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零时零分和你牵手 第十一章 误会与幸福

  “慕容雪,我,单宇轩,喜欢你。”为什么他要这么说?为什么我要这么在意?慕容雪越想越困惑、越想越恼火、越想越……在意。

  一转眼,离cosplay主题舞会已经过去一个月之久了,从那天之后,单宇轩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查无音讯,而这一个月里,慕容雪就这么精神恍惚的过来了。

  “阿!”厨房里传来了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声,但是这声尖叫却不是出自于呆在厨房切菜的慕容雪。

  众人听见了厨房间的尖叫声,连忙向厨房跑去,乱七八糟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雪儿流血了,快,快,邦迪。”林圣雅慌乱的对大家说到。

  “早就准备好了。”慕容麟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片邦迪,帮慕容雪清理伤口,“雪儿,你最近是怎么了?总是精神恍惚的样子,这已经是你这个月第13次把自己弄受伤了。”

  慕容雪抬手,看着已经包扎好的伤口,却不知道自己何时受的伤。

  慕容麟云叹了口气,双手紧抓着慕容雪的手臂,表情严肃的说道:“雪儿,如果你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说出来,我们可以帮到的一定会帮的,但是你一直憋在心里会把自己给憋坏的。”

  慕容雪抬眼看着慕容麟云,突然笑了,但是笑的有些苦涩,有些勉强:“哥,你干嘛那么严肃啊?我真的没事儿,你不用担心了啦。”

  “没事儿?”慕容麟云眉头皱了皱,“没事儿的话你会像现在这样想哭又不哭,想笑又不笑的表情?你就说吧,是不是单宇轩的那件事情?”

  慕容雪沉默了,过了半晌,他开口问道:“哥,你说我该怎么办?”

  “唉!看样子,你还是在意余萧的那件事情啊。”慕容麟云叹了口气说道。

  “慕容雪,你什么时候这么爱钻牛角尖了?”欧阳樱听了慕容兄妹的对话,终于忍不住chazui道,“都多少时间啦?你怎么还不能释怀啊?那种男的分了就分了呗,有啥可在意的?”

  “算了,就让雪儿自己冷静的想一想吧。”慕容麟云刚说完正打算走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还有,雪儿你还是会房间去吧,晚饭交给樱儿就好了,免得到时候把厨房炸了都不知道。”

  “哦,知道了。”说完慕容雪看也不看任何人就回房间了。

  “现在怎么办?”欧阳樱问道。

  “什么怎么办,立马把单宇轩叫回学生会。”慕容麟云首次发飙道。(某芹:这算什么?公地私用?众人:滚蛋!)

  芹菜滚啊滚

  “哟,单副会长还真是难请啊。”慕容麟云坐在办公椅上,淡淡的笑着说道。

  单宇轩一下子便听出来了慕容麟云的刻意疏远,虽然心里担心是不是慕容雪出了什么事情,但是说出来的语气依旧冰冷:“怎么了吗?”

  “怎么了?你还好意思问我?”慕容麟云有些气结了,“还不都是你,雪儿已经在精神恍惚的情况下自残13次了,不对,加上今天在浴^室里摔得一跤,已经是第14次了。”

  “啪!”的一声,单宇轩低吼道,“你说什么?”

  “喂,这是我的桌子。”慕容麟云有点郁闷。

  “她现在在哪里?有没有怎么样?”单宇轩终于露出了冰山以外的表情——担忧、焦虑。

  慕容麟云见了单宇轩的表情,知道他是真的担心自己的妹妹,于是说:“她现在在宿舍里,樱花园22号。”

  慕容麟云的话刚落下,单宇轩便消失了,看见单宇轩如此担心自己的妹妹,心里不禁有些欣慰,或许单宇轩可以让自己的妹妹走出情感的yin影,然后用手机拨了几个数字:“他往你们那里去了。”

