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无力还手

毒后,你不乖!:无力还手
  唐飞并不是说笑,虽然妹妹唐凤更喜欢舞刀弄枪,但天分远远不如自己。唐凤的许多招式还是唐风教的,作为一个皇子,唐风的武功修为已经很是难得了。但比武这种事,是要看对手的。

  “如何?公主不会认为我倚强凌弱吧?毕竟公主乃是女流之辈。”

  清宁赶紧站起身走下殿来,她怕自己再不出手当真会笑出来。她想过唐风提出的各种要求,却真是没想到这个比女子还美貌的皇子会选择比武。

  “自然不会,方才说过的,一切由殿下选择,不知殿下要如何比法?”

  “很简单,你我二人双脚不能离地,谁先被对方逼得移动步伐就算输!”

  清宁真的是要笑了,难道这三皇子原先是认得自己的不成。记得当年,雷孝乾为了练习自己下盘的定力也和自己这样比试过。连续五局,清宁都被雷孝乾逼得退步,后来清宁要求反过来,自己随意出招,雷孝乾若是被逼得移动步伐就算输。可没想到不管清宁怎么打,后来竟然直接用脚踢雷孝乾的小腿,雷孝乾竟然没有移动分毫。后来雷孝乾教她,定住下盘的关键不在于脚底如何使力,而是把全身的力量转移到下盘去。清宁记得当初怎么都赢不了的代价就是被雷孝乾当即BoGuang吃净。

  真不知道这个三皇子选什么不好,偏要选清宁和雷孝乾老早前玩儿剩下的东西。

  “你选兵器吧。”

  清宁挑眉:“我们站的这么近还选兵器?有所损伤就不还了吧?”

  唐风一笑:“放心,我是说让你去选兵器,我徒手。”

  “这……恐怕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你一介女流,我自当相让。”

  清宁也不多说,只是暗想希望唐风比完还能这么说。

  拿个什么兵器呢?弯刀肯定不行,伤了这宣帝的心头ròu,难保北澈不会反咬一口。强弩之末也够麻烦的。不如……这个好了。

  清宁随手拿过方才放在身边的果盘:“我就选这个。”

  唐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是说要用……果盘?”

  清宁点头:“真是!”

  唐风不怒反笑:“有传言说公主说是大政人,我起初还不信,如今倒是坚信不疑。果然有几分大政人的鲁莽荒唐。”

  清宁耸耸肩,并没有反驳。其实她本想说,我不是想用果盘,只是想用盘中水果而已。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唐风站直身体,正色问道:“可是准备好了?”

  清宁很是放松:“一切全听殿下安排。”

  “好!在场所有西戎北澈两国的使者为证,今ri本殿下和贤宁公主比武纯素切磋,不涉及任何个人恩怨,就算我今日被贤宁公主打死也只怪我自己学艺不精,与人无尤!北澈绝不向西戎寻仇,还请各位做个见证!”

  清宁听着就想笑,这三皇子当真目中无人,这分明是在说反话,竟像是准备好好修理自己一番了,于是也学着唐风防方才的口气:“在场所有西戎北澈两国的使者为证,今日我和三皇子比武纯属切磋,不涉及个人恩怨,更与两国无关,就算今ri本公主被三皇子打死也不会向北澈寻仇。如果我输了,要当众向三皇子道歉并立刻出兵帮西戎抵御大政。皇天为证。”

  唐风早不耐烦:“可以开始了吧?”

  “请。”

  唐风运气。

  清宁心中暗道,还行,两个唐风加在一起应该可以和一个四等月影卫打成平手。

  真不知唐风若是听到在这话会作何感想。唐风潜心运气,清宁只是摘下一颗ying桃。

  唐风抱拳示意立刻出手,掌风之猛已经掀起了清宁的衣角,清宁却并不出手,似是比武还没开始一般,唐风气急又加重了力道,方一出手就尽了全力。拳头已经快要碰到清宁身体,清宁才双指夹住ying桃轻轻一弹,正中唐风出拳的左手。

  “啊!”唐风吃痛一声喊出,拳头立即收了回来!那ying桃竟然在唐风的拳头上被打烂了!唐风当即愣住,他心里清楚,ying桃被打得稀烂不是因为遇到了自己的拳头而是因为发力者强大的力道,难道这贤宁公主是个名不见经传的高手?那边唐风还在胡猜着,清宁只是心想:第一局不让你输算是我尽到了礼数。其实按照清宁的指力,只要打在关节处是可以直接把唐风的胳膊打脱臼的。只是一碍于他皇子的面子,二来不想引起事端罢了。

  唐风因吃痛不住的甩着左手,清宁很礼貌的欠身:“谢三皇子承让!”

