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出师不利(下)

毒后,你不乖!:出师不利(下)
  “什么意思?”

  他往前迈了一步,shen手一指钟楼的西方:“往那儿看。”

  我顺着他的手指,不禁一惊:“那里是秀女行宫!”

  雷孝乾点头:“西边是秀女行宫。刚才吃汤圆儿的地方前一个街口是琉璃街,再过一个街口就是柳树巷,柳树巷不就是你的人发现的那个奸细的藏身之处吗。”

  “不错。那又如何。”

  “今天你去行宫的时候我找看云来把他们抓人的始末从头到脚的听了一遍。”

  “所以你现在带我出来是来印证你的推断的?”

  他点头。

  “你的结论是,我们被那个奸细骗了?”

  再点头。

  “为何?”

  “看云说,他们当时从下午就埋伏在柳树巷,等到晚上的时候那人出来的。听雨说他记得很清楚,那人出来前他们听到了整齐的锣鼓点儿。”

  我也跟上他的思路:“也就是说,那人从柳树巷出来,是在琉璃街开始舞龙表演之后?”

  “对。看云还说,等他们一路跟着那个奸细到了秀女行宫外听到了钟楼的钟声。”

  “就是我们刚才听到的那个钟声。这应该没问题,行宫离钟楼不远,他们肯定能听到。”

  “所以你们被那个奸细骗了。”

  “我不懂。”

  “你想想看,我们刚才从琉璃街到这里脚下不停的赶,还没到秀女行宫就听到了钟楼敲钟。而那个奸细是和看云手下的人打了一场,带着伤逃跑的,看云他们见着那人进了行宫才听到敲钟。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们没到秀女行宫就听到了敲钟,看云他们追刺客追到修女行宫才听到的敲钟。路程比我们远,却到的比我们快,何况那人还受了伤,这怎么可能?”

  “对啊,我们刚才虽然没尽全力不过也不慢了。”

  “这只能有一个解释。”

  我答道:“那个奸细逃到秀女行宫不是走投无路,临时起意。而是他很明确的就要往行宫跑。而且他对地形和路线非常熟悉,走的是从柳树巷到行宫最近的一条路。”

  雷孝乾一笑:“说的不错。”

  “那……他不是太冒险了吗,行宫内外也有人把守,他就能确保自己脱险不被发现?”

  “你还是想的简单了。他这么做是因为他有底气,他知道一旦进入行宫他就安全了。因为,他就是行宫里的人!”

  没错,只有这一种解释。外面的人怎么敢没事往那里闯,活的也要闯成死的。到时候外面一堵,里面一抓就是瓮中之鳖了。只有到了行宫就安全,他才会不顾一切的往那里跑。虽然凶险,却能一搏。

  “可是……他如果藏身于行宫为何还要冒险出来呢。而且去的时间不短,很容易暴露的。”

  “所以说你们被他骗了。他所做的一切无非是要掩盖一个事实。”

  我等他的答案。

  “柳树巷,根本不是他在城内的一个什么家。如果我所料不错,那应该是他们的一个据点。他冒险而去,就是刺探出情况,要去那里将情报交给他的同伙儿。他们一定知道这个据点被人发现了,这个人才不得不出现把看云他们引开,他又选择冒险回到行宫,就是为了转移注意力把目光引导行宫,放松对柳树巷的警惕,让里面的人跑。”

  我攥拳:“混蛋!”

  现在已经隔了一天了,里面如果还有别人,早跑了。真有什么重要的证据也一定被他们带走或者销毁了。这个柳树巷据点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用处了。而且他们这次吃了亏一定会更加谨慎,以后再想抓他们会难上加难。

  雷孝乾看出了我的忧虑把我往怀里一揽:“别急,派人好好去柳树巷查,里里外外再搜一遍。他们再怎么想毁迹也是在匆忙之中,必然会有漏洞。再派人把整个柳树巷都查一遍,特别是旁边人。总能查出些有用的。”

  我点头,但还是觉得可惜。第一次接手任务,就让人给耍了。

  我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以后怎么办。”

  他一笑,双手从腰下把我环住:“偷懒啊你,谁是影卫长?”

