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唤醒沉沦

  醒来,左臂是弯着的,放在我自己的腹上。我动了一下,酸,却不很痛。他给我装上了。

  混蛋躺在我旁边,看来,他没做什么。是啊,谁对尸体一样的东西感兴趣。

  “三天后就行动无碍了。”

  原来他一直醒着。

  他睁开眼,睫毛长长的翻翘着,很久才略动一下。

  “我的皇后姓段,是母后安排的。”我什么也没问,他自己开始说起他的事:“我知道母后的意思,段梦君是茹一鹤的侄孙女,本来是要给Lao二的。可Lao二……你的猜测也不完全错,Lao二不是不想当皇帝,而是不想当他茹家的皇帝。当年继位Lao二虽不能说完全是被逼的,起码他心里也不舒服。毕竟,再高的地位也是个傀儡。当时茹家的势力已经很庞大,竟然敢公然在朝堂顶撞我。母后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娘家势力连累了我,所以她为我打算,让我娶茹一鹤的侄孙女我也没有拒绝。可我当年在位那几年里从来没有碰过她一下,知道为什么吗?”他转过头来看我,眼神不再如刚才那样随和。

  我也转过去看他,摇头。

  “因为我清楚自己是什么人,自己该干什么。我也清楚,别人是我的什么人,他们该用来为我干什么。段梦君是用来稳住茹家的,是用来占住那个皇后的位置的。她是我的皇后,却不是我的女人!女人是用来晚上用的,皇后是用来白天摆的。女人是为了取悦我的,她是要靠她的身份给我换太平的。人,得获得清醒!清醒了,才叫痛快。不清醒,那叫蠢!懂吗?”

  他的眼神看上去很凶,但我却更多的读出了一种迫切,对我清醒的迫切。

  “我知道,你打祈妃那儿回来心里一直不痛快。你可怜她,你怪我对不起她。你从她身上看到了你自己,是不是?可我是谁?我是他丈夫!所以呢?我就要天天守着她,护着她,给她治病,让她活在她给自己幻想的那个世界里陪她白头到老?”

  我知道,那是屁话,不可能。不只是混蛋,对任何一个帝王,都不可能。

  “如果萧祈能像一个普通女人那样,哪怕爱拈酸吃醋我都不会再不去见她。可她如今变成这样,我只能如此。我知道,你一定觉得起码我应该治好她的疯病,可治好以后呢?只要我不能一心一意地陪在她身边她早晚还得疯。她现在这样不好吗?平时脑子正常的时候也没什么,犯了病抓着谁就当是我,这样有‘我’去陪她不好吗?你知不知道我训练过所有祈妃身边的宫女,教她们祈妃发病的时候如何扮演我。你说我犯得着非要把一个ting快乐的人叫醒把人家扔到痛苦里去?她自己乐意就行,你装什么圣人,就因为那快乐是假的?那你告诉我,什么是真的!说啊!”

  我彻底哑口无言。我想我懂得了雷孝乾的安排,他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让我去见他的弟弟和他的女人。他在教我如何处理自己的感情,处理自己身边的人。而过去的我,就是不会处理这些。

  他又赢了,他总能轻而易举的证明我的愚蠢以及他的正确。

  “我用我的方式给她一个安宁就行了,我对得起她跟了我这么多年。我对自己的女人,便是如此。我是这样对你的吗?如果我只把你当做我的女人,我就会给你置办好房,地,给你足够的钱和放心的下人保你后半生衣食无忧。可我是怎么对你的?”

  没错,他的确没有把我当做他的女人对待。不然不会有老余,听雨四人,不会有弯刀,《月空集》。

  他叹气:“你知道那时候我既然统领全局,又要调兵部署,还要跑来给你疗伤。你知道光见那些看出苗头,来向我表忠心求我饶他们一命的权贵就要耗费我多少时间吗。有时候真是觉得自己分身无术。”

  这一刻,我相信。他的无奈,他的疲惫都是真的。我发现我的心是会热的,当他愿意给我展示他真实一面的时候,哪怕只有一点点。

  我侧过身子:“那你说,我是干什么用的?”我问的很虔诚,我发现他有一种魔力能让我承认:我错了。

  他拉着我的手在他的手里不住的揉nie,力道不大:“你觉得自己冤是吧?当初听雨是你的手下败将,怎么今天能让你毫无招架之力。”

  “当日我仔细观察过,听雨没有相让,他是尽了全力的。我能感觉到他的能力。虽然精纯却并不如我。”

  混蛋一笑:“这就是你和高手的区别。高手可以随意隐藏自己的真实实力,你却无法感知他隐藏了。丫头,真正的高手不是打败敌人,而是掌控敌人。听雨就是这样,他能掌控你赢,也能掌控你输。输赢是一时的,他的掌控才是你该学的。”

  我被他握住的手立刻反握他的:“我要学,我不会胡闹了,我要成为真正的高手。”

  混蛋又笑:“先把你的胳膊养好再说。”

  这次的笑容让我觉得有些刺眼,是一个预兆,是他要犯浑的预兆。

  事实证明,我才对了。

  我凝视翻身覆在我身上的混蛋:“你不是说我不是你女人吗?这又是在做什么?”

  混蛋抬手把我额前的发理齐,一吻落在我的额头,那唇的温度一如他的心一般凉薄,扫过我的眉眼,鼻子,在唇上执拗了很久才抬起头看我。突然,在我xiong上的手猛地一紧,我虽然痛得皱眉,但已经见怪不怪了。我知道,混蛋有这个癖好。

  见我皱眉他好像ting得意:“我说的是:‘你不只是我的女人’,可从来没说过你不是我的女人!”

  在他的笑声中,我没有抵抗我的沉沦,其实我现在已然觉得,其实那根本不是沉沦。

  没有被他唤醒,才是真的沉沦。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