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军令如山(小莫凶起来也挺凶的)

毒后,你不乖!:军令如山(小莫凶起来也挺凶的)
  “哦?我就是大政人,你看我哪儿凶神恶煞了?”

  “人家担心您跟您说正经的您还拿人家取笑!奴婢在宫中听人说,大政那个淳帝早有称雄天下的野心,一个小小北澈他才不放在眼里,咱们西戎才是他真正的心病呢。听说淳帝隐居民间养兵蓄锐四年,只花了不到四个月的功夫就攻下了京城重夺皇位!那得是多高明的人啊!我还听说,淳帝手下养了一批很可怕的杀人工具,个个都是绝顶高手!专门干一些暗杀放火,栽赃嫁祸的勾当!”说着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啊呀!公主,万一您把士兵都派出去打仗,淳帝派他手下那帮人偷偷潜伏到大营来偷袭咱们可怎么办啊!公主,要不你让几位将军领兵,咱们换了女装不会惹人注意,连夜回西戎去吧。”说完就起身好像要收拾行李撂挑子走人了。

  清宁听小棠一股脑的叨叨了半天,心里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一时竟然不知道怎么劝她了,难道跟这十四岁的小丫头说自己就是淳帝那些整天干杀人放火“勾当”的杀人工具中的一员?说自己还曾经是这群杀人工具的头儿?

  “好了好了,你快坐下吧!什么‘回西戎’去,我出来前是签了军令状的,虽说我是大将军,若是擅自离开军营,门外一个小兵也能将我砍头,这就是军令!”

  “这么怕人?!”

  “你以为行兵打仗是玩儿过家家呢?”

  “啊?走也走不了,只能在这儿等淳帝手下那群人来杀我们了!呜呜……”说着竟然就吓得哭了起来:“听说他们杀人都不眨眼的,一晚上能杀好几百人都不被发现,杀我一个不跟杀只鸡一样容易啊。呜呜……”

  清宁哭笑不得的看着小棠真后悔自己怎么会当初想着要带她出来。虽说她是和自己最亲近的一个,但毕竟是个丫头,一看这阵势,自然吓得不轻:“好了好了,军营里,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女人吗?快别哭了。”

  小棠根本不理,越哭越凶。

  清宁没办法,只能跟她说实话:“好了!别哭了!你要是不哭,我就把我的计划告诉你,你就安心了。”

  小棠果然不哭了:“什么计划?”

  清宁叹气道:“你放心,我们此次出征,不去北澈!”

  ######################################################################

  常将军刚在军营附近巡查了一圈准备回自己的营帐休息,刚一进大营就跟一个形色匆忙拼命往前跑的士兵撞了个满怀。

  常将军屡立战功,军中无人不敬仰,见军营中有这般毛手毛脚的士兵,当即就来了怒气:“何事如此慌张!军营中毫无法纪,成何体统!”

  那士兵一见撞到了常将军吓得当即跪在地上直发抖:“小人该死,冲撞了将军。”

  “何事这般慌张?”

  “将军……这……”

  这二十万大军是西戎最为训练有素的精兵强将,在军营中要时刻稳重,不得动摇军心是兵家根本。常将军刚一见这小兵匆忙的神色就察觉不对,如今见他有口难言便更加疑心。

  “到底是何事?速速讲来!”

  “禀将军,小人刚才去大将军营帐为大将军送饭,只听得大将军说……大将军说……”

  “大将军说什么!”

  “大将军说……我们此次出兵不是去北澈的!”

  “什么?这不可能!陛下在誓师大典上分明说我们此次出兵北澈是要解北澈被大政兵围之困,怎会不去北澈?”

  “这是小人亲耳听到的,绝不敢有半句虚言欺瞒将军。”

  常将军想这小兵应该不敢这般造谣,遂道:“你下去吧。此事不跟告诉任何人,若是散布谣言动摇军心,军法处置!”

  “是,将军。”

  其实如果这小兵撞到了别的将军,此事或许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此作罢,但却偏偏撞到了常将军。常将军是四皇子皇妃的堂兄,而且曾屡立战功。只要是陛下点将要常将军出征必是要做主帅的。只这次出兵北澈陛下却要一个黄毛丫头做主帅,自己久经沙场屡立奇功却只能作副将,想到此心里就阵阵难平。只算这常将军还懂得大局为重的道理,虽然心有不满却也不敢发作,巡视练兵都没有丝毫的放松。

  原本打算是要以国家为重,用心辅佐这黄毛丫头的,毕竟二十万将士的性命不可儿戏,可今天既然让我撞上了,就一定得讨个说法!

  常将军也不经通报就要往里闯。

  门口的守卫拦住:“请将军在此等候,我们进去通报。”

  “放肆!连本将军的路也敢拦,耽误了军情你们担待的起吗?”

  “小的不敢。”

  “那还不让路?”

  直接掀开清宁营帐的帘子,正瞧见清宁和小棠两人并肩坐在地上说悄悄话。

  常将军心中立刻愤恨难平,这哪有个带兵主帅的样子!

  小棠一见来人,立刻起身退到一边。清宁也起身坐回桌案后:“常将军不经通传就闯入本帅帐中,不知所为何事?”

  常将军心道,我不说你,你还到先兴问罪之师!

  “请问主帅,我们此次出兵是为了解北澈之困,为何却不去北澈?不去北澈何以解困?”

  清宁安坐不乱:“谁告诉你我们不去北澈的?这话,常将军从何处听来?”

  “你不用管我从何处听来,今日前来只是要来求证,还望主帅给个说法!”

  清宁暗想,一定是自己刚才和小棠说起的时候被人听了去。再看一眼常将军,清宁心中明了,出兵哪里是小,此人对自己作主帅心有不满怀恨在心,借机责难才是真。

  “不错,我们此次的确不是出兵北澈。”

  “那出兵哪里?”

  “军中机密,这就不牢将军费心了。记得当时部署的时候,将军是负责巡视和粮草的。不被人偷袭,保护好粮草才是将军分内的事,其余的本帅自有主张。”

  “笑话!其他的事我可以不问,这军中之事岂能儿戏。更何况……”

  “将军既然知道不能儿戏,还擅闯主帅营帐是和居心?这次我不计较,下次再敢无礼军法处置!常将军请回吧!”清宁知道底下不服她的人很多,越是如此越要立威,口气没有一丝余地。

  “你……你竟敢如此拥兵自重?!”

  “放肆!竟然有辱本帅?”

  “你这是欺君之罪,人人得而诛之!”

  “我何来欺君?”

  “朝堂之上你分明说要解北澈之困,如今却不向北澈出兵。你要带着二十万将士到哪里去?难保不是为了你一己之私!”

  “带大军到哪里去是我的事!我是主帅,你只听命便是!军法如山的道理难道常将军不懂吗?”

  “休要用军法糊我!今日你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我就要替陛下,替众将士讨个公道!”说完竟然拔出剑来直指清宁。

  “大胆!军中对主帅拔剑乃是死罪!来人啊!”

  两名士兵闻声而入:“在!”

  “把常将军拖出去斩首示众!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