既然如此,你不觉得这里少了些什么吗?”

  听雨想了一下:“请大人指点。”

  “就算门外人流密集,他们也总得逃出这间屋子才行。他们会把敌人想的那么笨,从门口窗户大摇大摆的出去吗?”

  “您的意思是……他们不会从门口或者窗户逃走?”

  “越是人多,你夺门而出或者翻窗户反而更容易引人注意。”

  听雨没有回话,认真的思考,很快有了答案,转身对身后的手下下令:“一定有暗门或者密道,找!”

  “是!”

  我和听雨也走到墙边一寸寸的敲击墙面,一定还有别的出口。秘密的藏身地不可能只有一个门,他们设想的最周密的应该就是隐藏与转移。

  一个空的柜子。

  我问手下:“这个柜子……你们来的时候就是空的?”

  “是大人,一直是空的。”

  屋里最大的家具,竟然是空的。难道是逃跑的时候把里面的东西带走了?这么大的柜子,只有两层,说明里面放的一定是体积很大的东西。那又怎么可能随身带,就是销毁也应该留下很多残迹,可现场什么都没有。这只能说明,这柜子本来就是空的,从来不放东西,那么……

  “来人!”我下令:“把这柜子推开。”

  “是。”

  但他们用力了很久,柜子纹丝不动。

  两个月影卫一起用力竟然推不开一个空柜子?

  听雨道:“大人,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我只是闻到刺鼻的味道还没来来得及反应,听雨大喊:“大人小心!都趴下!”猛然间把我扑倒。

  一声巨响,屋内顿然尘土飞扬。

  柜子是机关,移动就会引发机关,引爆火药。

  我们等到彻底安静才起身,我问:“大家没事吧?”

  听雨把在场的弟兄都检查了一遍:“回大人,两个受了伤,不重。”

  “先找个地方处理伤口。”

  “大人……以前……没这个规矩,都要等任务完成之后才能……”

  “现在我是影卫长。”

  听雨低头:“是,大人。”

  我亲身经历过,我知道一个人要经过怎样的训练与考验才能成为一名月影卫。又不知有多少人费尽心力却没有通过考验而送命。

  我不希望牺牲他们任何一个人,他们太珍贵了。我珍惜他们的命,正如珍惜我自己的。我们都是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又被那混蛋拉回来的人。

  受伤的撤走,我吩咐剩下的:“柜子有问题,过去看看,小心。”

  “是,大人。”

  三人耐心的检查了一遍:“回大人,柜子的后板层是个门,可以推开的。如果不是推开里面的一层而是搬动柜子就会触发机关。柜子后面有密道。”

  我点头:“把火药的残余收集好带回去,三个人跟我进密道,剩下的在这儿等着。”

  “大人,密道中恐怕还有机关,还是我们进去吧。”

  “听我安排。”

  他们不在多言。

  我带着三个人走进密道,这密道很低,只能弯着腰通过。一人在前,两人在后,我在中间。

  我们爬了很久才遇到一个“门”,大家停住,我问道:“大概爬了多远?”

  “回大人,起码三百米。”

  跟我估计的差不多。

  我对前面的人道:“杨真,你先进去,切记注意安全不要冒险。如果没人,确定那里是什么地方就立刻回来,不要被人发现。”

  “大人放心。”

  杨真转动密道壁上的开关,“门”就从一旁打开。从这里可以看到外面还是一个类似柜子的东西在遮掩。

  我马上道:“杨真小心!”我怕再是火药。

  但是没有,杨真搬动了柜子已经跳出了密道,只小声回了我一句:“大人放心。”

  也是,刚才的地方是他们的藏身地,如果有外人来就证明他们暴漏了,来的只会是敌人。只有敌人才会移动柜子触发机关,为了隐藏密道所通之处一定让敌人死在密道外。而这里是他们的逃生地,他们自己人也要开门移动柜子才能走出密道,怎么可能还会有机关呢。

  不禁感叹,自己还是太嫩。刚才如果外面有人,我的声音已经完全可以使自己暴露了,想到此不禁一阵后怕。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