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恨铁不成钢(上)

毒后,你不乖!:恨铁不成钢(上)
  大政皇宫紫宸殿。

  “常喜?”雷孝乾写完最后一个字,认真端详了一下,满意的点点头才把毛笔放下。

  常喜和吴总管在门口伺候,雷孝乾一叫常喜浑身一个激灵。

  “听这口气,好像心情不错啊?”常喜揣摩这陛下的心思。

  “少废话,快进去。”吴总管训斥。

  常喜哈着腰推门而入:“奴才在。”

  雷孝乾今日心情的确是难得的好:“常喜,找人把这幅字表起来,给太子送去。”说完还是不放心的叮嘱一句:“弄仔细些。”

  “是。”

  雷孝乾走出紫宸殿。今天是石头开始和观山看云学功夫的第六天。

  要说教石头学功夫,雷孝乾当真是费了心力的。老余肯定是最好的人选,可年纪太大,当爹的怕儿子学着闷就准备从四大一等卫中间选一个。听雨是影卫长,很多事要等他处理自是不便,望水虽然不是功夫最好的,但追踪易容这些技术活儿是他的强项,有些事也离不开他。观山最闹腾,石头跟他学应该有个伴儿。但观山自己有时候还毛毛糙糙没大没小的,雷孝乾不放心。看云冷口冷面,难开尊口,比老余还闷。杨真自己还是个孩子。雷孝乾权衡了很久,想了好几个晚上终于想出了一个最佳方案,让看雨和观山一起教石头。这样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既不影响月影卫的正常工作也能好好教石头。的确是个两全其美的好方法。

  前几天听看雨来回话,说石头学的像模像样的,今天特意写了幅字给石头,一作鼓励,一作鞭策。如今处理完了朝中之事,雷孝乾连午膳都顾不上吃就往练武场走,想去瞧瞧儿子到底学成什么样儿了。其实说到底,去监督查岗是假,心疼儿子受罪才是真。可怜天下父母心,弄得雷孝乾自己都扪心自问好几回,当年教他娘的时候我有这么上心过吗?

  刚走到密道的尽头,还没推开铁门就听到一声茶盅杂碎的声音。

  “总之,我不站了!谁爱站谁站!父皇是叫你们教我功夫的,不是让我来这儿罚站的!从没听说谁站着就能站出功夫来的。你们可是见我父皇不在就不好好教,偷懒糊弄我?还说什么要把我教成大政第一高手,就只让我这么站着?我不干了!”是石头的声音。

  雷孝乾推门的手突然停住了,双手放在身后站在原地静静地听着,皱起了眉。

  “太子殿下,既然陛下有命要我二人陪殿下习武,我二人自当竭尽全力,不敢怠慢。只是这站功乃是习武入门的第一课,是基础中的基础。殿下如今的年纪已是过了习武的最佳时间,要加快进程赶紧过了基本功这一课才好,所以站功更是要加紧练习的。”是看云,能逼得看云开口,看来石头应该已经闹了半天了。

  雷孝乾心中暗道:观山看云这两人倒是好大的胆子,竟也不来回我。

  “加紧练习?我倒是想加紧练习呢!你说,这么想根棍子似的傻站着有什么可练习的?哪怕你让我站在木桩上站着也算是练功,这么在平地上一动不动的站着能有什么用?!”

  观山忍住不也过来劝:“太子殿下别急啊,这练功不像吃饭。它不是饿了多吃几口就能解决的。练功要从基本功做起。越是精纯的武功对基本功的要求越是严谨。殿下既然想有一身好修为就更得多吃苦。站功看着容易其实这里面门道多了去了。腿力,耐力,平衡力,很多重要东西就是在这站功中练出来的。我当年站了个把月才略有长进,殿下才站了六天就进步许多了,看来殿下果然是武学奇才,不能半途而废才好啊。”

  雷孝乾都被气乐了。站都站不直,剑都拿不动就练武奇才了?你哪只眼瞧出来的,我这当爹的都没瞧出来。不过看来让观山来教他倒也是找对人了,又夸又哄的。

  没想到石头一点不领情:“你少糊我!我就不信站着就能学功夫!我一岁就能站了,站了这五六年我怎么一点功夫都没站出来?站着就能像我娘一样飞来飞去了?站着就能像爹一样一个人杀死一只熊了?我告诉你们,既然你们叫我一声太子殿下就得听我的,趁早把真本事拿出来教我!不然我就会西戎去,反正都是皇子,去哪儿当都一样,何苦在这儿顶着太阳受罪?!”

  前头的话雷孝乾都能忍,石头毕竟还小,而且刚开始学功夫练基本功是最磨人性子的,又无趣又累。雷孝乾本还打算如果看云观山哄不住自己就亲自进去哄,但听到石头最后说的一句话,当时火气就上来了。

  观山吓了一跳:“我的太子爷,这话可不能瞎说,让陛下听见还了得?”

  “你怕我父皇听见还不好好教我?”说完就来了委屈:“父皇自打回宫就不疼我了,路上还对我好好的呢,回宫后整天也不见人,一天也不来瞧我一次。我不在大政呆了,我要回西戎,我要找娘亲,我要找舅舅。爹不疼我,舅舅疼我!”

  “放肆!”雷孝乾再也忍不下去,一脚踢开铁门。

  看云观山赶紧跪下,石头吓得愣在那里一动不敢动。要说看到他爹发火这还是头一次,更何况第一次就发这么大火,还是因为自己。石头早知道那是铁门,被爹一脚踹的中间都凹进去了。看来爹这回是真的动怒了。

  雷孝乾阴沉着脸走进来:“头先看云来回话说你学的不错,就是这么个不错法?大政不呆了,要回西戎去,回你舅舅身边去。这说的是什么鬼话!我宠着你你就无法无天了不成?”

  石头抬头就要顶嘴,还没开口,观山咳了一声示意他快别说话。听雨他们四个跟了雷孝乾好多年,最了解他的脾气。陛下在气头上越解释越糟糕。

  雷孝乾抬眼就骂:“你少装咳嗽,把太子交给你们,让你二人管着他学功夫,你们倒好,又哄又闹的,这是过家家?一会儿再找你们算账!”

  看云观山齐道:“属下知罪。”

  雷孝乾对石头道:“你给我过来!”又对看云观山下令:“你们俩也给我起来,拔剑!”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