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学长,我喜欢你 31 错失的约会

学长,我喜欢你:31 错失的约会
  

  月色渐渐浮出云面,可爱的路灯次第张开了好奇的眼睛欣赏着多变的世界,晚风轻拂、叶影荡漾。

  冉云忻一边挂着电话一边从远处走来,“苏丽,我吩咐的事都办好了吧?很好,先挂了。”说完便来到了张昊天身后,涂了指甲油的手指轻轻地搭在张昊天肩膀上。

  张昊天感觉到后面有人,扬起笑容转过身来“羽瑶你来啦?”“云忻。怎么是你。”张昊天的眼眸里倒映着一抹鲜红在攒动。

  长裙飘扬的冉云忻红唇微动,轻声细语道:“你不会介意我和你一起共进晚餐吧?”

  “当然不会。”张昊天四处张望着始终不见林羽瑶的身影,打了好几通电话没人接,又瞧瞧手表发现新品试吃会已经开始半个多小时了,便和冉云忻一齐走进去。

  冉云忻身着大红色低xiong长裙,微卷的青丝顺成一缕垂肩,xiong前的钻石项坠散发着璀璨的光彩。张昊天个头高,相貌帅,恰好是深黑色的西装。挽着张昊天的手臂,穿着水晶高跟鞋,足足展现着冉云忻的冷艳高贵的公主气质。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众人的眼球。

  苏丽和姐妹一起在街上转悠,“连我看上的男人都要抢,那臭丫头真是不知好歹。”眼尖的姐妹急忙拍打着苏丽的手臂,“大姐头,你看,快看呐。是陈辰。”

  苏丽那疾行的高跟鞋发出‘哚哚哚‘的声响,冲上前去立刻装作小女子姿态,轻轻地抚摸一下陈辰的肩膀,微醺的陈辰看了一眼苏丽,没搭理她继续走着,苏丽不依不饶地跟着,“我说啊,林羽瑶那个女生有什么好的,朝三暮四,水性杨花,一下GouDa这个,一下GouDa那个的,你是不知道她以前和多少个男生闹过绯闻。”上了发条似的对陈辰叨着关于林羽瑶的风言风语。

  “不要说了。”陈辰停了下又继续走着,苏丽还是发挥着百折不饶的精神如影随形。

  ‘砰——’,陈辰将手中的啤酒易拉罐炸裂在地上,还冒着白气,怒喝一声“滚!”苏丽被吓坏了,往后撤了几步,搭上姐妹的手臂赶快走远了。陈辰一手撑腰一手扶着额头,从鼻子中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

  陈辰拿着啤酒,摇摇晃晃地走在街道上。中午收到林羽瑶道歉的短信后,“我喜欢的人是张昊天。”林羽瑶的一句话在陈辰的脑海里竟然成了单曲循环,回忆太多绕不过这一寸心魔。在繁华的都市里,流光溢彩的霓虹灯肆无忌惮地点燃夜的寂.寞,照亮了每个人的脸庞,却照不到每个人的心房。

  林羽瑶靠在冰冷的铁架旁,双臂紧紧抱着shuang腿蜷缩地瑟瑟发抖,夜晚的寒气和shi气愈发地浓重,一缕凄凉的月光透过天窗落在脚边,林羽瑶抬起头来,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踩着一只只箱子,摇摇晃晃地往上爬,试图透过天窗朝外头求救,蓦地一个空箱子崩塌,“稀里哗啦”地碎了一地。“啊。”林羽瑶就快触及到天窗的铁栏时,瞳孔极速地放大,身体在往下跌,重重摔在一堆软塌塌的箱子上,漫空的灰尘洒落在林羽瑶身上。“唔,我的脚。”林羽瑶摸着紫青发肿的小腿,隐约流淌过一抹鲜红,“学长…你在哪里啊。”孤立无援地哭喊着“有没有人啊!救命啊。”

  装潢别具一格的费德罗华特里,地板光亮如镜得能看到自己的倒影,悬挂在架子台子上的银质餐具被清洗地一尘不染,古香古色的木质楼梯盘旋直上二楼,华丽而气派的水晶吊灯把黄澄澄的灯光挥洒得整间餐厅金碧辉煌。

  这时有一位绅士走过来给张昊天敬酒,张昊天对冉云忻介绍道:“这位是费德罗华特的老板,Mr.Bruce”

  然后张昊天用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语对Mr.Bruce介绍着冉云忻。

  Mr.Bruce非常礼貌地吻了下冉云忻的手背,“SheIsYourGirlFriend?(她是你的女朋友吗?)”

