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苦口婆心

毒后,你不乖!:苦口婆心
  下人出去时关上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哎呦,我的亲亲三祖宗,还美呢?!”来人正是唐风的生母,北澈秦皇后。

  “我的儿,你怎么就不知道着急呢?!”

  唐风仍是望着镜子梳头:“母后不必再说,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的。”

  玉霜进来上茶。

  难怪这几日殿下都气不顺,看来还是为了上次皇后来说陛下有意让三殿下到西戎请求出兵的事。

  秦皇后坐在唐风身边:“我的儿,你以为母后便舍得你去?西戎如今正是乱的时候,皇帝还没登基,无缘无故就给烧死了。许多前朝老臣横尸在自己府邸。母后也是一千一万个舍不得你去啊。”

  “那便去同父皇说不要让儿臣去了。自古大政多旱,西戎多涝,什么鬼地方,我是不会去的!”

  秦皇后已经来劝了三天了,唐风还是这个态度死不松口。秦皇后气的直流泪,一拳拳打在唐风身上:“冤孽!冤孽啊!早知你是这么个不成器的,何苦怀胎十月生下你们兄妹俩!”

  秦皇后入宫多年虽然深得圣宠,却一直为能诞下子嗣。直到十八年前生下唐风,唐凤一对龙凤胎。这对兄妹长得很是相像,都有一张绝代芳华的相貌。世人便称这对北澈兄妹为“倾三国”——顾名思义,就是貌倾大政、西戎、北澈三国。数遍三国,也断然寻不出比这对兄妹更美貌的人物了。

  “母后但凡要是有别的退路,罢了,这便不说,若你妹妹是个男儿身也断不会让你去!”

  凤祥公主唐凤虽说是个女儿身,也有女子倾国倾城之貌,却自幼骨子里便有几分男子英气。什么胭脂水粉从来不碰,成天介就爱个舞刀弄枪骑马射箭的。偏哥哥唐风一个七尺男儿,整天竟在宫里做胭脂调水粉。人都说北澈这“倾三国”的一对儿兄妹是投错了胎!唐风该是个女子,唐凤反倒该是个男子。这真真是愁怀了秦皇后,生个儿子不图帝王大业,不问政事,一天天和女孩儿混在一起描花样做绣活。你还别说手艺倒是真好,唐风每一件衣服都是他自己亲手做的。生个女儿倒是女红一窍不通,整日和一群侍卫混在一起学起码射箭。将来也不知道谁家公子敢娶这样的公主,唉……生生愁死个人!

  “母后不必多费唇舌,不是儿子不孝顺,西戎那地方别说一去起码一月,就是一个时辰儿臣也呆不下去,怎么比得我北澈风景宜人,四季如春。儿臣若是去了,恐就回不来了。反正妹妹同我长得像,便让她去好了。她平日里也是男装惯了,一副男人腔调也像模像样的,西戎女皇定然不会发现,岂不两全其美?”

  “胡闹!你这是欺君之罪!你以为这是去游山玩水的吗?大政二十万大军以快犯我边境,你父皇是要你去求援的!正是看中你这嫡皇子的身份!还敢说让你妹妹去?万一让人发现惹怒西戎女皇,我们就是腹背受敌,还哪来你说的风景宜人四季如春!到时北澈定将是横尸遍野,黎民浩劫啊!”

  唐风瞥了一眼秦皇后,秦皇后看儿子这眼神像是有戏,有赶紧加了把柴火:“你就算是不为母后着想也要为你父皇着想啊,你以为你父皇那位子是好坐的?你还不乐意去,老大老二老四哪个不是挤破了头要去,成妃、定妃、慧妃他们为了举荐自己的儿子在你父皇面前把招数都使尽了!你父皇是要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才迟迟不定人选。你父皇跟我说过,这次你能立功,他日封你为太子才好服众啊。可如若你总是这个态度,你父皇倒时逼于无奈也只能让老大他们去。若是他们谁封了太子,将来……你父皇西去,哪还有我们娘仨的活路啊!”说着竟然垂下泪来:“就算这些你都不看,总要为你妹妹想想啊。你父皇说过,凤儿一定要配给王亲子弟的。大政雷孝乾一介武夫,你爹才不会委屈凤儿去那种地方,嫁给雷孝乾那种人!(允许我吐个槽,我去你妹啊!你愿意嫁,我们雷大还不一定稀得要呢!)将来多半是要嫁到西戎去的。你如今对西戎这个态度,当时候吃苦的不还是凤儿。风儿,听娘一句,为了你父皇,为了凤儿,更为了你自己,就委屈一次吧。母后但凡要是有别的法子,哪能这么逼你呢,你是母后的心头肉啊,十八年没离开过母后一步,都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哪个当娘的舍得把儿子往虎口里送啊。我苦命的孩子啊……”话还没说完,早已哭的泣不成声。

  唐风终于放下了梳子,对着镜中的自己,脸色很是不悦:“母亲不必再说了,儿臣去便是。”

  这么一句话像是颗定心丸终于让秦皇后那个忐忑不安的心终于能安稳的放在肚子里了。

  给西戎女皇和两位公主的礼物什么的秦皇后不关心,她也管不着。不过好好给她的宝贝儿子收拾行李倒是她分内的事。从披风暖靴,到梳子熏香,恨不能连耳挖勺儿,马桶都备下。秦皇后又安慰了两句就忙自己的了。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