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五年替身(求收藏哇!真心的!)

毒后,你不乖!:五年替身(求收藏哇!真心的!)
  ##############################################################################

  晚上上火车,今天的白天发!

  求收藏啦!掉人气了最近……~~~~(_)~~~~呜呜

  #########################################################################

  绿柳一边想着一边走入了内殿。

  “娘娘,时辰不早了,该起了。”

  没有回应。

  绿柳又说了一遍还是没人回应。

  睡得太熟?还是……身子不适?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儿吧?

  “娘娘,奴婢帮您掀帘子了。”说完,带了几分心惊,绿柳慢慢掀开帘子。

  “啊!”

  掀开帘子看到里面那个人的那一刻绿柳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

  chuang上的人被惊醒了,立刻坐起身夺过绿柳手中的帘子挡住自己。

  绿柳吓得一手捂住zui,chuang上那个人,根本就不是陈皇后!而是另外一个女人!娘娘到哪儿去了?那人是谁?

  绿柳吓得大叫:“快来人啊,娘娘不见了!快来人啊!抓刺客!”

  “大胆的奴才你乱叫什么!”chuang帘突然被打开,chuang上的人正是陈皇后。

  寝宫的门被推开,一众侍卫冲进来。

  陈皇后立刻拉上帘子:“放肆!竟然这般擅闯本宫的内殿!”

  侍卫赶紧跪下:“回娘娘,属下无意冒犯,只是听绿柳姑娘说……”

  “她方才是眼花看错了,没事,本宫要梳洗了,你们都下去吧。”

  “是。”侍卫听着正是陈皇后的声音,也没有一丝像是被胁迫的样子就放心退了出去。

  陈皇后待人都走guang了才慢慢掀开帘子。

  绿柳定睛一瞧,正是陈皇后,一点不错,可方才……难道真是自己眼花?梳洗的太监宫女进来了,陈皇后扫了一眼绿柳对梳洗的下人道:“你们先出去吧,这里有绿柳伺^候就行。”

  “是。”

  殿内只剩下了陈皇后和绿柳。绿柳只觉得有些怪,却也不敢说:“奴婢伺^候娘娘梳洗吧。”

  “你是不是在奇怪,方才方才chuang上的明明是别人,如今怎么又变回本宫了,是吗?”

  绿柳吓得赶紧跪下:“奴婢不敢!奴婢眼花惊了娘娘的驾,奴婢该死。”

  “不关你的事,因为你没眼花,你也没看错。”

  绿柳一惊,难道真的还有一个人?

  陈皇后的语调很是低沉:“方才那个……的确不是我。不,方才的也是我,始终都是我。到底我是谁,谁又是我,五年了,我早已无法分辨。五年了,睡在他身边的,却从不是我。”陈皇后从身后拿起一张人皮面具。

  绿柳抬头一看,赶紧低头。自己刚才没有眼花,之所以会认为是别人因为娘娘方才戴着这张人皮面具。

  难道五年来陈皇后都是戴着这个面具侍寝的?难道陛下……

  “不错,你一向聪明,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猜的都对。五年,只要陛下临幸后宫,临幸我,我就一定要戴这个。他要我一听外面太监喊他来了,就得赶紧戴上这个。他不许我让他看到我本来的模样,他只想看这张脸的主人,他根本不想见我,他连多看我一眼都不愿。五年了,绿柳,整整五年了。从我做皇后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是在替她活着,以她的身份活着。我根本就不是我,我甚至已经忘了自己是谁。”陈皇后仰天一叹:“是啊,五年了,谁是我,我又是谁啊……”

  绿柳哭着扑到在陈皇后膝上,她是真的在心疼这个女人:“娘娘不要这么说,陛下心中一定是有娘娘的。”

  陈皇后一声惨笑:“是吗?那为什么除了有外人在场,他连我真正的脸都不想看到。为什么他睡着了也叫着她的名字。为什么我好好的一双眼睛却要扮一个瞎子!”陈皇后好像终于喊出了心中那一股怨气,沉在心里五年的怨气。