  冉云忻抢在张昊天面前回答道:“Mr.Bruce,YouAreSo**art(布鲁斯先生,你真聪明。)”说完妩媚地眨了下右眼。

  Mr.Bruce微微一笑:“YouAreaPerfectMatch.(你们两个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被Mr.Bruce称赞一下,张昊天突然没法解释了,拉了拉冉云忻的手臂:“云忻,你干嘛要撒谎。”对Mr.Bruce时不时干笑一下。

  Mr.Bruce走去敬下一位贵宾,冉云忻用娇柔的声音念叨着:“你怕什么嘛,反正咱们在墨樱学院也被大家这么认为的,这不是很顺其自然的事么?”

  “你….”张昊天双手cha着腰走到二楼的阳台生闷气,冉云忻的双手从张昊天的身后搭在他的腰上缠了上来搂住张昊天,十指交错在张昊天结实的xiong膛上,Nei的脸蛋轻轻靠在张昊天的肩膀上,眼眸柔情似水:“昊天,这是我错了,别生气了嘛。”因为认识了快两年了,张昊天已经习惯冉云忻的亲近早已没了抗体,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忽然听到门外有人的交谈声,林羽瑶使劲地拍打着货仓的门,“来人啊。救命啊!”

  两个女生霎时停住脚步,腿肚子在微微地发颤着,“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两人双手紧紧地抓在一起,“好…好像有。”

  “救命——!”再一声传来,两人吓破了胆,“有鬼啊。”立马反向跑开。

  就在三岔路口的时候没看到迎面走来的陈辰,“碰。”一下子把陈辰从醉意中撞醒了,两个女生反被陈辰撞到坐在地上,指着仓库的方向喊着“鬼。”连忙跑开了。

  “切,这个世界上哪来的鬼啊。”陈辰拾起被女生撞掉的一听啤酒,看见草坪上一丛黑黑的东西倒映着皎洁的月光,陈辰走近俯下身子一看,“这个不是羽瑶的手机吗?”

  “太冒失了,竟然把手机落下了。”陈辰打了个嗝,“哎,可她喜欢的是张昊天。”陈辰晃了晃脑袋,“算了,还是找个鬼把我干掉得了。”似乎在说着醉话“鬼,鬼,快点出来。”朝着仓库的方向走去。

  陈辰走到仓库门口,摸着脑袋,酒酣耳热地“这里哪有鬼啊?”耳畔隐约传来抽咽的声音,如泣如诉。

  酒后人胆大,还会害怕么?对于这种事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反而去寻找哭泣的声音,耳朵渐渐地贴近在仓库门口,里面确实有女生低声哭泣的声音。

  溘然从里头传来女生的尖叫声,林羽瑶看见‘吱吱吱’的绒毛小老鼠在外头巡逻,吓得乱喊乱叫,捡到手边的东西就砸过去,“别过来,别过来。快走开!”哭声越来越大。

  陈辰一听是林羽瑶的声音,敲门喊道“羽瑶,羽瑶是你吗?”

  林羽瑶在慌乱之中听到了外头有人,“陈辰的声音?!”

  “陈辰,快救我出去!”林羽瑶一直拍打着冷冰冰的门扉,“哦哦哦,你等我,我马上来救你。”

  朦胧地看着门栓被绳子绑住,放下钩子上的绳结,很快地门打开了,林羽瑶靠着门上地倒在了地上。

  陈辰万分焦急地抱起林羽瑶“羽瑶?谁把你关在这里的。

  林羽瑶的zui唇苍白,气若游丝地晕了过去。

  “羽瑶!”陈辰抱起林羽瑶朝校舍的方向跑去,一路颠簸着,林羽瑶呼吸到新鲜空气,温暖的温度,略微地恢复了些意思,睁眼一看,又是陈辰的那温热而结实的xiong膛,仰面望去,陈辰担忧地看着前方,尖尖的下颌,XingGan的喉结都清晰在眼前,“陈辰,放我下来吧。我没事的。”

  陈辰发现林羽瑶醒了,轻轻地让林羽瑶双脚先着地,再扶着林羽瑶站稳了。“我扶着你吧。”

