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为父之心

毒后,你不乖!:为父之心
  “龙宪(昌平国号)元年,帝封贤宁公主为护国将军,率二十万大军出征北澈解重兵之围。七月初四乃大吉之日,帝亲送护国将军于威远台,赐御酒三杯。将军行三跪九叩大礼以谢盛恩。卯时三刻,将军率众将士开拔,帝言:‘朕待众将功成以还!’”

  这当然是史书冠冕堂皇的记载,清宁于朝堂之上向昌平要二十万大军之时,昌平还是犹豫了一下,二十万大军不是小数目而且昌平知道清宁并没有带兵的经验。区区解北澈之困又不是与大政正面对决何须二十万大军?如今西戎还在休养生息,实不宜在这个时候和大政正面冲突。但和清宁有约在先,一人料理朝政,一人掌管天下兵马,互不干涉,互不相扰。所以最终还是驳回了朝臣反对的上奏,派遣了最骁勇善战的属下并钦点二十万精兵随清宁出征。

  当日,声势之浩大引得全城百姓围观。陛下赐酒,将军行大礼。只是清宁起身之时昌平小声道:“人我给你了,你可别搞砸了,这可是二十万大军,到时候群臣联名上书要治你的罪,朕也救不了你。”

  清宁同样小声答:“不用你费心,这二十万人我一个不少的给你带回来还照能解北澈之围让雷孝乾撤军,可信?”

  清宁略微皱眉,清宁已不再多说:“谢陛下。”转身而去。

  雷孝乾批了一晚的奏折,放下最后一本已是快子时了。

  常喜推门而入,给雷孝乾换了一杯新茶放在手旁。快燃尽的蜡烛也换了一根新的。轻声的整理好雷孝乾已经批完的折子,端着凉掉的茶准备退出去。

  雷孝乾抬头问道:“什么时辰了?”

  “回陛下,快子时了。”

  “恩。常喜,茶撤了吧,不喝了。”

  “是。”

  常喜虽入紫宸殿时间不长,但各项事都做的井井有条,从不在主子面前多言,换茶换蜡烛这种事也很有眼色。

  雷孝乾今日颇有几分兴致,随口问道:“常喜,老家在哪儿啊?”

  “回陛下,秦江。”

  “秦江?好地方。多久没回去了?”

  “回陛下,一千四百七十二天了。”

  雷孝乾略是吃惊:“一天一天查过来的?”

  “回陛下,是。家中只有年迈老父,靠奴才入宫的赏银供养。”

  “你倒是敢说话。”一般主子问奴才的家事是对奴才天大的恩典,何况是陛下。但恩典归恩典,做奴才有做奴才的本分,入了宫跟了主子,主子就是天,主子就是爹娘!再不能说惦记着亲生父母那样的话。难道主子还不如你家爹娘尊贵了?但常喜聪明讨人喜欢就在这儿了,懂的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哄人的把戏对陈皇后好使,对咱们这位淳帝就未必有用了。有时候,说实话往往最讨巧。

  雷孝乾竟好像同常喜拉上了家常:“想家吗?”

  “回陛下,忙的时候想不起来。闲下来了,有时候想。”

  “恩,这是实话。你爹身子可好?”

  “托陛下的福,就是腿不灵活,别的还好。”

  “可有兄弟姐妹?”

  “回陛下,奴才爹娘生了奴才兄弟姐妹六个。荣泰年间饥荒,死了三个。如今就剩下奴才和一双弟妹。”

  雷孝乾点头:“都做什么呢?”

  “回陛下,妹妹今年十四待嫁闺中,弟弟十六在附近的庄子上混营生。”

  “你爹把你送进宫,怨过他吗?”

  常喜是何等聪明人,一听主子这话音儿就知道主子想听什么话了。难怪今日突然打听起家里的事儿来,听说头些天因为练功的事儿骂了太子一顿。看来现在气消了开始心疼儿子了,估计这会儿正想去瞧但就是拉不下脸子,迈不开腿呢。陛下虽说文武全才,不过当爹还是头一遭,再说,这事儿也不是跟先生能学来的。常喜眼珠子一转就有了主意。

  “回陛下,怨过,后来想明白就不怨了。”

  “哦?”雷孝乾一挑眉毛:“你倒是通透,说说。”

  “是。回陛下,奴才想明白了就不怨了。奴才爹当年也是逼得没活路了才只能把奴才送进宫。家里饥荒饿死了三条人命,再耗下去只能全家都饿死,这么一来奴才不仅饿不死了,爹和弟妹也能有口吃的。后来奴才的弟弟给奴才写信,说奴才入宫之后奴才的爹险些哭瞎了眼睛。奴才的娘从小跟奴才说,谁家孩子都是跌生娘养先生教的,哪个当爹的不是打一巴掌心里疼一下,可实在是老天爷不给活路,只能出此下策。奴才刚入宫的时候不懂事,心里怨气,后来被主子调教了一番就长了见识,自然能体谅奴才爹的一番苦心。如今想想,奴才的爹比奴才苦了十倍百倍。断不该有怨气一说的。”

  这几句专门安慰雷孝乾的话真是句句入心的让雷孝乾听的很是顺耳:“小机灵崽子,你这是因为太子的事儿宽朕的心呢吧!”雷孝乾什么人,还能听不出一个太监的心眼儿?

  “陛下圣明。奴才是有宽陛下心的意思,不过奴才说的也是句句实情,亲生骨肉,血浓于水,谁还能和自己爹娘有隔夜的仇,哪能有不知道爹娘苦心的儿子呢!”

  说完竟然还略有羞涩的低头一笑。

  “哈哈——”不知道是几句劝慰的话听到心坎儿里了,还是被常喜最后的表情逗乐了,雷孝乾仰头大笑:“你个断子绝孙的也敢跟朕说什么‘亲生骨肉’‘血浓于水’?抹了蜜的嘴去哄后宫的主子骗打赏还不够,这还骗到朕这儿来了?”

  常喜知道雷孝乾是吓唬自己,还是赶紧跪下:“奴才不敢,奴才不敢。”

  “行了行了,起来吧。吴总管。”

  吴总管就在门口,应声赶紧进来:“奴才在。”

  “头些日子荣王世子说要盖园子,把常喜的弟弟弄过去吧,看能接个什么差事,在乡下庄子上能有个什么出路。还有,他妹妹都十四了,给寻个好婆家,也算是了了他爹一桩心事。”

  “是。”

  “还有,看有些什么平日里吃穿用的,补品什么的顺便给他爹送去些。”

  “是。”吴总管领命而退。心里直犯嘀咕,陛下今儿是怎么了,这心操的可够宽的,连太监妹妹的婚事都管了?

  常喜一听后脖颈子都软了,这不是天大的恩典吗,又喜又惊的直磕头:“奴才谢陛下恩典,谢陛下恩典。”

  “行了行了。”雷孝乾摆手起身。

  常喜赶紧凑上去:“陛下今晚歇在凤仪宫,还是……”

  雷孝乾停了一下:“拿着我前些日子写的那副字,跟我去瞧瞧太子。”

  “是。”看来陛下早就动了去瞧太子的心思,刚才和自己说那么多,无非是想找个台阶下。

  可怜天下父母心。

  太监的爹是爹,太子的爹也是爹啊!

  ############################################################################

  雷大是个好爹!

  ###########################################################################===$$$===$$$===$$$===#修改操作:738798 时间:2013-07-07 17:37:56#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五一看书天天乐,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4月29日到年5月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