  “你?!”明明占上风还这么说分明是瞧不起我!唐风调整步伐和气息再次出拳,清宁没有再用水果,她还不想那么快让唐风输。只是一味的闪躲,时不时的还用空闲的手摘一颗ying桃来吃。

  唐风那边累的满头大汗,怎么拼尽全力就是打不到她?清宁那边是急的满头大汗!再慢我就要一动不动了,这你也打不到我?

  清宁终于没了耐性。捡了颗大粒一些的葡.萄,看准了唐风的关节和下一步的步法直接弹在唐风的膝盖骨上,唐风当即就要跪倒,膝盖还没挨着地,清宁第二颗葡.萄又弹出打在唐风的肩膀,唐风彻底无力,整个人完全向后躺倒,远远地被清宁一颗葡.萄打出去五步不止。

  唐风躺在地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就这么输了?输给一个女人,被这个女人手中的葡.萄打倒?

  “不可能!这不可能!不可能!”

  “三皇子,承让了!”清宁把果盘递给小棠,抱拳行礼。

  “我输了?”

  “看上去……好像是。”

  “我输了,我竟然输了?”

  清宁暗道,这很难接受吗?若不是看在你是个皇子,我换成是核桃早就打断你shuang腿了!

  “三皇子,还望您遵守方才的约定!不送!”

  唐风没有还口,与其说生气,他现在更多的感觉是……难以置信。自己什么时候输过?美貌,书画,武功,骑射,自己什么时候输过?如今竟然被一个女人用一颗葡.萄不费吹灰之力的打败了。这……怎么可能!

  几个随从把唐风扶起,唐风盯着清宁的背影,心中起伏难平。

  ———————————————————————

  大政皇宫,凤仪殿。

  负责给陈皇后梳洗的太监宫女已经等了半个多时辰了,里面竟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陛下自从西戎回来后昨晚第一次歇在凤仪殿,已经日上三竿,皇后娘娘竟然还没起身。

  德顺因有一手顺头的好本事很得陈皇后恩宠,只有他有面子敢去问绿柳一个示下。

  “绿柳姑娘,都这个时候,娘娘还不起身,您看这……”

  绿柳也着急,就算是皇后,这都快传午膳了还不起来实在是说不过去。很容易被大臣们抓住一个迷惑君王的错处发难。可陛下隔了那么久第一次来凤仪宫,谁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真是左右为难,叫也不是,不叫也不是。

  绿柳想了半天:“我进去瞧瞧,你们把东西都预备齐了在这儿候着。娘娘起身了就进来伺^候。”

  “是。”

  绿柳推门而入。

  熏香还燃着,殿内很暖,似是还留着昨晚的温存。绿柳是替自己主子高兴的。虽说这么多年陛下一直常来凤仪殿,可皇后娘娘一直无所出,已经引得不少人在背后议论,但自家主子好歹有个皇后的位置,谁也不敢放肆。如今陛下从西戎回来突然带回来一个皇子,直接就封了太子。那眉眼和陛下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谁敢说一个不字。

  这下陈皇后多年无所出的事儿又被人拿出来议论,还有人竟直接说估计陈皇后这皇后的位置也做不长了。绿柳当真是替主子担心。如今陛下回宫以来一直歇在紫宸殿,如今第一次临幸后宫还是主子这里,看来皇后娘娘的恩宠还是没变,那些流言蜚语应该也就会不攻自破了。正所谓小别胜新婚,皇后娘娘能怀上龙钟就更好了。

  绿柳一边想着一边走入了内殿。===$$$===$$$===$$$===#修改操作:sxj2012 时间:2013-07-05 18:29:06#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