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魂牵梦萦(上)

毒后,你不乖!:魂牵梦萦(上)
  北澈皇宫,唐风寝宫。

  “哥,哥!”唐凤又是一边叫一边往里闯。

  “公主,公主?”唐风身边的小太监陆成偷偷在一旁叫唐凤。

  唐凤驻足一瞥:“你这狗奴才不好好的去伺^候,在这儿猫着做什么?偷东西啊!”

  “您瞧您这话说的,奴才我除了孝敬主子哪还能有别的能耐。偷东西?奴才是既没那个心也没那个本事。”

  “滑头,看我不让我哥打你板子!叫本宫干嘛?”

  “好主子,您一会儿进屋了好歹留点神,瞧瞧咱们殿下到底是怎么了,出来给奴才一个示下,就算是您给奴才的恩典了。”

  “瞧我哥?我哥怎么了?”

  陆成往四周瞧了一圈儿,确定没人才敢说:“奴才伺^候殿下三年多了,殿下今儿心气儿顺不顺我一眼就能瞧出来。奴才发现殿下自打西戎回来之后就有些魂不守舍的,整日里总一个人发呆,要不就画画。”

  “我哥向来爱舞文弄墨的,那又怎么了。”

  “殿下往常只花山水,如今却画上美人儿了,而且奴才发现殿下画的好像都是同一个人。”

  这倒是有了点意思,唐凤一笑,难不成哥有心上人了?

  “奴才们也不能问,劳烦公主您留个神,毕竟殿下是最疼公主的。”

  “行了行了,我替你看一眼就是了。”

  “奴才谢公主恩典。”

  唐凤走进殿中,有意放轻了步子。只见唐风果然又坐在窗前发愣,直勾勾的眼神,傻呆呆的表情,活脱儿一个书里害了相思的书生。看来哥还真是有意中人了,能是谁呢?从西戎回来就这样了,难道是在路上遇到的?或者,就是个西戎姑娘?

  唐凤放开了步子:“哥,你看母后新给我做的这套骑马装,好看吗?”

  唐风连头也不回:“恩,好看。”

  “你都没看,根本就是糊弄人家。”

  唐风转过头扫了一眼:“好看。”又转回去继续看窗外。

  唐凤觉得没趣儿自己走到哥哥的桌案前,桌上正摆着一幅画。墨迹还没干,看来是哥哥刚画完没多久的。

  果然,一个一身戎装,英气十足的美人画像。唐凤看美人倒是没觉得什么,画中人相貌并不如自己。只这美人手中端着一个放了ying桃的果盘很是有趣。美人两只手指夹着一颗ying桃,神色几分活泼,几分俏丽,更带了几分从容。总之是灵动之中不失淡雅,英气之中又多了一份高贵。唐凤又打开旁边发的几幅,确如陆成所说,哥哥画的全是这个美人而且手里都端着一盘ying桃。难道便是这美人手拿ying桃的样子让哥哥如此神魂颠倒,魂牵梦萦?也不该啊,这话画中女子相貌不及自己,自然是哥哥瞧不上的,哥哥一向最重相貌,怎么对这女子如今挂心,难道在西戎是发生了什么?

  “哥,你画的是谁啊?”

  唐风爱答不理:“小孩子家的,别瞎问。”

  “我就比你小了一炷香,你也敢说我是小孩子?!”

  “半柱香你也是我妹妹,是我妹妹在我眼里永远是孩子!”

  “哥,这儿又没外人,跟我说说呗,你画的到底是谁啊。”

  唐风不语。

  唐凤撅zui:“你要是不说,我就用往你身上蹭了啊!反正我刚和他们摔跤,浑身是土。”

  唐风仍是不语。这倒是让唐凤真的知道哥哥这次是动了真格的了,以前自己要是一身土,哥哥连屋都不让自己进。如今说要往身上蹭也没反应?!

  唐凤毕竟是和哥哥从下一起长大的,最知道哥哥的软肋,威慑不行就只能来软的了:“哥,你说咱们虽然身份尊贵人人羡慕。殊不知咱们自小长在这宫中,连个做伴儿的都没有。还好从小凤儿有哥哥疼着,有了心事受了委屈还能有个人诉苦,不然当真是要憋死了。既然我是如此,哥哥若是有了心事为何不同我说说呢?虽然凤儿见识不如哥哥,但哥哥把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总能舒服些的。凤儿绝不会说出去。”

  唐风听了这话知道妹妹又在耍心眼儿,今儿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是躲不过去的:“凤儿,前几天我派去大政的人回来了,给我带回来一个故事,你想不想听?”

  唐凤赶紧坐好:“恩恩,想听。”

  唐风手边就放着一盘子ying桃,随手摘了一个,也不吃,只在手里把wan。唐凤知道哥哥又想起画上那个姑娘。

  “哥快讲啊。”

  唐风本就一副倾三国的相貌,又天生一副好嗓子,动情的说起来简直如谪仙一般:“从前有个很蠢很笨的女人很是窝囊的活着,竟然窝囊到自己的夫君和姨娘苟且了三年却不敢吭一声。后来有一天他最信任的知己逼着她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还许诺说要让她活的有尊严,让她变得强大,再不敢有人欺负她。那傻女人就跟着那个男人走了,从此以后那男人让他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哪怕是杀人放火她也会照办。后来渐渐的,女人爱上了男人,就开始不满足了。不满足于两人永远只是师徒,上下级的关系。不满足男人的不冷不热和自己卑微的唯命是从。”

  “那后来呢?”唐凤眨着眼睛听的很认真。

  “后来女人跑了,哪怕死也不愿再那么违心的活着。这一走就是五年。再见到男人的时候,他已娶,她已嫁。物是人非,旧人难在。”

  “那……那再后来呢?”

  “再后来,有人居心叵测也罢,有缘无分也罢,总之是爱已成恨。两人决定拼个你死我活也要一较高下,算是了却那一段前尘往事。”

  唐凤垂下眼:“哥,你说的是雷孝乾和莫清宁?”

  唐风抬眼:“你怎么知道?”

  “自大西戎那场大火,流言蜚语满天飞,传什么的都有。淳帝和贤宁公主曾经有过一段情,这事已经不稀奇了。哥……”

  “什么?”

  “你说……咱们能度过这一劫吗?他们两人由爱生恨,跟咱们什么关系,咱们北澈干嘛要说受连累。”

  唐风一叹:“放心吧,西戎一定会出兵的。她不是为了北澈,只是为了报复。什么是和他对着来的,她就会怎么做。北澈这次有惊无险,其实……北澈连险的资格都没有,无非是只是大政西戎较量中一的一个坐标罢了。或者说……只是他二人。”

  ###################################################################################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