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入月影卫

毒后,你不乖!:入月影卫
  接下来我的训练和上午的差不多:重复。

  雷孝乾不再动了,我自己蒙住眼睛在这三间屋子里来回的走,试着把他们抽象成一张地图。但我发现,这太难了,我什么都看不到怎么可能把它们变成一幅图呢?但走了一个多时辰以后,我开始发现一些规律了:不应该找空旷的地方走。空旷的地方四周都是空的,我根本无法确认我在这个屋子的哪个位置,更无法判断屋子的大小、布局等等。但在人的潜意识里不愿去触碰有障碍的地方,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我现在要克服的就是这种本能。

  等到天差不多黑下来的时候,我仍旧不敢确定那三间屋子已经在我的脑袋里建了起来。但我想我已经抓住了它大概的轮廓,而且现在我心底有一股很强烈的冲动想要把它记录下来。

  雷孝乾已经在吃饭了,我在他对面根据印象慢慢复原那三间屋子的地图。大概过了三炷香的时间,我想我完成了。

  “拿来我看看。”

  我有点不敢,像是等待老师批改试卷的学生。

  雷孝乾拿着我地图看了一会儿:“你自己去对对吧。”

  我拿着地图照着三间屋子对照了一下,我想我知道了什么叫初试成功后的喜悦,我画对了大部分,只有一间房子的南部,偏差有些大。

  “不错,比我估计的情况要好。画的更准确,用时更短。”

  他夸奖我。

  如果我没记错,这可能是他第一次夸奖我。

  我觉得似乎此时有必要谦虚一下:“可我还是有画不下来的地方。”

  他很是无所谓:“那是以后慢慢练的事儿,现在一次画完你还不成精了?但有一点你要记住,画不下来就不画,千万不要凭着印象胡话。因为具体执行任务的时候,有残缺的部分可以根据现场地形把不完成的部分补充出来。可如果是错误的地图,那带来的就是误导。说白了,一个是可以弥补的,一个是无法改正的错误,会让执行的人一条路走到黑,走到死。懂吗?”

  我点头,我发现雷孝乾好像很在乎他手下人的身死,很怕手下人的伤亡。

  “半年,半年能给我拿下来就算你了不起。”

  “这么久吗?”

  他被我的愚蠢逗笑了:“你以为我养你们‘月影卫’就是用来画房子的?刚才只是最低层次的模拟训练。在实战中根本不可能出现刚才那种幼稚的情况。我要半年后,室内情况你根本不用画图。室外地图要你随走随画。”

  “那你说半年时间训练的重点是什么?”

  “外面。真正需要追踪猎物的时候,不是在闹市就是在荒芜之地,那时候的距离会远的多,可能要跨一个城。难度也大很多,因为路上你会遇到各种干扰来影响你的记忆与判断,环境也要恶劣的多。路上的行人,道路会不断的移动变化,你以为都像那花盆,桌椅板凳一样是死的,一动不动的呆着等你画啊。”

  我点头,我知道将来任务的艰巨,但我很期待。期待训练的严格,期待真正的去执行任务。

  “行了,行了,你也累一天了,休息吧。”

  我觉得他马上切换了一个话题,事实看来果然如此。

  这混蛋似乎认为训练就是累,而他折腾我就不叫累。

  完了事,他兴致还是好的很,我像没骨头一般趴在他xiong前。

  “跟我说说‘月影卫’的事吧,老余今天似乎好像正式让我加入了。”

  “怎么,受宠若惊?”

  “有点。”

  “那还真不亏,就你这么两下子,老余也愿意要你,看来对你还真不错。”

  “老余是‘月影卫’的头儿?”

  “总管,‘月影卫’各有分工,各司其职。听雨他们四个是我专门派去教你的,他们一人有一门绝技,你虚心点儿跟着好好学。老余他们五个都算是头儿,底下具体办事儿的有将近二百人。”

  “那么多!”

  “丫头,我管的是一个国!还嫌多吗?”

  那倒是,一个大政,需要监视、暗杀的人,能成为雷孝乾阻碍的人太多了。远不是二百个人可以控制的,尽管这二百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他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我的背:“你放心,学你都要学,起码要学到听雨他们那样的程度。但事儿,不会让你直接去做。”

  我抬头看他:“那是什么意思。”

  “放心,不是白养你。就是说,具体的任务可能有下面人做,回来汇总了,你来决断。当然,如果有难啃的骨头,还是要你亲自去的。现在教你的,说白了,就是帮你到时候怎么给自己捡回一条命。”

  “那我就也是头儿了?”