  别人都说她深得陛下盛宠,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盛宠”是怎么回事。每当听到别人说恭维的话她都感觉像是有人在扇她的耳光,用刀子戳她的心。五年了,她真的快要撑不住了。

  她不是没有求过,她曾经跪在他脚下恳求:“求陛下放了我吧,我实在是装不下去了。求陛下开恩,臣妾绝不会对人透漏半句的。”

  可雷孝乾却说得斩钉截铁:“你以为皇后是那么好当的?在人前风光十足,总要付出些代价。朕信得过你才让你来,别辜负了朕一番好意。你不想活,你娘还要不要活?”原来当年她成为陈皇后的替身后偷偷把自己母亲送出宫的事雷孝乾早就知道,只是一直没有明说。这世上和他有关的人,有关的事,有哪桩哪件他不知道?陈皇后从此再不敢多言。

  陈皇后抚摸着绿柳的头发:“心里有我?那是因为我听话,因为我有把柄握在他手里。绿柳,我活该,我谁也不怨。只怪自己当年一时起了贪念,只怪我不该对他真动了心思。若是能管住我这颗心,既能承恩,又有这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我还有和不满意的。可如今……”

  “娘娘别丧气,陛下是长情的,只要娘娘在陛下身边待得久了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娘娘千万别丧气啊。”

  “待得久了?多久?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我已经在他身边五年了,他连多看我一眼都不愿,我还能怎么办?我甚至觉得他已经不记得我原本是长什么样子了!在他身边待的越久,他反而更会忘记我。在他眼里从来就没有过我,只有她你知道吗绿柳?!只有她!”

  “娘娘……”绿柳好像连劝慰的话也不知该如何说了。

  “我陪在他身边五年,自认为还是了解他一些的。你们都认为陛下雄韬伟略,义气风发,乃是个长情重义之人,可对?”

  绿柳抬着泪眼点头。

  “其实……并非如此。陛下的心从不向如何人敞开,他的心比他的脸更加冷酷无情。没有人能走进他的心,他也不会把任何人放在心里,尤其是女人。陛下的生命中不能没有女人,但他的一生中有太多重要的事,已经等不出地方留给女人了。”

  “那娘娘方才说……又是何意?”

  “你是问她?她……哪算是陛下的女人呢。这便是陛下始终放不下她的原因,她是扎进陛下心中的一根刺。这根刺扎的太深,太痛,太久,已经和ròu长在一起了,如果拔下来是带着陛下的ròu一起拔的,陛下的心会痛,人会死。陛下……也舍不得去拔,他已经习惯了那根刺。我今生注定戴着一张面具做她的替身,注定一生都赢不过她。”

  “娘娘……她……她已经不在了,她不在陛下身边了,只要没有她,娘娘就一定能等到那一天的。我瞧着,陛下似不像面子上那么凉薄。许是娘娘是伤心了才这么说,陛下不是无心,只是念旧。那娘娘早晚也是陛下的‘旧人’,陛下自然是惦着娘娘的。”

  陈皇后无奈一笑:“都说我倔,没想到你是个比我还认死理的。她都已经扎在他心里了,在不在身边又能如何呢?如果看不见了就会忘记,那要这面具又何用呢?她就是死了……也是死在陛下心里。”

  “娘娘何苦说这些没趣儿的,当真听着让人难受。”

  “对不住你了,是我一时忘情。我原先……如今能这么锦衣玉食的住着,又能有圣上恩宠,我有什么不知足的,我当真要时时感恩戴德才好。只是……”陈皇后的手紧紧的抓住被角:“只是我不甘心!若陛下心里念着她,今生再不理我也好,偏要我扮作她的样子!没有她我就不配活着了吗?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拜她所赐吗?笑话!天大的笑话!他整夜整夜折磨的我生不如死,我却帘子自己都不是!我竟然是个面具,是个替身,是个木偶?我根本不存在?我明明是这天下最尊贵最受恩宠的女人,但我等于……等于不存在?!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陈皇后眼中的愤恨,让绿柳一阵心惊。那是报复,仇恨的眼神。绿柳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主子千万别为了怨恨做出什么傻事才好!

  ###########################################################################

  最毒妇人心。何况还是一个苦逼女人。于是她…………

  #############################################################################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