  樱花园——

  “砰砰砰……”一阵急促的砸门声响起。

  “谁呀,不会文明点敲门吗?”欧阳樱有点恼火的喊道。

  “嗖”的一声,一个黑影飞速闪过。

  “阿雅,你刚才看见什么东西过去了么?”欧阳樱揉了揉眼睛问道。

  “好像有个黑影过去了。”

  “啊!”一声震撼天地的尖叫声子屋内响起,欧阳樱和林圣雅分别抄起了扫帚和拖把便往屋里跑。

  “你给我滚出去!”一声河东狮吼过后,一个黑影伴随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飞了出来。

  “呃……好痛。”单宇轩从地上站了起来,揉了揉后脑勺。

  “单宇轩?你怎么在这里啊?还是从雪儿的房间飞出来的?”林圣雅疑惑的问道。

  “看样子你看到了吧?”欧阳樱的zui角勾起了一个弧度。

  “樱姐,你的微笑看起来很不CJ。”江玉灵突然冒出来说道。

  “欧阳樱,你怎么把这头se狼放进来啦?”慕容雪怒气冲冲的问道。

  “这可不能怪我,我只是去开门,结果门一开,一个黑影就往里面窜,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呢。”欧阳樱一脸无辜的说道。

  慕容雪见欧阳樱也不像是在说谎,于是瞪着单宇轩说道:“告诉你,单宇轩,如果再让我看见你进入这房子,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说完,一脚将门给踹上了,紧接着,房间里传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你说她得脚会残吗?”林圣雅问道。

  “不知道,但看他的脚肿的那么厉害。”江玉灵说道。

  “既然有力气踹门,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的,来来来,现在正好四个人,来不来斗地主啊?”欧阳樱没心没肺的说道。(众人囧:这神马表姐啊?这么没心没肺的。)

  “不过为什么雪儿会发那么大的火啊?”江玉灵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欧阳樱理着牌说道:“呀?你不知道吗?雪儿有luo睡的习惯啊。”(众人又囧)

  芹菜滚啊滚

  时间一晃,便到了圣雪市的周年庆典了。

  “雪儿,真的没问题吗?”欧阳樱担心的问道,毕竟慕容雪从未参加过排练。

  “没问题,剧本给我。”

  舞台前方——

  “接下来,是由圣樱学院高中部的学生表演的话剧演出《雪轩之殇》。”

  支持人的话语刚落,全场灯光一暗,只留下几盏照在舞台上的灯光,而旁白也随着场景的出现而响起。

  “在很久很久以前,许多人们因为自己的yu望而引发了战争,使得许多的无辜百姓受到无辜的牵连,弄得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但是,有一个人,她曾在这战国纷飞的时代,凭着自己的能力,拯救了无数处在水生火.热中的黎民百姓,而这个人,便是神界的圣雪公主……”

  “主人,前方似乎有一股十分强大的能量结界。”

  “哦?这结界的发动者是谁?”轩王子(单宇轩饰)眉头一挑,问道。

  “额……这结界似乎是神界的圣雪公主所发动的。”

  “呵,早就听闻神界的圣雪公主长的倾国倾城,且灵力天赋异禀,掌控着时间的花朵开放和雪花飘落这两种完全矛盾的能源体,但常流连于人界,就算在人界也是带着面纱,所以鲜少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想不到今日能在此地遇见,小黑,带路。”

  “是,主人。”

  “啊!噗!咳咳!”圣雪(慕容雪饰)倒在了地上,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接着是一阵猛咳,“为何会……咳咳……有如此多的侍者,照理说不应该啊。”

  “那些便是侍者吗?传说中拥有能与神魔相抗衡的灵力的凡人?”轩王子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问道。

  圣雪一愣,但很快便回过神来了:“我不是让镇上的人全部都网西南方向撤离了吗?你为何还不走?”

  轩王子的zui角扬起了一抹笑意:“难道我堂堂的魔界轩王子还要一个女子保护不成?”

  圣雪一惊,语气中满是不可思议:“你就是魔界的轩王子?”

