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恨铁不成钢(下)

毒后,你不乖!:恨铁不成钢(下)
  雷孝乾对石头道:“你给我过来!”又对看云观山下令:“你们俩也给我起来,拔剑!”

  看云一听这话音不对就给观山使了个眼色,对于月影卫,陛下说拔剑就是要出任务,或者说月影卫拔剑就一定要见血。不然次数多了,剑就会变钝,变得胆小。如今小殿下面前拔剑干什么。看云怕观山没心眼儿,赶紧示意了一下。观山也回了个眼神,示意自己明白。

  雷孝乾坐在桌前,拿起茶盅轻轻地刮着茶叶沫子。看云和观山心里都不太平了,陛下这么摆弄茶盅不说话就代表他是真的动怒了。上次在练武场,清宁输给听雨还不服气一通乱打,陛下当众就下令让听雨把清宁的膀子给卸了。如今看云观山看着雷孝乾,一样的动作,一样的位置,一样的表情。小殿下今日难不成也要吃苦头?

  雷孝乾喝了口茶放下茶盅:“你说想学功夫是吧?想像你娘一样飞来飞去,像朕一样一个人杀一头熊是吧?让你练站你不满意了是吧?”

  石头有些害怕了,说话立刻就横不起来了:“我也不是不满意,我就是……”

  “就是什么?”雷孝乾厉声道。

  “就是觉得站着根本什么都学不到,一点儿用都没有吗!不学招式,不学步法,就这么跟木头桩子似的站着,一天两天还成,我都站了六天了,还……”说着有点胆怯的看了一眼雷孝乾,声音低了许多:“还有没有个头儿啊。”

  “好,嫌慢了是吧?等不及了是吧?好,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快!你脚旁边有根儿树枝,捡起来!”

  石头低头,看见身旁就有根树枝,弯腰捡了起来。

  雷孝乾对看云观山下令:“你们俩过来,拔剑!”

  月影卫必须听命于陛下,是小殿下也不成。看云观山听命拔剑。

  雷孝乾对石头道:“想学你娘的功夫就得有你娘的本事。当年你娘一根树枝打掉你两位师傅手中的剑。我今天不难为你,也不让他们真跟你动手,只要你今天能用手里的树枝碰到他们的剑一下,只要一下!你想学什么我教你什么!”雷孝乾停了一下:“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吧!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只要能让你的树枝碰到他们的剑,就算你赢!”

  雷孝乾说完望了看云观山一眼,这么多年的属下不是白当的,一个眼神就能懂陛下的意思了。看来陛下是要给小殿下上一课,然他长点教训。今日小殿下是要吃些苦头了,可这是陛下的命令,对不起了,小殿下。

  石头心想,他们的剑那么长,我的树枝比他们的剑还长,他们还有两把剑。虽然不能像娘亲一样打掉他们的剑,碰一下总没那么难吧。再说,娘在西戎教过我一些步法,他们不知道我也略懂些轻功,突然使出来,给他们来个出其不意,到时候看父皇怎么办!

  石头小脑袋一昂对雷孝乾道:“那一言为定,父皇不许扯谎,到时候我学什么就要教我什么!”

  雷孝乾心道,混小子你还不见棺材不落泪了:“君无戏言,但你也要答应朕,如果你做不到,不仅以后要老老实实跟你两个师傅学功夫,还要挨罚。”

  “挨罚?”

  “不错,犯了错就要挨罚!”

  石头仗着自己跟清宁学过点轻功还真不信自己做不到,这会儿还打着如意算盘要让父皇对自己刮目相看呢:“好,一言为定!”

  说完转过身,拿起树枝:“两位师傅当心喽,父皇说了,碰到剑就算!我出手喽!”

  雷孝乾差点又被逗笑了,混小子,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不知天高地厚,跟他娘当年一模一样!朕的一等卫若是连你这个奶娃子手里的树枝都躲不开,那这大政月影卫就真该就地散伙了!

  “你们俩还愣着干什么,开始!”

  雷孝乾一声令下,石头甩出了树枝,同时还脚尖点地跃出了半步。这一个动作当真还让雷孝乾眼睛亮了一下,看来他娘倒是教了他一些皮毛。哼,这便目中无人了?当真玉不琢不成器!

  看云和观山虽然懂了雷孝乾的示意,但也不好上来就让石头失望,毕竟这也是陛下跟大人的孩子。两人还是耐着性子跟石头“玩儿”了还半天。石头好几次都险些以为自己要成功了。

  那边雷孝乾又拿起了茶盅,看云知道陛下觉得时候差不多了,转身望了观山一眼,两人当即加快了脚步,移动身形的速度比方才快了一倍,石头立刻就招教不住了,一会儿工夫摔倒好几回。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足足摔了十个跟头还不止,膝盖磨破了,手掌也擦破了皮,弄得两手都是血。甩树枝的时候没控制好力道,树枝自己弹回来扫在脸上,当即就留下一道口子。

  雷孝乾看时间差不多了,苦头也吃得差不多了,对看云点了点头,看云观山两人收起了长剑。

  石头又摔倒了一回,这此摔的最重,趴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了。

  雷孝乾这才走过来站在石头面前:“怎么样?知道自己有几辆重了?还嚷嚷着要学招式吗?还嫌基本功没用吗?”石头有些沮丧,低着头不说话。雷孝乾接着道:“知道你为什么总摔跤吗?就是因为你站功没有练好连站都站不稳!站不直就没有重心,找不到重心你就只能摔跤!遇到高手就会想刚才那样,人家想让你往哪儿摔你就往哪儿摔!对方想取你性命连招式都不用使,把剑锋对着你往前一带你自己就扎上去了!连站都站不稳还想学功夫?!你不是想像你娘一样吗?我也不妨实话告诉你,你娘当年也这么不自量力来着,被我卸掉一只胳膊才长了记性。怎么,你也要我卸你一只胳膊才行?”

  石头吓得赶紧摇头:“不不不,不用,不用。”

  雷孝乾接着道:“不用最好!今儿只是个破题,以后你最好放聪明点儿。还有,虽然你是我儿子,是大政的太子,但这两位是你的师傅。做徒弟就要有个做徒弟的样子,你刚才那是同师傅说话的口气?当真大逆不道!如今你小小年纪对师傅就这般顶撞,他日还要顶撞我不成?”

  石头趴在地上有气无力的道:“儿臣知错,以后不敢了。”

  “你可知你今日最让我生气的是什么?”

  观山心里一叹气,唉,终于进入正题了。

  “儿臣不知,请父皇指点。”

  “是你方才最后那句话!以后再不许提什么回西戎的鬼话!还有,不要挑战我忍耐你的极限,再让我听到拿我和你那个什么‘舅舅’相比的话,我就打断你这双腿!反正你也不愿意站,那就永远不要站了!以后两位师傅要你做什么,要你怎么练你就要认真照做!你不是想像你娘那么厉害吗?我当年是这么教的你娘,今日也是这么教的你。我不信我教的了你娘,如今反倒教不了你了!下次再敢放肆胡来,绝不轻饶!”

  说完抬脚就走了。

  石头趴在地上这才敢流下泪来。看云观山也是相视一叹。看云走到石头面前:“殿下,正如陛下方才所言,当年大人也是如殿下这般练起的。最长的一次大人足足站了六个时辰,不吃不喝不睡不动。殿下,若想有大人的一番修为当真要有大人的努力方可。若殿下真心想习武,我二人自愿效犬马之劳。若殿下只图一时新鲜我二人也只得如实向陛下复命。愿殿下好自为之。”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