  “嗯。”林羽瑶现在想多散散步,透透气,让陈辰不要跟过来,林羽瑶随着月光的足迹,望着天穹那端的瞳孔,月光的尽头。

  谁知眼前出现了两个人影让林羽瑶心里重重地一沉。

  林羽瑶眼含热泪地望着前方,“学长…”心头万般辛酸难以说清道明。

  张昊天见到林羽瑶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又看到远处的陈辰,无奈地摇了摇头,不予理会地走了。一则是怪她爽约去和陈辰约会,二则是她的着装如此不得体分。

  冉云忻一直勾着张昊天的手臂走远,还回头一看,高傲的眼神像是在可怜林羽瑶这卑微的小女孩。

  “学长…”林羽瑶失落地坐了下去,陈辰一步一步地走向林羽瑶。“羽瑶,你和他不合适的。”陈辰带着林羽瑶走到墨樱学院的喷泉旁,打开水龙头为林羽瑶清洗脏兮兮的脸蛋。

  “陈辰,谢谢你。”林羽瑶很欣慰这时候还有人能陪伴她。

  忽然陈辰端起林羽瑶的脸庞,猛地凑近,四目相对,一毫之隔欲进却止,陈辰觉得不能做出这种对不起林羽瑶的事,渐渐地挪开,“羽瑶,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林羽瑶被吓傻了愣在原地。

  陈辰心里很难过,只能自己忍受着,摸着喷泉的外延,看着潺潺摆动的水面,水里的自己是多么懦弱和无能为力。一转身面对着林羽瑶,再一次表白道:“羽瑶,你就真的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林羽瑶再一次听到这话的时候竟然犹豫了,因为陈辰对自己实在太好了,已经伤害过他一次了,心里踌躇着:“林羽瑶,你到底该怎么办,怎么办呐。”

  陈辰眸若清泉地看着林羽瑶,仿若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似的。

  林羽瑶缓缓地开口道:“对不起。”这时候喷泉伴随着彩灯再次绽放而出。远处的闪光灯又发出耀眼的白光。

  老者取出拍立得相片,“哎,还是没有笑容,不幸福啊不幸福。”老者很伤心地念叨着,陈辰走过去“老头,怎么又是你,干嘛每次都在我最不高兴的时候用那个什么特么耀眼的相机来拍照啊!”

  “别吓坏老爷爷了。”林羽瑶上前劝阻道。“老爷爷,不好意思,我朋友他今天心情不好,你先回去吧。”老先生端着相机和相片,很失落地走开了。

  陈辰在林羽瑶开口前也大概知道林羽瑶的答案了,只是心里仍存有一丝希望罢了。“羽瑶,我送你回去吧。即使成为不了男女朋友,做朋友还是可以的吧?”

  “嗯,当然可以。”

  “SeeYou(再见!)”陈辰目送着林羽瑶上楼了才放心地离开,可是一次次遭受了打击的陈辰,垂头丧气地回去了。

  林羽瑶听到“SeeYou”的时候回想起张昊天第一次送她回宿舍时的情景,又联想到晚上张昊天的表情,林羽瑶的心就开始落泪,不是一场雨能够下的完的伤痛,林羽瑶哭得眼睛都肿了,陈依依怎么劝都不管用。陈依依打开电视想让林羽瑶转移注意力,林羽瑶目光呆滞地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陈依依拿她没辙,回房间睡觉去了。

  林羽瑶木楞地看着电视,“紧急消息:在御烁区发生7.8级大地震,已经造成了84人死亡,数百人受伤。”再大的地震也比不上林羽瑶内心的大地震来的惨烈,一颗内心的崩塌喻意着信仰的破灭。

  冉云忻回到宿舍后把苏丽约了出来,“学妹啊,你今天可是帮了学姐一个大忙。”说完脱下脖子上的那条钻石项链,“诺,这条价值一万多的项链归你了。”

  “谢谢学姐。”苏丽眉开眼笑地接过项链,“那没事我们先走咯。”

  “嗯,你们去吧。”冉云忻关上门之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哼,林羽瑶,就凭你还想跟我斗?”

  张昊天晚上心事重重地翻来覆去,觉得那刻对林羽瑶是不是太过分了,不解的是“为什么云忻会知道我去餐厅呢?打扮的那么荣重,说是巧合应该没人会相信吧。”看着chuang边椅子上挂着的衬衫,确切地说是衣领上的唇印,反思着“难道是我对云忻太刻薄了吗?”翻过身去细想着,“可是羽瑶想和陈辰约会什么时候都可以吧,为什么偏偏挑这个时候!”

  孤单在无尽的黑夜之中愈演愈烈,谁又为了谁在辗转反侧,谁又为了谁彻夜难眠。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