  “怎么?不相信吗?那我就证明给你看。”说完,轩王子的手中多了一把剑,手轻轻一挥,那些侍者变全部倒下了。

  “这……难道是魔界的至尊武器,噬血剑?难道你真的是轩王子?”

  轩王子轻轻一笑:“如假包换,倒是圣雪公主,果真与传闻中一样,就算带着面纱不禁给人一种倾国倾城的感觉,还多了一种神秘感呢。”

  圣雪侧身一滚,躲开了轩王子欲挑开她面纱的手:“轩王子,请自重。”

  “抱歉,是我失礼了。”

  “今日算我欠你一次,来日定当奉还。”说完,圣雪一个闪身就不见了。

  旁白:“自此以后,轩王子也经常来人界的浮云镇,为的就是能够与圣雪再次相见,而每次两人都像约好的一般,两人总能在浮云镇相遇,也因为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的关系,他们在浮云镇死定了终身。

  “但是好景不长,当魔王发现他寻找了许久的雪晶石就在神界的圣雪公主体内时,原本打算让轩王子劝说圣雪自己将晶石交出来的,但是失败了,所以打算用强的。”

  “圣雪,你在哪里?”

  “啊!轩哥哥,我在这里。”

  “圣雪,我们走吧。”轩王子一把抓住了圣雪的手说道。

  “走?去哪里?”圣雪疑惑的问道。

  “去哪里都可以,详细的以后再和你说,圣雪你愿意吗?”轩王子深情款款的望着圣雪。

  圣雪甜甜的笑道:“恩,圣雪愿意,只要有轩哥哥在,不管到哪里圣雪都愿意。”

  “只可惜你们没有那个机会了。”一个冰冷冷的声音响起,但是却没有人出现。

  圣雪将轩王子的衣角抓的更紧了,还一个劲儿的往他的身后躲,而轩王子则朝四周看了卡,但喊道:“父王,你就放我们走吧。”

  那个声音冷哼了一声:“哼!想走?那也得把雪晶石留下。”(某芹:魔王,你放屁。魔王:你怎么知道我放屁?观众扔鞋:两个白痴,滚开!)

  “魔王,只要有我在,你就休想得到雪晶石。”另一个颇具王者威严的声音说道。

  “哼!你以为你拦得住我妈?若汝等再敢阻拦,休怪本王不讲情面。”

  “雪晶石乃吾神界之宝,吾等神界之人誓死保卫雪晶石。”

  “够了!”原本躲在轩王子身后的圣雪大喊道,“魔王你听着,想要雪晶石,我告诉你,不可能,除非你抓得到我。”

  “你这小丫头,好大的口气,本王怎会抓不到你?”

  圣雪没有回答,而是将一袋东西塞到了轩王子的手中,严重噙满了泪水:“轩哥哥,对不起,圣雪要食言了,请原谅圣雪的任性和自作主张。”

  “圣雪,你要做什么?”轩王子一把抓住了圣雪的手,紧张的问道。

  “轩哥哥,对不起。”圣雪又轻声的说了一遍,然后用力甩开了轩王子的手,大喊道,“魔王,有种你就来抓我啊。”语毕,圣雪便跳下了层层云海,而选王子被押回了魔界。

  旁白:“从此以后,神界和魔界就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从此销声匿迹了。”

  当幕布完全降下后,单宇轩一下子抓住了慕容雪的手,朝着舞台的后方跑去,一直跑到一处没有人的地方才停下。

  “为什么不挣扎?”单宇轩双手cha在kù袋子里,看着弯着腰为喘着气的慕容雪问道。

  慕容雪缓了缓气,直起身子微微笑道:“我为什么要挣扎?你不就等着我的回答吗?”

  单宇轩的眼中有着无法掩饰的惊讶和激动,但还是装作不在意的问道:“那你的回答呢?”

  “我愿意。”

  慕容雪和余萧的过去大揭密,敬请期待番外篇《雪花飘落情已逝》。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