  他点头:“恩,不过要等你学成。”他看我表情不对:“怎么了,有话就说。”

  “我不明白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训练我,为什么选中我。我原先根本不懂武功,也没有什么身家背景和特殊的才能,为什么要辛苦培养我。”

  他很久没有说话,只是手还在摸我的背让我知道他并没有睡着:“选你,就是因为你不懂武功,没有身家背景和特殊的才能。”

  我坐起身,认真的看着他。我觉得他接下来的话能决定我今后对他的态度,决定我们俩之间的关系。

  “我只相信我的人,我只相信我自己亲自培养的人。其他的,哪怕是我的亲人,我也绝不相信。虽说血浓于水,可在我看来,血缘关系是老天定的,于他于我都没有关系。换句话说,血缘关系是我不能控制的,我只相信在我控制之下的人和东西。在我手心之外的,都是看不清的,都是会变的,我从来不信。对于那些已经有本事的人,他们的本事是别人教的。这中间,心就野了,不好抓了。也就是说,那些人已经足够聪明了,我和他们接触就是一种能力和另一种能力的较量,而不是一种能力对一种能力的掌控。懂了吗?”

  懂。因为我是一张白纸,他完完全全可以把我握在手心。

  虽说这答案听上去冷冰冰的,不过我倒是放心了。我相信,他没骗我。一个经历过被弟弟夺位,又亲眼看着弟弟变成茹家的傀儡,最终被自己的外祖父出卖的人,怎么可能相信什么血缘,亲情。

  “最是无情帝王家。”这话虽然恶俗,不过倒是实话。

  长久以来一直悬着的心仿佛落地了。我们早就说过的,我们只是互相利用,各取所需。我符合他培养的条件,他让我为他卖命。我借他的势力保护自己,用他的本事强大自己。很公平。

  至于折腾的事,更加是各取所需。

  我又趴回到他的xiong前,我觉得我都睡着了,他突然用手指戳我的脸:“你赶紧给我学,好几门一起开。我跟老于说说以后你全天都在他那儿,他教的还认真点儿,要是我,指不定教着教着就干嘛了呢。哈哈哈……”

  还笑?还好意思说?!

  “恩,知道。”

  “赶紧把该学的学了,你不笨,差不多大半年下来简单点儿的就行了。剩下的我得空儿了再教你。”

  “这么急干嘛,有任务?”

  “恩。”

  “那也不一定非得是我啊,我学会了也是个生瓜蛋子,没有经验啊。那些老手儿先用呗。”

  “这活儿还非得你干。”

  “什么活儿。”

  “还早呢,你先学你的,到时候我告诉你。”

  我怕他xiong口一下:“说呗,我学的也有重点些,心里也有个准备。”

  “等明年开春儿,我决定大放一批宫人出去。”

  “放宫人?为什么。”

  他把我往怀里揽了揽:“大政建国才几年啊,净剩下打仗了。如今国库就剩下个空壳子,你是不知道Lao二在位的时候茹家简直快把国库搬空了。哪还养得起那么多没用的废物啊。说什么使唤丫头,谁用得着那么多,还不是一个干活儿剩下四个搁边儿上看着。以前还行,现在,我实话跟你说……养不起啊。放出去吧,让他们自己爹娘丈夫儿子养活他们吧。我还能落一个‘仁君’的好名声。”

  雷孝乾的意思我能懂,国库吃紧,放出这些吃闲饭的宫人让他们投入生产,国家还能更多的收税。

  丢了负担还往里挣,混蛋不傻。

  “放宫人跟我有什么关系。”

  “哪有皇帝管后宫的事儿的,就算是我的意思,也要后宫有人提出来我批准就行了。没听说皇帝亲自管宫人的事儿的。”

  我想了一下:“还是没懂,我又不是后宫的人。”

  他白我一眼:“你现在不是,你以后……算了,好好学本事吧,丫头。不过有一点可以先跟你通个气儿,把宫人散出去一些,腾出来地方,明年春天——大选秀女!”

  说完翻身睡觉去了。

  什么?说是吃饭的zui太多养不起,把人轰出去,然后再选秀女换新人进来。秀女不容吃饭啊,伺^候秀女的不用吃饭啊?你到底是有钱还是没钱啊。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算了,混蛋的逻辑,从来没懂过。

  我也翻身睡觉。刚给自己找好一个舒服的姿势,有只手放上我的xiong。

  唉,怪癖好。

  ############################################################################

  几天没图了,来个开心一下!

  还是废话:不必纠结出处,霄姐给的,我拿来逗大家乐呵一下而已

  #######################################################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