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膀子被卸

毒后,你不乖!:膀子被卸
  没有混蛋折腾我,这一夜睡得很舒坦。

  早上混蛋下朝后穿了身便服而来。

  他进门很自在:“吃了饭再去,我陪你再吃点儿。”

  我倒是看得一愣,有些人真的是怎么穿怎么收拾都好看的。像这混蛋,今天的收拾就等于没收拾。衣服是ChunSe的,腰上连块玉佩都没有。头发束起自然没了披散着的飘逸洒脱却显出少有的清爽与精神。这哪像个三十四岁的老家伙!眼角总是抬着也没抬出皱纹来,乌黑的发也没有白丝。特别是那张脸,因头发束起的原因,完全展现在你面前。面如朗月,便是这般了吧。

  他估计发现了我在盯着他看:“怎么,这就是‘未见君子,惄如调饥’‘既见君子,不我遐弃’?没事,晚上让你好好看。”

  我赶紧收回视线,不然指不定还能被他说成什么样儿。

  出门前他对我道:“哦,对了,带上你的弯刀。”

  他带我进入了一条密道,进入时还有些得意对我说:“小心,这密道是我设计的,纯钢所做,很滑。”我以为密道只有十多米,原来是光线太暗开不清的原因。混蛋带着我走到尽头时我才发现尽头处可以右转。没想到这密道竟如此之深,右转后我们至少走了快百米。

  真正的尽头是一个洞,只容一身通过,我们前后而出,推开里面的门,豁然开朗。难道出宫了?再没有了亭台楼阁,奇珍异草。一片空旷,两个木架上摆满了兵器。

  他回头对我道:“我的武功都教你了,我练功的地方自然要带你来见识见识。”

  空地而已,有什么好见识的。

  全是熟面孔。老者,听雨,看云,观山,望水。

  五人向他行礼,还是称“主上。”

  我其实早有这种感觉,这五个人好像和他的皇帝身份没什么关系。他们没有在他以帝王身份出现的场合出现过,也没有什么“总管”“侍卫”这样的身份。不是因为他们见不得光,就是他们另有任务。而直觉告诉我,他们就是混蛋藏起来且有了他们就可以安心远置宫人的“高手”!

  可也不能说通,在我养伤的这段时间老者和我拆过招,虽然我知道他未尽全力,但也不至于高深到深不可测。听雨就更不必说了,我们打过四场,四场他全败,手下败将。

  混蛋到底是何用意。专程送我来上课,让我跟他们学什么。不如混蛋亲自教我,在我看来,混蛋远胜他们。

  混蛋好像没有要参与的意思,自己找了凳子坐下,还倒了杯茶,吹着茶末子头也不抬的道:“让她知道知道,自己有几两重。”

  可能正因为是他的这个命令,出列的还是听雨。

  不管是什么样的比试,任务只有一个:打倒敌人。没有了敌人,自然就是胜了。不论是怎样的高手,出招前最先变化的是眼睛,不是步法。

  这是之前听雨教我的。

  我二人对面而战。

  既然是要让我清醒,那不如简单点儿。我先于听雨出手,拔刀而去。

  月空剑法:天下兵器,不以长短分,不以轻重分,不以利钝分。唯快为真,唯精为真。快者,自精。精者,自快。

  听雨说要看人眼神,难道他不重脚下?或者步法是他的弱项?不如一试。我佯攻其顶,听雨手法不慢,但还是能看到的。他右掌来挡,我闪身攻其下盘。听雨的shuang腿似乎长了眼睛一般竟然以退为进,以攻为守抬腿踢我的腕。腿风之强劲逼得我只能收掌退身。

  不可能!他的身法不快,我明明能看见的。判断也没有失误,怎么可能反而被动了。

  我跃身而起拉大和听雨间的距离,再来一次,我不相信。

  听雨的下盘并不弱,那只有……

  这次听雨紧跟我身形,竟然看出我有意试他的腿功,也不遮蔽,上来就用腿攻我。我右手握刀,左手抓住他的脚腕猛然一转,听雨的身子也随我的方向转起来。我趁他未落地时展开轻功越过他头顶,好,攻的就是你后背。

  扬手动作太大,听雨身法够快,绝对占不到便宜。我横手即出,我自信以我的内功修为,根本不用靠力度的大小就可以伤到对方。听雨还没落地我就已经出刀,这次他不可能躲得过。

  刀已经极近听雨的后背,只见在空中的听雨根本没有预备落地而是再次扬腿,只取我手肘。我肘部被他踢到,瞬间胳膊吃痛,弯刀远远的飞出。

  不可能!他明明是要落地回掌的,他不可能知道我要取他后背!我出手极快,他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既能判断我的意图又抬腿相击!不可能!

  我站在那里,刀落在远处。一时间仿佛这里仿佛只有我自己。那混蛋专心看着茶杯,似乎根本就没有看我一眼。

  我紧握双拳,强烈的屈辱感让我两眼发昏。难掩的愤怒让我觉得什么招式步法,都是废话。

  我连刀也不要,赤手空拳向听雨击去。

  听雨见我胡来便没有出招,只是一味相退。他越是这般我越是愤恨:“你再不拿出本事,就别怪我辣手无情!”

  那晚他明明是尽了全力的,怎么可能突然变得这么厉害,让我根本无法招架!正如现在,他一味相让,我却得不到丝毫好处。

  “出手!”

  听雨不理,我知道他在等什么。

  这时,瓷器相扣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很是悠闲。

  “听雨,照她说的来。”

  有了混蛋的话,听雨的眼神都变了。再不相让,直取我几处大穴。竟然不用三十招,就制服了我。

  “得罪。”听雨抱拳。

  看着他的背影,我扫了一眼混蛋。他斜身靠着桌子,右脚还不住的摇晃着,仿佛在享受阳光,而阳光下上演的,是我久违却熟悉的感觉——屈辱

  一时间,我眼前出现了祈妃的脸。

  一时间,我也开始恨。雷孝乾明明说过,有他给我的真气,和老余教过我的招式,我现在绝对称得上是高手。我和听雨曾经打过一场,他是我的手下败将。如今怎么会……骗我!

  我大喊一声攻向听雨的后背,可能是完全的胡来,没有任何招式可寻。听雨竟然一招就反手钳住我的胳膊。

  混蛋突然站起身:“给我卸了她膀子!”

  #################################################################################

  有时候是玩具,用来把wan。

  有时候是徒弟,要好好教训!===$$$===$$$===$$$===#修改操作:738798 时间:2013-06-07 21:31:51#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