  “亡羊补牢都不帮忙是吧?成,我明儿就去行宫,反正那人身上带伤,我把行宫所有的人都扒了衣服查一遍,我就不信找不出来。到时候把你的小秀女都给扒了你别心疼,我手下都是男的,你别说我给你戴绿帽子。”

  他笑得肩直抖:“丫头,你就坏吧。不过师父也不怕你,你敢动我的秀女,我就治你个**后宫之罪。到时候就公告天下说陛下为了抓危害百姓的大奸大恶之人,竟然连自己的秀女都给人随便查。你说到时候百姓得多感激我,我无所谓。”

  我气的用后肘撞他,被他截住。

  废话归废话,他还是要嘱咐的:“这事儿急不得,柳树巷,行宫,两边一起查。”

  我想了想:“要不,咱们换个方法。”

  “说来听听。”

  “咱们别只盯着眼前,你不是说柳树巷是他们一个据点吗,里面一定还有他的同伙儿。咱们激他同伙儿现身如何。咱们暗地放出消息,就说已经知道此人就藏身在行宫之中,然后再对行宫内所有的人进行排查。再在城门,码头设上关口把他们逼上绝路,他们一定会有动作的。”

  我得意的再追加一句:“怎么样?”

  雷孝乾一哼,送我一字:“傻!”

  我不甘:“为什么,我说错了吗?”

  “你以为他们一定非要保住这个人不可?对于奸细来说最重要的不是组织中每个人的安全,而是不论发生什么情况都要保护好整个组织。他们不可能为了其中一个人做出太大牺牲的。一个足够敏.感的秘密组织是完全可以做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所以在没有完全的把握之前,绝不能为了全身而随便触动任何一根头发。我们一个小小的破绽就会使他们察觉,那他们一定会加倍谨慎。所有的秘密据点,联系方式全部会更换而且会更加隐秘,再想抓他们就更难了。柳树巷的这条线索就算彻底废弃没用了。”

  “那你的意思是?”

  “让藏行宫的那个人和他的同伙儿都以为他们已经安全了,这样他们才会再有行动。我们则要顺着这条线,把那个人找出来,把他上面的人,挖出来!”

  雷孝乾眼神突然一冷,弄得我心头一惊。

  有个问题,我还是不能确定:“你说,这个跑进行宫的人,一定是秀女其中的一个吗?会不会是行宫其他的人?”

  他慢慢地摇头:“应该不会,费尽心思的经过重重筛选一定是要将此人送进宫,送到我身边的。其他的人作用太小,没有必要。”

  这点我也是想到了的,但似乎他说出来,我才能最终确定。这其实是大忌,作为真正的影卫经常要独立完成任务,没有独立的判断能力其实很可怕。我发现在雷孝乾身边越久,我会得到更多的安心,却会丧失更多的直感。

  “走吧,”他转身看我:“最近你可能要辛苦了,我不能事事都帮你,你得脑筋清楚些。”

  我知道,今晚他是破例给我指了条明路,剩下的,得靠我自己。

  我点头。

  “这算是你作影卫长接手的第一个任务,师傅我得给你点念想儿。”

  他又在说奇怪的话,我狐疑的看着他,完全听不懂。

  “啊!”下一秒就被横抱起:“你疯了!”

  “怎么你骂人不是‘疯了’就是‘混蛋’,不会别的?”

  不等我回答他抱起我飘然起身,时而脚尖触地,时而跃身而起。抱着我使起轻功来竟然如履平地。这家伙总能轻而易举的证明我和他之间的差距。

  ###########################################################################

  有亲单q说,雷孝乾一秒化身:工藤新一!

  哈哈,谢大家!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