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出师不利(上)

  混蛋还是有谱儿的,知道我今儿有正事儿,晚上也没怎么大折腾算是对我网开一面了。

  一早他还没起,我收拾完在镜子前检查一遍。

  身后突然有声音:“美!弄得我都忍不住想摸一把了。”说着手又不自觉的覆在他最喜欢的地方。

  “昨晚上没摸够?”

  一边往外走一边还得整理被他弄皱的衣服。

  我以为这只是例行性的来视察一下,传达一下圣上对她们的恩典。可着实没想到这一传达就传了两个时辰。还好有管教的老宫女,不然那帮小丫头还不生吞了我。我说去方便的空儿还不忘在门口堵我,塞给我东西要我转交给圣上。那小荷包绣的果然我见犹怜。有的就直接多了,直接塞给我两千两银票,说事成之后还有大份儿的。一通折腾下来,和安cha.进来的兄弟倒是没说上几句。

  晚上我在皎月阁吃晚饭他才来。

  “哟,我来得巧。”转身对丫鬟道:“去,给我加双筷子。”

  我开门儿见山:“情况不妙。”

  他让所有人都出去,边吃边问:“怎么说?”

  “附近盯着的弟兄们说,他们很严密的对所有人进行了暗中排查。没有一个人出去过,进去送菜的挑泔水的也都是原来的人。看来你猜的不错。这人深深的藏起来了,没有急着跑。最麻烦的是,里面的弟兄也说,没发现什么异常。我让望水把最擅监视的弟兄放进去了,他可是辨认易容的高手,但没发现哪个人是易容过的。你说那个弟兄们伤了的奸细他要藏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还不被人发现,除了盖着脸还能有什么方法呢?他不可能天天脸上蒙着块布吧,如果不是易容,那是怎么做到的呢?”

  雷孝乾吃得很香,好像根本没听到我说话,淡淡的开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根本没有必要隐藏他的脸。”

  我的饭倒是吃不下去了:“你是说……他就是里面的人。他就是行宫里面的人?”

  “还不笨。”

  “那怎么可能,兄弟们查了很久才确定了范围,此人是住在柳树巷的,那里是他的据点,他的家。弟兄们就是查到他的家后才在那里守株待兔等他出现的。如果他就是行宫里面的人,难道他还能三天两头回家而不被人发现?我不信他有那么大本事。”

  “行行行,不想了不想了。吃完了吗?吃完咱们出去转转,消化消化食儿。”

  “没兴致。”

  “所以说你脑子不好使,出了什么事儿就一条路走到黑,你撞墙脑袋不疼?我教你啊,遇见想不通的问题,别死想,干想,傻想,得往别的路上走走,还不如苍蝇呢。走走走,前儿看雨回来跟我说京城钟楼前面那条街街口有家汤圆儿好吃的很。走,尝尝去。”

  我没他心那么宽:“没那个口福,今儿里面的兄弟把这几天行宫里外的情况作了份汇总交给我的,我得好好看看。你去吧。”

  反对无效,人家直接用拖的,把我弄出去了。

  到了地方我都奇怪他是哪儿来的情报,那连个房子都没有,就是个破布支了个摊儿,下雨都经不住漏水。

  一人一份儿,桂花汤圆儿。

  我不喜欢太过头的人,也不喜欢太过头的事。我一贯认为一个人就应该活在他该活着的那个区域,做他该做的事儿。

  所以我张zui直说:“你觉得这样能显得你爱民?”

  他无所谓:“趁热吃,一会儿能赶得上琉璃街开市。”

  卖汤圆儿的老板娘也跟着起哄:“对啊对啊,大爷、夫人,前面琉璃街开市很热闹的,好多小吃还有杂耍表演,从二月二龙抬头一直热闹到三月三,天天晚上都有,我这摊子摆在这儿也是想借琉璃街的光。你们可别错过啊。”

  “成嘞,谢谢您。”

  他要抽风我说什么也没用,突然我发现了个问题:“为什么你的碗里有汤,我没有。”

  “瞎?怎么当的月影卫,人家都知道去边儿上加汤。”

  我拿着碗起身去成汤,回来的时候雷孝乾又给我碗里加了两勺红红的东西。

  人家自觉解释:“玫瑰露,就这个好吃。”压低声音:“宫里那帮厨子怎么都做不出这个味儿。”

  原来是出来解馋了。

  正吃着,突然听到热闹的锣鼓声。

  人qun里有人说:“快快,琉璃街开市了。”

  雷孝乾突然碰了我一下:“一会儿机灵点儿,我走你赶紧跟上。”

  我不明所以。

  鼓声变了,突然显得很有节奏。摊位上的食客都去看表演,zui里还喊着:“舞龙的开始了。”

  雷孝乾突然拍了我手背一下,我起身跟着他。他在我前面三步之外,我们逆着人qun往琉璃街相反的方向走。我看出了他的意图,他在尽量避免人qun注意的前提下走人少的地方。他一定还有别的动作。果然,人潮一少,他立刻跃身上了房顶。我也起身跟他一起上了房顶。

  他有意放慢了步伐等我跟上。

  “你到底是带我出来吃饭的,还是来当飞贼的。”

  “考考你的功课,不穿夜行衣在闹市行动还不被人注意,那才是功夫。”

  这么快的速度,他脚步不乱,气息不乱,说话感觉如履平地。

  我才不信他这么好的兴致,但这么长时间,这点默契还是有的。他不说,我不乱问。

  他停在一个酒楼的屋顶。那是附近一处不算太显眼的制高点,楼顶突起的部分能挡住我们。

  “钟声响了。”

  我回应他:“是,前面就是钟楼,怎么了?”

  雷孝乾今日穿得一身深蓝色长衫,xiong前的长发被风带的略浮于xiong前,他的xiong起伏了一下,沉沉叹了口气。

  “你们被骗了。”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